访问主要内容
巴黎华人

王龙蒙:让陈光诚活得稍稍轻松点

音频 05:11
作者: 肖曼
13 分钟

陈光诚这个名字近来成为在国际舆论中说的最多的中国名字,他的不确定的命运也令全世界关心,巴黎华人也是如此,曾经参加89年中国民主运动的王龙蒙先生一直关心陈光诚,并为其骄傲。王龙蒙先生认为:失明的陈光诚创造了奇迹,也使我们健全人看到了星光。不管他是留在中国还是离开,应该让他问他自己的心。他愿意留,有道理,愿意走,也有道理。我们应该让他来选择,这样对他来说更有自由的空间和自由的快乐,也使他活得稍稍轻松点。

广告

王龙蒙先生表示:刚听到陈光诚越“狱”的消息时,觉得这不可能,因为他是个盲人,我们这些胳膊腿儿健全的人都很难离开那个被高度监视的一个房子,一个村子,一个镇子,一个县,最后还能到美国使馆去,这简直是个奇迹。这件事在国际上引起很多反响,不光是中国人,还有美国人,法国人。我的很多法国朋友都给我打电话问“谁是陈光诚”?“他究竟是个什么人”?我就耐心一点点给他们讲,讲的过程也使我对陈光诚这个盲人律师更加了解。顾城的一句诗形容他再好不过了:“他是盲人,却给了我们希望,让我们看见了星光,让我们看见了蓝天。”而我们这些四肢健全有眼睛的人却往往看不见未来,看不见蓝天。有的甚至把所有的希望都丢失了。

王龙蒙先生结合自己的经历说 :陈光诚让我们惊醒,给我们精神上的鞭策。我的年龄比陈光诚大,89年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之后流亡的同学中,也并不是所有人在后来的日子中有多少希望,能在悲剧中挣扎。陈光诚年仅41岁,却成为这么一个有力量,有精神力量的人。尤其是在万马齐喑的中国,一个盲人却恰恰起到了点燃中国人希望的作用。我们很多朋友都非常敬佩他,在知道他被陷冤狱的时候,全世界的曾经参加六四的朋友在一些纪念六四的场合为陈光诚呼吁,甚至专门为陈光诚的事情呐喊游行呼吁,但没有使陈光诚避免冤狱的迫害。在他出狱后,我总以为他会重获自由,命运该对他这样的人有些补偿,至少能够自由,能平静地生活。没想到在他的村庄,在他的小城镇里,那么多政法机关的人靠软禁他而活着。据说6000万的维稳经费就花在他这个盲人身上。这让我吃惊又让我可笑。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和一个失明的盲人进行如此力量悬殊的搏斗,这不能说不是一个民族的悲剧,一个现代的黑色幽默。

王龙蒙先生最后表示:他觉得陈光诚够的上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了,因为他是良心的象征,他不仅代表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国人,还代表全世界受压迫的底层民众的希望。他的存在,对我们来讲就是一个希望,就是一种振奋引领的力量。对于他自己选择去什么地方,作为一个不远万里之外的同胞,我觉得不管他是留还是去,都应该让他问他自己的内心,他愿意留,有道理,愿意走,也有道理。我们应该让他来选择,这样对他来说更有自由的空间和自由的快乐,会让他活得稍稍轻松点。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