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观察

马达钦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音频 04:58
14 分钟

本月7日上海天主教区辅理主教马达钦在祝圣礼上宣布,辞去自己在官方背景的天主教爱国会中一切职务,宣称他是获梵蒂冈祝圣的辅理主教,而不是享有自动继承权的爱国会的助理主教,他不会担任爱国会的任何职位。这一行动被中国官方视为一起严重违反宗教管理的事件,之后,马达钦随即“被失踪”,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马达钦事件的分析评论。

广告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中国是世俗国家,各种宗教都依法接受管理,同时受到法律保护,它们这些年都有了较大发展。中国没有出现教派冲突,宗教信仰本身从未导致重大争议,最近这些年有过的摩擦,都是有人捣鼓宗教信仰之外的东西造成的。”“梵蒂冈教宗有宗教影响力,它对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态度不会毫无后果,其中之一是出现了少数非法‘地下教会’,上海教区日前祝圣仪式上发生违反宗教管理体制的事情,也同教宗的影响有关。”“少数宗教人士刻意只遵从教宗的指令,这同世俗社会里少数精英在思想和政治上倒向西方,大体是一回事。在全球化时代这很难避免,但它影响不了中国天主教的全局。”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杨荧的评论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想对你们说:我爱你们!请彼此祈祷!’上海教区辅理主教马达钦,在内地官方祝圣仪式上说了这番话,并公开拒绝官方任命,辞任中共的天主教爱国会职务。他的勇气赢得在场教徒的热烈掌声,但却令自己‘被失踪’。”“马达钦自知势孤力弱,并没有奢望可以扭转当前的格局,没有期望可以令政府放松对宗教的金刚箍,只是淡淡表达出自己不能随波逐流、同流合污的心态。谋事固然在人,欠缺天时地利,纵使怎样努力也是枉然。他没有悲情如于谦般,‘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却带着陶渊明归园田居的意味!失去自由,留在上海市郊佘山修院‘避静’,自不会动摇他的意志!”

香港《太阳报》“华夏透视”的评论称:“长期以来,内地天主教暗中追随梵蒂冈的主教都比较低调,像马达钦如此高调拒绝官方任命的极为罕见,尤其是马达钦身居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常委、上海市天主教爱国会副主任,是当局栽培的重点对象,他选择当着数千教徒以及宗教局官员的面宣布拒绝祝圣,相当于公开‘变节’,使当局极为难堪。这为中梵争斗开了一个先例,类似的主教‘叛变’,恐怕今后会愈来愈多。马达钦弃华就梵,除了梵蒂冈影响的因素外,或许与中国局势有关。

目前神州大地社会矛盾异常突出,贫富分化,官民对立,地区差别,群体事件层出不穷,尤其是裸官横行,公仆争相将子女财产转移海外,以他国为祖国。这些现象对中国百姓心理冲击极大,如果连既得利益阶层都对国家不抱希望,又怎么能让百姓爱国呢?国家兴亡,关我屁事!马达钦以这种方式与当局决裂,似乎事出有因。宗教说到底是人心问题,如果一个政府政治清明,官员以身作则,能够用正确的理论鼓舞人、团结人、凝聚人,人心思齐,宗教空间相对较窄。反之,如果社会动荡,民心慌乱,宗教势必迅猛发展,成为老百姓的心灵慰藉。

上世纪八十年代波兰政权倾覆,除团结工会之外,庞大的地下教会也是主要力量,当时西方支持团结工会的资源,大多是通过地下教会输送。如今,中国地下教会发展速度惊人,据称已逾一亿人,超过中共党员的数量,尤其是包括律师在内的社会精英也开始信仰天主教,给当局的宗教政策带来巨大挑战,马达钦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