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南北

当法国葡萄酒遭遇中国“文化革命”

音频 15:47

近两年,中国投资人到法国来购买酒庄逐渐增多,但每一次中国人来买酒庄,都成为此间舆论的一个热门话题,甚至引发媒体和社会的焦虑和反弹。最让法国人感到不可思议乃至于恼怒的一桩买卖,是今年5月法国勃艮第葡萄酒产区历史悠久的“吉夫海•香百丹”酒庄被中国投资人买去。外国人到法国来购买酒庄并非第一回,为何独独中国人来买酒庄却遭致非议?

广告

以茅台自豪的中国人爱上了法国葡萄酒

中国的美食文化似乎在悄悄发生一场“革命”,以传统白酒和“茅台”自豪的中国人,似乎已经不满足于本国的文化遗产,也把兴趣和目光转向异国产品了, 对驰名世界的法国名贵葡萄酒尤其情有独钟。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中国人胃口之大,已经不限于进口和消费,而是到了直接奔外国产地买酒庄经营的程度了。

最近一次中国人来法国购买酒庄,是在今年8月,买下位于法国南部罗纳河口沃克吕兹省的一家葡萄酒庄园;而前不久闹得最沸沸扬扬的一桩买卖,是澳门 一位赌场老板到法国著名葡萄酒产地勃艮第,高价买下历史悠久的吉夫海•香百丹酒庄(Château de Gevrey-Chambertin)。吉夫海•香百丹酒庄始建于12世纪末,是勃艮第历史悠久、最富盛名的几个老窖之一,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年产1万到12000千瓶“吉夫海•香百丹”一级(Premier Cru)和特级(Grand Cru)名酒。这座酒庄原属一个法国家族多个成员共有,这家人不知什么原因决定将它出售。

吉夫海•香百丹酒庄被中国人买去,这笔交易是在今年春天成交的,但直到8月22日才由媒体报道出来。据说香百丹地方的居民曾经动员起来反对,但酒庄最后还是被中国人买下。买主的身份不久也曝光了,是澳门经营赌场的巨富吴志诚(Louis Ng Chi Sing)。据说吴就职澳门赌博业大亨何鸿燊(Stanley Ho)的赌业帝国,担任何氏赌业旗舰澳门博彩的营运总监,负责集团的VIP用户管理。他计划收购后对酒庄进行全面修复,并提升酒庄2公顷葡萄园的葡萄酒 产量。

“文化革命”登陆法国葡萄酒产区

中国富商买下勃艮第著名吉夫海•香百丹酒庄的消息,就像一枚重磅炸弹在法国传媒界炸响。一时间,报纸和电视新闻的评论满天飞。消息传出第二天,法国右翼大报《费加罗报》立即撰文,称这一交易是勃艮第葡萄酒的遭遇的一场“文化革命”。

文章评论说,享有世界知名度的法国勃艮第红酒产区总共只有550公顷葡萄种植面积,主要产用黑皮诺 (Pinot noir)葡萄酿造的红酒,年产量大约360万瓶,因产量相对较少,以及历史更为久远,勃艮第酒比波尔多酒更为尊贵。被外国人买去的吉夫海•香百丹酒庄, 虽然相对整个勃艮第产区规模不算大,但却具有相当高的标志性意义,因为买主是首位在勃艮第葡萄酒产区投资的中国人。此前,中国投资人只是集中在波尔多地区收购一些小型酒庄,价格一般在两百万到五百万欧元之间。转向品质更为高端的勃艮第酒区,如此大手笔的交易还是第一次。

法国阿尔萨斯网站也发表署名雷蒙•古罗(Raymond Couraud)的一篇评论文章,标题就叫做《中国:从毛的红色年代过渡到勃艮第酒的红色年代》。作者评论说,无论从生产还是从消费的角度来看,中国都正在成为全球葡萄酒大国;中国自己的品牌长城葡萄酒每年的销售量就超过一亿三千多万瓶。言下之意,中国在成为葡萄酒消费大国的同时,中国美食文化的一 场“红色革命”也慢慢波及到法国来了。

无论是《费加罗报》的文章,还是阿尔萨斯网站的时评,意思都是说中国的“美食文化”也发生了变化,以“茅台”自豪的中国人,现在不仅喜欢上法国的葡萄酒,还把它当做上品摆到自己的餐桌上来了。当然,“文化革命”这个词听起来多少有点刺耳,慢慢品更是苦味十足。的确,“文化革命”这几个字令人想到“文 革”,那是中国传统文化遭到巨大破坏的年代;那时,不仅儒家思想传统被抛弃,一切文化遗产尽被摧毁,连民俗也未能幸存,甚至稍有过度的宴席和豪饮也被视为 资本主义的糜烂生活方式。但现在,中国社会的现实正好倒了过来,不仅倡导小康社会,还歌舞升平,无论官场还是民间,各种盛宴铺张浪费,有钱人往往一掷千 金,并且把这视为权力和地位的象征了。

