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普利兹克奖得主王澍谈“王澍建筑风格”

音频 11:00
王澍通过建成的象山校园体现了一种园林与校园建筑的融合。
王澍通过建成的象山校园体现了一种园林与校园建筑的融合。 网络照片
作者: 罗拉
28 分钟

澍以富有创意、含有中国元素的建筑获得了2012年普利兹克奖,这是建筑界最高的奖项,有建筑诺贝尔奖之称,王澍因此成为首次获得普利兹克奖的中国建筑师。中国建筑师王澍在接受本台采访之际谈其与众不同的建筑理念,谈到其代表作  坐落在杭州南部群山边缘的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新校园。王澍与追求高速,追求宏大的中国主流建筑不同,王澍通过建成的象山校园体现了一种园林与校园建筑的融合,在象山校园的建筑中,王澍还大量使用了当地废弃的旧砖瓦,表达了建筑师对中国建筑传统的追忆,和中国在30多年只是拆旧飞快建新主流的反思。

广告

中国美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王澍。
中国美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王澍。 网络照片

法广:首先请您先给我们的听众介绍一下“王澍建筑风格”?

王澍:其实我没有建筑风格,风格指的是建筑的形式和样式,我的做法不是这种风格的做法,但是大家可以感到我的建筑与众不同之处,比如说我的建筑与环境和风景有紧密的联系,我还使用中国传统的自然材料和比较传统的建筑方法,比如我设计的杭州象山美术校园,了解中国传统的人一看象山美术校园就知道与中国传统有关。象山美术校园与山、水、池塘完全地融合在了一起,甚至摄影师有时觉得很难拍摄象山美术校园的照片,因为拍不到如同雕塑一样的独立建筑的角度,这是由于象山美术校园建筑与环境交叉融合在了一起。

法广:请您先给我们讲讲您开始学习建筑的故事?

王澍:因为在我读高中上大学的时候,一般的中国人不知道有建筑师这个行业,建筑师的行业与艺术有关,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建筑系被作为与资产阶级有关受到批判,大学里的建筑系被取消,所以一般老百姓都不知道这个专业。我当时想学习艺术,但是父母觉得学艺术看不到未来,怎么凭借艺术去生活呢,所以他们要求我学技术。我跟父母说,如果你们能够找到一个学艺术的同时又能学技术的专业,我就学。后来,他们找到了,跟我说有一个叫建筑系的,可以学习艺术也可以学习技术,我非常幸运。但是,学了建筑后的一段时间我也还是看不清未来,因为那时候中国的建筑市场还没有起来,当时没有多少事情可以做。

法广:如今中国城市建设飞快,一栋栋大楼矗立起来,您如何看中国城市的这种变迁?

王澍:过去的30年中国变化速度真是太快了,大家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愿望就是改变,希望现代化。其实很多问题都根本没有经过深入的讨论,变化就发生了,而且变化得这么快。而且一搞市场经济,社会都处于一种你都没法去简单控制快速发展状态,所以整个中国的城市就发生了一个剧烈的变化。这种变化我觉得可能与文化大革命有关系,文化大革命后,中国人没有对文化大革命进行深入的讨论和反思,文化大革命全面的否定了中国的传统文化,造成了中国传统中断,所以,中国人希望的现代化就是他们在图片上看到的美国或者他们以为欧洲也是一样的高楼大厦,他们有机会看到的日本的东京和新加坡的高楼建筑,他们以为这就是现代化。所以,中国城市建筑才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现在一些中国人已经开始意识到简单的现代化对中国负面的影响非常大,其实,中国传统讲究建筑,人与自然之间互相尊重的关系。现代的中国城市不仅对自然消耗非常大,而且原来市民之间,邻里的关系都被破坏掉了。所以我比较早就开始关注这些问题,在考虑是否有别的中国城市建筑发展方向。

法广:您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了吗?

王澍:我从中国的乡村建筑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一些人说中国要城市化,而我说难道中国从前就没有城市吗?其实,你去看看中国以前所谓的乡村都不是简单的乡村,都是经过精细规划的城镇,其实中国是有自己城市化的传统的,只是与现代的建筑走的路子不一样,中国传统中有不少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东西。所以,我设计的象山美术学院校园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校园建筑群如同一个小城镇,非常大,我把学到的中国乡村建筑融入自然的整个建筑方式带入了城市中,让人们知道城市建设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

法广:是否可以说您把中国建筑传统中的手工艺又捡回来,重新应用到您设计的建筑上呢?

王澍:可以这么说。中国古代的建筑传统对今天也很重要,因为中国传统建筑讲究手工制作,采用的是自然的材料,这是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法广:您荣获普里兹克奖对您是个意外吗?这个奖给您带来什么影响?

王澍:有点意外,普里兹克奖对于我来说有点早了。因为我认为建筑是个很老人的行当,一般大家说40岁才是建筑师的开始,虽然我觉得自己会获得这个奖,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获奖之后,中国人开始对建筑特别关心了,不仅专业媒体关心,而且所有的大众媒体都关心建筑。中国人对建筑的关心是非常现实的,因为中国的变化牵扯到了每一个人,中国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建筑影响到了每个人的生活。

法广:您多次来过法国,您对法国城市,建筑有什么看法?

王澍:我非常喜欢法国,法国的一个特点是自己的建筑传统保护得很好,我对这点印象深刻,我看到了不仅在巴黎,在其他的法国城市和乡村同样传统的建筑保护得特别好。这体现了与别国不同的每个国家自己的文化,特别是法国乡村同样保护传统建筑,这在一个如此现代化的国家很不容易。

当然,我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如法国巴黎的一些郊区建筑和中国的现代城城市很像,让人感到好像一些法国建筑师比较强调现代性而对法国传统想得不多。

法广:请问您看到在法国肖蒙国际园艺节中您的作品了吗?

王澍:我看到了很好,我对园艺特别感兴趣,包括中国和法国的园艺都感兴趣。对于我来说园艺是建筑中一个重要元素,园艺也是一种建筑。

法广:您是否可以披露一下您下一步的设计计划?

王澍:我只是想保持我原来相对不太快的一种工作的状态,不想像中国其他建筑师那么忙,我努力地保持自己不要太忙,稍微慢点。至于新的计划,我9月初在德国柏林参加一个叫作在《眼睛和墙之间》的展览,我会带去一个装置作品。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