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舆论看中国

中国资本如何利用欧债危机涌入欧洲

音频 06:28
作者: 杨眉
19 分钟

欧洲陷入债务危机已经将近三年,在这三年中,中国对欧洲的投资翻了几番,去年一年,中国对欧洲的投资翻了两倍,今年欧洲已经成为中国在国外的首个投资地,如何看待中国在欧洲的大规模投资?欧盟是应该坐而观望还是应该对此做出适当的监控?法国的大西洋网站八月十三日刊登署名皮埃尔•比卡尔Pierre Picquart的文章,标题是:中国如何利用危机购买欧洲的企业。

广告

皮埃尔•比卡尔是法国地缘政治学博士,是《二十年后的中国》一书的作者。

仅从标题而言,作者似乎对中国购买欧洲企业流露出某种担心,而事实上,读完两大整页的文章之后,才明白作者似乎更倾向于认为中国与欧洲双方都可以从中获益。

文章首先综合介绍了最近几年中国在欧洲的投资状况,指出,该领域的统计数字并不完整,大致而言,最近三年来,中国在欧洲的投资比例从原先对外投资比例中的百分之二上升至百分之十。

尽管法国、德国以及英国吸引了大量的中国资金,中国在荷兰、比利时、希腊以及东欧的投资也不断攀升。

中投资在欧洲各大领域都有投资项目,但是,很明显,他们的投资目标是欧洲各国各自的强项,比如说,在法国的投资集中在高科技、奢侈品行业、葡萄酒行业以及房地产行业。尽管中国在欧洲的投资项目中成功的例子就目前而言几乎屈指可数,但是,这还仅仅是开始,中国似乎越来越重视长远的投资项目,这对欧洲来说意味着长期的就业保障以及稳定的经济增长。

中国投资欧洲仅仅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新现象,他在欧洲引发两大绝然不同的反应。一方面是政界与企业界对此作出积极热情的回应,因为中国资金为欧洲带来就业,刺激欧洲的经济增长,同时还进一步打开了欧洲通往中国市场的道路;而另一方面,舆论界对此越来越提出质疑,担心长此下去,欧洲经济会过于依赖中国。作者认为,为了回应舆论对议题的疑虑,欧盟应该效仿美国成立一个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所有来自欧洲以外的投资做出统一的监控。

正如中国总理温家宝今年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所指出的那样,中国将扩大对欧洲的投资,中国对欧洲经济充满信心,当然,中国在扩大对欧洲投资的同时也希望欧盟能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就这一点,作者认为,中国经济目前还没有完全达到市场经济的标准。不过,文章认为,中国与欧洲应该在投资透明度等问题上找到平衡,这样,欧洲的濒临倒闭的企业可以获得拯救,职工也可以避免陷入失业的处境。 

在中国的法资企业为何计划迁回法国?

的确,拯救企业,避免失业这是法国新一届政府的当务之急,法国总统上任之后就提出要振兴法国的工业,并且为此专门设立一个振兴工业部,任命社会党内少壮派代表、年轻气盛的蒙德普尔亲自挂帅。不过,舆论对蒙德普尔能否真正有所作为存有不少疑虑,不要说说服迁往国外的法国企业返回法国,即使是阻止法国企业继续外迁都并非易事。不过,法国《解放报》网站刊登的一篇该报常驻北京记者发回的报道,介绍了一家在广东东莞的法国企业计划返回法国的个例,说明法国企业返回并非是可望不可求的事。

《解放报》文章介绍的是一名年轻的法国制造商因在法国到处碰壁、债务缠身,而在三年前前往中国开发,他因生产不粘锅等厨房用品而一举成功,娶了一名中国媳妇还在广东东莞开了一家拥有三百多名工人的工厂,去年工厂的营业额超过一千多万欧元。然而,正是这名在中国创业成功的法国人今天却正在认真的考虑将企业迁回法国。他向解放报记者解释了他要离开中国的原因。

首先,是中国的工厂经常因停电而不得不停止运作,这使他百分之十的营业额受到影响。另外,中国职工流动性太强,刚刚培训结束能够上任的职工几个月后又往往会另有高就,而且,虽然中国职工的工资低于法国,但由于工作责任性差,一项工作要完美完成必须经过多个层次的监控,也就是需要多名人手,他认为在法国可以减低职工人数。另外,由于工厂生产的产品大量出口欧洲,不仅运输时间太长,而且还不得不承担欧洲的关税。另外这名法国企业家还对中国繁琐的行政关卡不无厌烦,与他一同的一名法国商人表示,他们每年营业额中至少有百分之十被用来给当地官员送红包。另外,他们还对中国同行的竞争方式提出质疑,他说在中国如果不是合作伙伴,而是竞争对手的话,就有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他甚至收到过死亡威胁信。

最后,他还对中国的工业发展前途缺乏信心,他说,在中国生产奢侈品的高档企业飞速发展,而中低档企业却停滞不前,说明中国的贫富差距继续在不断地拉大,中国的中小型企业无力从事科研开发以及创新活动,中国继续停留在世界工厂的水平,同过去不同的是,这个世界工厂的费用越来越昂贵。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