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话题

谁是本轮保钓反日游行幕后的真正推手

音频 05:41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近日,有学者为了获得第一手的现场体验和感受,亲身参与了北京的一场保钓反日示威游行之后,撰文记录和点评了当天在游行队伍中的一些所见所闻。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文章说,参加这次游行,你首先要在德国学校的门口加入一个正在集合的队伍,等到人数凑够一百多人以后,就可以出发了。在路上,他们形成了一个接一个的松散的方阵,有的队伍人数众多,红旗招展,有的则显得稀稀拉拉,气势不足。但每个队伍的第一排,总会有人高举着毛泽东画像,也总有人手中拿着扩音器,带头高喊口号,道路两旁则是栏杆与那些身着蓝色警服的警察。

广告

搜狐博客上作者许知远的文章说,游行队伍在经过日本驻华大使馆时,口号声更加嘹亮,人们纷纷甩出了手中的矿泉水瓶与鸡蛋,其中不少都砸在了日本大使馆那座四层灰色楼房的外墙上,致使其墙面挂满了蛋清与蛋黄,只是不知道使馆内的工作人员对这一切会作何感想?纵观过去的几天里,发生在中国各地的反日游行,已经演变成为一场社会骚乱,除了层出不穷的“打砸抢烧”暴力事件以外,还有令人瞠目结舌的“文革”极端情绪的复苏。他们以空洞的仇外为名义,行所有的罪恶之事,以致于在骚乱发生之后,香港人当中流传着这样的说法,那就是:大陆人民正在以实际行动证明,官方长期以来洗脑教育的严重危害性。

“没医保,没社保,心中要有钓鱼岛;就算政府不养老,也要收复钓鱼岛;没物权,没人权,钓鱼岛上争主权”。以及“买不起房,修不起坟,寸土不让日本人”。
中国民众在反日游行时推出的打油诗。 网络DR

究其原因,这不仅与一直以来政府扭曲历史的教育有关,也是一个失败的公民社会的必然结果,不仅如此,更为严重的是,它还明显被高层的政治权力斗争所操纵。倘若你生活在中国,你一定会知道如果有大批的警察在场,你是很难去砸毁那些路边的商店的,在这样一种超级的维稳状态之下,只有官方的介入才有可能把各地的反日示威,演化成一场普遍性的全国城市骚乱。而这一切,也必然与当下高层的权力斗争有关,试想一下,当年如果没有慈禧老佛爷的默许,义和团根本不可能进入北京;同样的道理,如果没有围绕毛泽东的高层权力斗争,那场文革混乱也很难在中国发生;而如今的这场社会骚乱,同样也伴随着新的权力交替。

许知远的文章最后强调说,在当天的游行示威中,我还注意到,在每支队伍的一头一尾,都活跃着这样的一些人,他们大多皮肤黝黑,留着平头和光头,他们高举着毛泽东的画像,或者手持话筒,他们还不停地带头高喊口号,催促大家步子快一点,声音大一些。就在当天的游行快结束时,文章作者走到前面,问一个手举毛画像的小伙子,“这画像从哪儿来”?他说,“是自己做的”;“那为什么每个队伍的这些画像都一模一样呢”?“哦,……”,他的表情有点儿尴尬,只好承认说,“是发的,发的”。就在此时,他身旁的一位光头大汉不耐烦地训斥说“问那么多干嘛”?!

与此同时,也有报道说,9月18号发生在北京、深圳和上海等地的反日游行,其规模和声势相比此前的15和16号,已经大为缩减,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各地的游行队伍里却出现了一些如同“行为艺术家”一般的参与者,有人给宠物狗挂上了反日标牌……。FT中文网上,作者徐达内的文章说,虽然高举毛泽东画像的示威者仍然是主力,但也的确有一些参与示威者显然是在有意偏离反日的主题,可能是为了防止直接打出“民主和人权”的口号会被警察制止,这些“别有用心”的抗议者普遍使用了巧妙的反讽手法。比如在温州,在“宁愿中国不长草,也要收复钓鱼岛”这样的传统口号之外,一些人则打出了“哪怕天天被代表,也要收复钓鱼岛”;以及“哪怕顿顿瘦肉精,也要出兵灭东瀛”的标语。