中国人日常生活风俗转变的万象背后,也有其他的原因。譬如假酒充斥市场,更不用说近年频频爆发的食品安全问题,从婴儿奶粉到日常烹调使用的酱油,都令家庭主妇头疼,以至于她们每日到货架上挑选食品时,不知如何是好。当然,全球化也使中国人的消费发生了变化,推动某种形式的移风易俗。此外,中产阶级的崛起和消费水准的提高,自然也令中国人的消费概念比过去挑剔得多。既然国产的东西不大安全,而舶来品又不够,中国的富豪和中产阶级也就把目光转向外国了, 一些有“远见”的富人更是干脆进军外国产地了。

中国人抢购酒庄会威胁到法国文化遗产吗?

继波尔多之后,中国人又向勃艮第和其他葡萄酒产区进军,尤其古老的吉夫海•香百丹酒庄突然被中国人高价收购,这种“大跃进”的确令法国人难以想象。

香百丹地方葡萄酒行业工会主席吉永(Jean-Michel Guillon)最近接受《回声报》采访时表示,当地行业公会担心,这一交易将可能引发新一波外国人对当地酒庄的收购风潮,从而使法国人失去对其传统产业的拥有。

法国葡萄酒得到中国人的青睐,甚至成为时尚,这对法国人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法国大西洋网站最近刊登了法国一所葡萄酒品尝培训学校校长奥利维•杰诺 (Olivier Thiénot)的一篇文章,就持这样的看法。不过这篇文章的标题颇令人震惊:《中国是否会导致法国葡萄酒行业面临倒闭?》显示法国人对来自中国的美食 “文化革命”的担忧。

文章作者认为,中国人来法国买去的酒庄仅占整个法国葡萄酒产业极小的比例,目前尚不足以构成对法国文化遗产的威胁。再说,仅中国一国就在葡萄酒以及其他烈酒进口上一年花费十亿多欧元,其中将近一半是葡萄酒。如果仅仅从这一数字出发的话,中国对法国的葡萄酒行业不应该构成威胁。

中国买主吴志诚为了安抚法国焦躁不安的舆论,也透过他的一名商务顾问表示,今后经营这个酒庄,会聘用当地专业人士。据其顾问透露,这座酒庄是多个合伙人共同买下的,其中主要投资人是吴志诚。吴志诚打算将这座酒庄托给香百丹当地的两名专业人士管理,这座酒庄城堡也将聘请法国文物建筑师来重新进行修缮。

香百丹市长罗贝尔(Jean-Claude Robert)也说,酒庄新主人吴志诚酷爱勃艮第酒,而且喜欢香百丹这地方,但愿他会投放足够的资金来修缮酒庄城堡。酒庄的中国新主人据说已委托两名当地葡萄种植户为其打理日常生产管理,但没有透露未来经营的商业战略。

中国人到法国购买酒庄逐渐增多

近年中国人到法国购买酒庄,经媒体曝光的不止上面两家。此前报道过的,就有2011年3月中国珠宝商江苏通灵翠钻有限公司总裁沈东军,以个人身份收购法国波尔多梅多克产区有百年老字号之称的乐朗酒庄(Château Laulan Ducos),当时消息传出就已震惊了业界。乐朗酒庄也是一座老酒窖,始创于1460年,原是一个贵族世家留下的产业,自杜克家族 1911年接手掌管,也已有百年的历史了。中国网路博客透露的另一法国酒庄买主,据说是中国影星赵薇和她的丈夫黄有龙,在去年12月间,以400多万欧元价格买下波尔多一家生产圣爱美隆特级(Saint Emilion Grand Cru)红葡萄酒的“蒙罗酒庄”,酒庄占地7公顷,带有花园住宅和葡萄园。当然,网路传闻中的一些中国买主身份都没有得到公开的证实。

今年8月买下法国南部罗纳河口乐朗酒庄的买主是一家中法合资企业,如果在法国人眼里还算情有可原的话,那么勃艮第久负盛名的吉夫海•香百丹酒庄被中国人买去,就不得了啦。这件事在法国引起传媒和舆论的一场极大焦虑,各大报纸和电视新闻纷纷以质疑的声调报道和评论,似乎法国的文化遗产落到中国人手里, 不要说遗产的文化身份,可能连味道都要变了!

