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评述

看中国国防部长的南亚之行

音频 05:22

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对南亚地区的访问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此次梁光烈从8月29日起展开对斯里兰卡、印度、老挝三国的访问,其印度之行尤其受到关注,他9月2日抵达印度,这是8年来中国国防部长首次访问印度。中国国防部长上一次访印是曹刚川将军2004年的访问。梁光烈也是访问斯里兰卡的首位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的主要随行人员有空军副司令员周来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黄汉标、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宋普选、广州军区副政委兼南海舰队政委王登平、兰州军区参谋长刘粤军、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驻港部队政委岳世鑫等。

广告

《汉和防务评论》主编平可夫说,梁光烈此行旨在防止中印边界喜马拉雅地区的争执升级,而此刻北京正在应对与日本在东海、与东南亚邻国在南中国海上的领土争端。

平可夫说:“过去几年间,中印边界喜马拉雅地区的军事紧张局势从未解除过。”他说,梁光烈此行表明,中国既希望与印度合作,又想要遏制新德里在阿鲁纳恰尔邦的军事野心。 平可夫说:“中国清楚它的关键敌人是美国和日本,不是印度。梁光烈此行将给双方探明彼此军事底线提供一次机会。”

日本媒体前不久曾报道说,近来尼泊尔成为中印两国争取的对象 。据日本《选择》杂志前不久报道,尼泊尔在亚洲算是最贫困国家,却处于中国西藏和印度东北地区之间的战略要地。对把西藏视为“核心利益”的中国而言,尼泊尔的稳定是实现西藏稳定的不可或缺的条件。此外,尼泊尔还拥有包括稀土在内的丰富的矿产资源和水资源,而且基本上都处于尚未开发状态。文章认为,对印度来说只要尼泊尔倒向中国,印度就将陷入明显的军事劣势。因此,尽管印度迫切需要增强海军军力,却不得不继续奉行重视北部陆军的国防政策。尼泊尔当地媒体人士认为,“中印之间的军备竞争甚至已达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

《印度防务评论》最近也发表题为“中国的喜马拉雅新攻势”的文章,指出,印度曾经似乎患上了一种透过巴基斯坦“棱镜”观察中国战略思维的综合征,臆测中国的内部问题可能会诱使北京发动与印度的对抗性军事冲突,从而转移国内压力。然而,这并不是中国的战略文化。不过,至少在过去3年里,中国在其所处的亚太地区重申领土要求方面确实变得更加目中无人了。中国在亚太的国家战略利益远远超过了其目前对中印边界的图谋。不过这绝不意味着中国软化了在边界问题上的态度。 准备应对看得见的中国军事威胁极其重要。不过与这种看得见的挑战相比,看不见的挑战对印度发展的威胁要大得多。新德里必须尽快找到应对办法。

就梁光烈访问印度与中印关系问题,俄罗斯之声电台指出,除了由来已久的领土问题外,还有令两国关系复杂的新问题。最近几年,由于新德里与华盛顿积极靠近,中印关系变得十分冷淡。美国2005年实际承认印度的核地位让北京尤为担心,当时华盛顿称印度是“负责任的核大国”。美国政治学家并非毫无缘由地谈论起“亚洲美国”的出现,即亚洲有一批国家与美国比与邻国的关系更近,除了美国的传统盟友泰国和菲律宾之外,印度也在一步步地加入这些国家的行列。中国越来越强大不能不令美国担心,美国外交开始把与印度结盟看作是对中国的重要遏制。作为回应,中国采取措施加强与自己的“全天候盟友”巴基斯坦进行战略合作:向巴基斯坦提供武器;参与大型基础设施的建设,其中包括瓜德尔港。俄罗斯科学院国际安全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阿列克谢•费年科说:“现在印度执政集团感到自己在亲美方面走得过远,这会被理解为公然反华。印度觉得自己在这一地区很孤立。我认为,现在印度想平衡向美国的过大倾斜,但结果如何不得而知,因为中国根本不相信印度的政策。”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