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报纸摘要

中国:新元首旧面孔

音频 06:32
作者: 安德烈
23 分钟

周一出版的法国大报虽各有侧重,但有三大压倒性的主题。首先是美国总统大选,在距离投票还只剩一天的时候,法国媒体几乎全都在头版予以突出报道,世界报事件版相关报道题为“一旦罗姆尼当选会采取何种外交政策?”十字架报头版题为“经济是美国大选的裁判”;人道报头条则题为“在经济风暴中投票”。在胜败处于未决之天的时刻,法国舆论的关注之情由此可窥一斑;其次是法国国内新闻,有关提升法国竞争力的报告将于今天提交政府,在法国经济异常困难时期,被逼到墙角下的奥朗德总统应就报告中的建议作出裁决;最后是大量有关中国的报道,中共十八大即将开幕之际,法国对中国政治经济的未来走向自然倍加关心。

广告

习近平 重新受宠的“人民公敌”

首先来看看法国解放报有关中国的报道,该报从头版开始,到接下来的五个版面,集中报道与十八大相关的情况。头版头条在中共党旗映衬下赫然标出“中国 小跃进”的大字标题。提要指出:周四开幕的中共十八大将把习近平推倒元首的位置,这是一个纯粹的中共王朝的产品。接下来各版的几个标题也别有新意:第二版标题题为“中国改换元首,但没有改变面孔”。报道说,中共将指定胡锦涛的继任人,但其政治路线,只会有很小的变化。第三版标题是:“习近平,重新受宠的‘人民公敌’”。报道说,这是一个亲近毛但后来遭受排挤的中共元老的儿子。当时,未来中国的元首为了重新融入中共不惜全力搏斗,最终获得离开被流放的那座村庄的权利。

解放报为此发表题为“中枢”的社评。社评指出,星期四,在太平洋还是深夜的时候,中国和美国将选出他们的领袖。在美国出任总统的或者是奥巴马或者是罗姆尼,在中国将是习近平。因为从今以后这位太子执掌中共大位已无任何可以怀疑的余地。在十年或十五年之前,人们可能毫无费力地点出中美改换领导人两大事件哪一个更优先,这样明显的程度今日已化为乌有。掌管着一个近十五亿人口、三十年来每七年经济翻一番的大国,同领导一个因其强权处于衰落而自尊心受伤的美国的命运同等地重要。该报说,我们可以自我安慰,这两个大国没有其中任何一个可以领导已经变成多极的世界,但是,他们互相之间的引力,他们经济上极端的互相依靠,他们互相越来越粗暴的竞争,将支配明日世界的平衡与不平衡。希拉里直言不讳:美国过去是世界的中枢。为了制衡前苏联和保证对全球支配,美国从二战之后同欧洲编织了密切的网络。那么,以同样的雄心,美国从今以后必须不惜一切外交手段,包括经济、外交和军事手段,编织“泛太平洋”网络来制衡中国。挑战之一就是将其带到一个能够承担作为全球强权应该承担的责任的道路上来。直到现在,中国利用了全球化的所有好处,同时却表现得像一个全球体制之下的偷渡客。当然中国要做到这些,对习近平来说,将是另外一场革命。

中美竞争最终不会通过战争解决

解放报第五版刊出了采访汉学家让-吕克•多米纳克的报道。关于如何为中国的政治体制定义?这位汉学家认为,这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专制政体,独裁但又采取一党统治的资本主义制度。这个专制政体的极限是要让经济良好地运转,在这一点上他们很坚实并且常常得到尊重;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一个独裁政权,这会对世界产生什么后果?多米纳克认为许多国家没有注意这个问题。但应该承认,就目前而言,中国还没有制定出一个明确的全球性的路线图。但中国有一个区域政策,那就是坐实对周边国家的主宰。中国另外的表现就是到处追逐原材料,以支持其经济发展。中国还在寻求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如同几个世纪前的中国皇朝那样;那么,中国到底想要什么呢?对此,多米纳克回答说不太清楚。目前所发生的一切显示中国还没有自己的有关全球秩序的概念。这一中国难于制定全球性政策的困难将在十年之内克服。但令人不怀疑的是:中国总的路线仍将是现实主义的专制独裁。中美竞争不会最终通过战争解决,因为两国互相依赖太深;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会开始民主化吗?多米纳克认为不可能。但是这个政权并非绝对不可能变得少一点残忍,少一点重压。

中国问题一直分裂着美国精英

回声报今天也有一篇谈论中美改换领导人的专栏文章。评论指出:中国问题一直分裂者美国精英。在战后,美国的全球政策很明确:钳制苏联,等待其深陷自身矛盾不可自拔直至崩溃。但是这个时代已经过去,对于中国,美国一直没有找到一个明确的政策。华盛顿一直在两种对策中徘徊:一种是主张把中国融入国际体制;另一种是接近中国但要平衡中国。中国一方对美国大选也非常关心,但并没有明确表示更喜欢哪一个候选人。北京很清楚,共和党候选人一旦当选,就会面对中国采取一个调和的姿态。对于美国,在中方也存在着不同的观点。一种是强调实用主义,采取谦逊的态度,承认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强权,除非美国自己放弃全球责任把中国推向前台;另一种则相反,这可以称之为急不可耐的民族主义。他们认为美国的时代已成为过去,中国世纪重又来临,他们还提出中国的中央集权的“和谐”体制胜于美国问题多多的民主制度。不过,回声报的作者最后认为,说美中进入了恶性竞争期可能有点过分。尽管他们各自的体制都暴露出严重的虚弱的迹象。但是,两国在经济上、金融上牵涉太深。该报作者自问:两个巨人难道没有机会注定要在未来的岁月互相支持吗?

胡锦涛 一堵无法消融的冰墙

回声报还有一篇关于胡锦涛的人物素描,说接近胡的人都表示,他是一个不会笑的人。无论希拉克的热情拥抱、还是萨克齐的展示友谊,到了胡面前,犹如撞上了一道冰墙。该报认为丝毫不显情绪但效率高使得胡锦涛快速攀升,胡因其在西藏残酷镇压而在1989年年初被邓小平看中。这位维护藏人人权组织称之为“拉萨屠夫”的人就这样成为未来中共政权的核心人物之一,此后的上位只是一个形式。不过,胡知道历史将会可能为他记下一笔,那就是他无能兑现一些承诺。不管他有关和谐社会的说法多么动人,中国日益增长的社会骚乱以及穷富两极化都迫使其承认,他给继承人习近平留下的不和谐之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大到令人惊异的地步。

世界报今天还有一个地缘政治版,版面上有一篇题为“中国领导班子将改换面孔”的报道,接下来该报还有一篇有关夹在中俄夹缝中的蒙古开始向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靠近的报道。

费加罗报今天在经济专页发表长篇报道,报道说,预料中国经济会在年底以前复苏,服务和工业生产重新增长,中国仍然是吸引外国投资最多的国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