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王军涛:中共高层可能还要继续高压维稳策略

音频 06:48
作者: 艾米
18 分钟

新年伊始,中国就在两天之内爆出两件与网络言论自由有关的新闻事件:首先是广东的南方周末爆出新年献词早广东省宣传部的篡改的丑闻;1月4号,中国著名的党史杂志《炎黄春秋》官方网站于北京时间上午九点被关闭。本台对这两个事件及时作出了报道,但这两个事件究竟透露出哪些中国目前以及未来的网络管制,甚至是政治改革方面的走向,我们请来了居住在美国的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广告

王军涛:我觉得这两件事情至少透露出两个信息:
第一:就是中共高层对于大的局势的判断以及应对局势的主要措施的思路没有变化
  这就是维稳。十八大以后,曾经有不少网友还有国内外的一些人对新的领导层抱有一定的期待,而且也看到在他们的作风和讲话中有一些变化,大家都想看他们会不会变得更开明一些,但是这两个事件表明中共的高层可能要继续他们的高压维稳策略。

第二:高压维稳倒也不说明现在的执政群不准备进行改革,只能说明他们目前对于执政形势的信心不是很强。因为我们知道进行自由化的改革,哪怕是一些开明措施的一些实施,都要求他们对政局和本身的统合能力有一定的信心才行,但是现在他们还没有这个信心。

此外也说明他们在继位之初还没有能力对中国各个方面,比如象对国保,对宣传系统等进行整合,同时,即使他们有愿望要改变中国现在的政局,现在也没有办法对中国原来的维稳机制进行纠正。

所以这两件事情给我们透露出来的信息就是习近平和李克强在可以预见的时间范围内,会继续共产党的高压维稳的思路,来保证中国现在的政局。

法广:法律学者贺卫方周五表示,中国政改时机可能还未到。资深媒体人李大同也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虽有心改革,但至少还要观察1、2年。您认为政治改革的主要阻力是什么?

王军涛:阻力来自两个方面:从客观的角度来说,因为中国在前段时间的高度发展中造就的这些权贵主义的利益集团,现在已经掌控着国家的许多方面,包括他们的高压维稳的思维也掌控着国家的各个方面,在这方面,习近平和李克强在短期内不会做出大的改变,特别是在政治局常委中间,他们现在只有两票,其他五个人恐怕都还是会继续过去的思路。

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自身对很多事情也认识比较迷茫,应该说习李都是在中国高速发展导致权贵主义产生的(不公正)过程中成长起来的,他们也是在高压维稳的政策中一级一级走上来的,所以他们不管对旧的体制如何深恶痛绝,不喜欢,或者看到了什么问题,他们更习惯的还是这个体制。

所以尽管国内外有学者和媒体评论习近平要改革可能会到三五年以后,我个人对这种说法保留两点不同的看法:

第一就是所谓的“时机不到”,我个人认为改革的时机在89年,或者更早在文革刚结束时就有。时机总是在那里,主要还是中共的高层领导人如果要进行一场和平的,由领导者启动的变革的话,领导者自身的准备不足,所以应该说是在这点上时机未到。

第二对他们在一,两年,或者三,五年后就会改革的看法有所保留,因为我们对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都抱过同样的期望,但是我们看到三五年之后,他们的岁数更大了,开始和现有的利益有了更多的联系,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为了维持原来的稳定,为了维护原来的错误,也会犯下新的错误  他们也变成了利益相关者,所以也很难说三五年后他们会进行新的改革。

所以我在十八大之后就说过,中国只能是通过“政变“的方式造就出一个改革的机遇。政治学意义上的“政变”指的就是用一些新的程序,推开原来的程序,产生一种应急性的决策。

法广:你了解《炎黄春秋》这本杂志吗?

王军涛:《炎黄春秋》应该说是一批有良心的共产党人办的一份杂志,主要是帮助人们去理解党史和现实中的一些问题,从一些积极的角度找到一些解决的方案。

总体来说,我觉得《炎黄春秋》 的思路还是属于胡耀邦和赵紫阳这种共产党中的好人,还有共产党中的改革派的一些想法,但是如果要我在中国目前的情势中做一个定位理解的话,我觉得《炎黄春秋》代表的思路已经没有办法解决中国的问题了。但是如果共产党连《炎黄春秋》这样的就共产党的思路都不能容忍的话,那最后就会是一个更坏的结局。

感谢王军涛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