此外,一位老人在黑板上写下的粉笔宣言,也在网上广为流传。这位大爷说:“没医保,没社保,心中要有钓鱼岛;就算政府不养老,也要收复钓鱼岛;没物权,没人权,钓鱼岛上争主权”。以及“买不起房,修不起坟,寸土不让日本人”。还有“给我三千城管兵,一定收回钓鱼岛”;“给我五百贪腐官,保证吃垮小日本”!等等。对此,文章作者的点评说,凡此种种,这些“将计就计”的抗议者,普遍从互联网上汲取了营养,并在现实生活中展现出他们的智慧,这或许比单纯反日更加让中国官方感到难堪,以致于许多网友纷纷表示,在看到这些凝聚着民间智慧的标语口号时,都不禁要放声大笑。

除此以外,一些语句不通以至意义完全颠倒的标语口号,例如“誓与日军共存亡” 和“保钩”之类,也频频出现在各地的游行队伍里,由此可见,这些被动员前来参与这场游行者,就算不是“受雇”、“奉旨”也是知识文化水平低下的“被洗脑”群体,是标准的乌合之众。对此,有网友点评说,很多人平时看起来又自私又贪婪,坑蒙拐骗都干,好像看不出来对祖国有多大的爱,这会儿却义愤填膺,真好像别人动了他的家财一样。那么,谁在这场闹剧里大有收获呢?显然不是爱国志士,更不是咱们的国土,到底是谁?我想大概就是那些躲在后面笑的人吧。他们暂时不会被国内的各种问题所困扰了。(网友樯飞)

我很不明白,虽然宪法规定人民有游行示威的自由,但真的要游行示威了,可能却要面临飞舞的警棍,甚至震爆弹、催泪弹的袭击,不要说游行了,就是集体去广场散步,也会受到严密的监视。而自8月份开始的这场反日游行却是个例外,既不用事先批准,也不会事后追责,逍遥自在,为所欲为 (网友一抹残阳)。综上所述,有分析人士认为,本轮反日游行全面走向暴力化,是当局始料未及的,尽管游行渐趋平静,但事件远未平息。不管各派势力今后在保钓话题上怎样继续发力,一个可以作出的结论是:此次游行,是维稳派与极左派相互利用的一次不成功合作。

“给我三千城管兵,一定收回钓鱼岛”;“给我五百贪腐官,保证吃垮小日本”!
反日游行照片之二 网络DR

博客中国上作者犀利公的文章说,这场保钓游行有三个特征,特征之一是合作。在普罗大众恨官甚于恨贼的时下中国,此类游行,没有主流体制派(维稳派)预制通行证,没有极左派(毛左派)打冲锋,近百座城市同时发动,绝无可能。特征之二是相互利用。维稳派希望通过一场可控的爱国主义游行,既有利于修复自己的政治合法性,又能够进一步清理确保大会顺利召开的社会环境。而毛左派则顺势利用这场游行,为已经大半倒掉了的毛神像重塑金身,以期扭转自重庆事件发生以来持续了半年的颓势。

特征之三是不成功。维稳派冒险操控民族主义,前提是要确保可控,然而,结果却是失控。毛左派虽然成功地借反日抬出了毛,但声势和规模远没有达到他们可以乘势而起的程度。相反的,红卫兵做派和文革景观的再现,不仅在网络上引发一片反对之声,也迅即引起了当局的警惕,一夜之间,毛像消失。此次事件给维稳派的教训是  民族主义不再好玩;给毛左派的教训则是  煽动爱国主义已经大不如前。旁观这场游行,有两点令人深思:一是诸多非极左阵营的新生代也参与其中;二是多次感谢日本侵华并出让了大片国土的毛,怎么就变成了卫国英雄的象征?

反思这场游行,犀利公不禁哀叹:我们还在吞咽专制主义教育的苦果,而且仍将继续品尝。专制统治蛊惑人心的一大法宝就是宣扬极端爱国主义,对民众进行爱国主义洗脑,灌输“国家高于一切”的思想;用对外的民族主义掩盖对内的奴役主义,让民众接受“只要不做亡国奴就必须做家奴”的制度安排;将一切暴力均描摹成正义的革命行为,无限拔高暴力者(革命家)的形象,肆意掩盖他们残害同胞、让渡主权的事实;搞历史歪曲和文化欺骗,如编造各种武工队戏鬼子的闹剧,来抹煞国民党正面战场大兵团抗敌的铁血史实。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