高价收购酒庄炒高葡萄园地价?

经过群情激昂的几波媒体社会舆论热议之后,中国人来法国购买酒庄的话题没有降温,但逐渐转为理性透视和分析。

据香百丹地方葡萄酒行业公会主席吉永透露,被澳门巨富买下的吉夫海•香百丹酒庄,最初估价仅350万欧元,最后以800万欧元成交。也就是说,成交价翻了一倍以上。消息传出第二天(8月24日),当地一位葡萄农傅里叶(Jean-Marie Fourrier)对记者说,“争议的焦点并不在于买主是不是中国人,而是他买这座酒庄出了双倍的价钱;这样做的后果是炒高了地价。”

法国葡萄园的地价,通常是根据公证人纪录的近年葡萄园交易来计算并核定价格的。在东部的勃艮第地区,按当地传统,葡萄园通常以“爿”(ouvrée)为计价单位,每爿约1/24公顷。核定价格既是交易基准价,也作为政府征收遗产税的依据。

法国是个税收较高的国家,除缴巨富税外,遗产税也很高,目前遗产税征税比例达到地价的33%。当地葡萄农指出,到目前为止,香百丹一带的葡萄园地价为每爿18000欧元;但中国投资人吴志诚今年5月买下吉夫海•香百丹酒庄,却出了双倍的价钱。当然,炒高地价的并不仅仅是中国投资人,也有法国的巨富。

香百丹葡萄农傅里叶在当地经营10公顷葡萄园。他说,他的祖父1955年盘下几爿葡萄园,一年之内就赚回本钱。但如今,一般人买几公顷葡萄园,得经营几十年才能赚回本钱。据他所知,香百丹的一些葡萄园人家,在把家业传给后代时,不得不将葡萄园产业内的一小块地出售,用以支付巨额的遗产税。香百丹有名 的普利尼-蒙特拉榭(Puligny-Montrachet)酒庄就是这样,今年6月忍痛将酒庄产业内的一小块地出售。而在竞争中买下这一小块面积仅一爿(1/24公顷)葡萄园的法国亿万富豪皮诺(François Pinault),出价竟高达100万欧元!

当地不少业主指出,地价越炒越高,照此下去,本来就惨淡经营的葡萄园,恐怕家家户户都要缴纳巨富税了。这些业主指出,葡萄园是他们祖祖辈辈劳动和生存的唯一产业,将来如果孩子们也留下来继承祖业,该怎么办呢?他们希望国家出面,阻止这种因外来投资者抢购酒庄给当地葡萄农带来的困境。据当地葡萄酒行业公会主席吉永说,国家干预并不是没有先例,“15 年前,一个日本商人试图收购勃艮第罗马尼贡第(la Romanée-Conti)酒庄,当时政府就曾经出面干预。”

如果法国人买下中国的一段万里长城?

历史悠久的法国酒庄被来自遥远亚洲的中国人买去,多少使法国人的自尊心受到打击。香百丹一带的传统酒庄,有不少是中世纪就流传下来的。有的古老酒庄年久失修,被人买下后,既不经营,也不修缮,变成了“幽灵古堡”。譬如当地有名的狄思高德酒庄(Le château de la discorde)就是如此。这座12世纪建成的古堡酒庄,现在屋顶上布满青苔,墙石也开始松动脱落,门口挂起了“闲人免进”的牌子。没有人知道,这座 中世纪城堡酒庄,会不会有一天重新开门让人前来品酒,还是将来就变成了某个有钱人的乡下别墅了?

对于吉夫海•香百丹被中国投资人高价买去,当地一些居民也非常不满。他们说,这座酒庄是“香百丹市的象征”,如今被外来人买去,“我们的遗产从此就 要消失了”。当地葡萄农玛嘉丽.巴斯第安( Margaret Bastien)非常遗憾地说:“像吉夫海•香百丹这样有神秘色彩的城堡酒庄,应该留下来自己经营。”

行业公会主席吉永也不想让这座象征法国文化的古老酒庄落入外来人之手,曾试图说服当地业者合资收购,终因出价不及澳门买家而落败。吉永因此甚至责怪酒庄的原主人“只想到钱”,中国人出价高就卖给中国人。

法国无法接受历史悠久的酒庄卖给外国人。吉永了解当地民众的心情。他说:“如果法国人买下一段万里长城,他们会作何感想?”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