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广角

中国南周风波-法国媒体上的开年大事

音频 10:26
作者: 小乔
27 分钟

“我们一起追梦-南周加油”。中国《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成为法国媒体开年大事。

广告

不论大报、小报,从年初开始追踪报道了中国知识分子、维权律师,特别是年轻一代抗争政府对媒体的管制、对言论自由的钳制。《费加罗报》在1月8日的文章标题是“中国刮起反抗管制媒体之风”;《世界报》相关文章标题是“撤换新年献词引发中国网民的愤怒”;《国际信札》在1月9日文章中详细介绍了广东中宣部如何撤换南周新年特刊中新年献词的经过。

《巴黎人报》在第一时间报道了当局查封、审查两个要求中国走上宪政之路的刊物。一些知名和不知名的网站在陆续报道南周风波时,把重点放在了日益壮大的声援活动。“全球之声”有一篇文章的标题是“中国记者罢工-对新闻管制罕见的嘲讽”

我们从法国媒体上经常可以看到年轻人用大白口罩封住自己的嘴,口罩上被打了叉的“言论”“自由”,预示着当局对媒体的打压。但声援的年轻人手中举着“向坚守职业伦理的南周、南都记者、编辑致敬”!“南方报系管理层不能辜负读者的信任;不能辜负员工的新闻理想”!在一些文章中,法国记者把获得的视频贴了上去。有的视频对话音质很差,但我们从中仍可以听到围绕南周事件引发两派势力的争吵。“全球之声”网站刊出的视频上,支持南周记者的人们齐声高喊“我是南周”!!!

《国际信札》在一篇文章中介绍说:“辞旧迎新。2013年一月一日,连续加班熬了三个通宵的《南方周末》5名编辑返回家中休息。”1月2日仍为中国的法定假日,南周的编辑和校对最后一天休息。

1月3日,当编辑们看到每年的新年献词重磅文章时,以被改得面目全非。大禹治水成了2000年前的故事;众志成城的城错为“诚恳”的诚;文意不通的语句,“历经半个多世纪共产党人建国的苦难辉煌”等。在南方周末2013新年献词第二段“这是我们第一千零五十七次和你相见”,头版上写的很清楚,这是“第一千五百零七期”。

而最关键的是,初稿中《中国梦,宪政梦》的主旋律变为了大段大段的“歌功颂德”。

由黄灿推出的“中国梦”的基调是这样的:

“中国人本应就是自由人。中国梦本应就是宪政梦。宪政之下,才能国家持续强盛,宪政之下,才有人民真正强大。兑现宪政梦想,才能更好地外争国权,维护国家的自由;才能更好地内争民权,维护人民的自由。而国家的自由最终必得落脚于人民的自由,必得落脚于人人可以我口说我心,人人可以用心做美梦。

生而为人,谁能不热爱自由?这自由,不仅是权利针对权力而言,也是宽恕针对报复而言,是般若针对无明而言,是仁爱针对暴虐而言,是有道针对无道而言。”文章最后部分的“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还重,一个梦想能让生命迸射光芒!”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些脍炙人口的段落被删改了。《国际信札》问道:“那么,到底是谁、又是怎样修改的中国梦呢? ”

奉上级命令,报社两人利用休息时间对编辑部的初稿进行修改。

被省宣召见的有两个人,一是《南方周末》总编辑黄灿;再是常务副总编辑伍小峰。广东省委宣传部两个人直接插手了修改过程。一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二是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

《国际信札》介绍说,署名戴志勇的新年献辞《中国梦,宪政梦》共约2000字,由总编辑黄灿于12月中旬提出“中国梦”曾是2013年献词中的关键词,该版本主轴是论述如何落实宪法、实施宪政。献词初稿以“中国梦当下到了哪个阶段?现阶段的中国梦应该是什么样一个梦”等问题。几遭修改的原因,按照黄灿的分析是,“过多提及了宪政”。

在省宣的要求下,1日傍晚,《南方周末》照排人员从已经发排完毕的版样复制又发到省委宣传部新闻处邮箱,新闻处审后发回稿子被删除几十字、加入一百多字。这也就是2013年1月3日刊登在头版的““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的新年献词。

黄灿和伍小峰与省宣人员会面的第二争议是封面插图。省宣要求撤版。而黄伍认为封面大图没有政治问题,换掉会引起反弹。副部长说如果一定要保图必须缩小并加一个说明以限制和解说大禹治水精神,如从大禹治水精神,到共产党人井冈山精神到改革开放精神等。

黄灿让伍小峰在现场记录并草拟了一个文本交新闻处,伍小峰用手机草拟了一百字左右的短信发给另一位处长。1月1日当晚该处长手机发回改定稿,对梦想的阐述增加,改变了结尾部分的提法。即后来的见报封面导言。对于改写部分,省宣没有给编辑部任何的解释。

争议之三,该刊的三版“广州少年理性爱国”文章被要求撤掉,最终出版时更换为报社形象广告。

1月3日,《南方周末》的部分记者在新浪微博发表微博抗议庹震的行为,但是15名《南方周末》记者遭到禁言和封杀账号。《南方周末》编辑部针对庹震篡改其报刊文章在新浪微博发表声明。

1月4日早上,曾在《南方周末》工作的50多名编辑记者联署发表公开信,指责庹震指示删改献词是“越界之举、擅权之举、愚昧之举、多此一举”。他们要求庹震引咎辞职、并恢复抗议记者被封杀的微博帐号。

1月5日晚,南方周末编委紧急召开扩大会议,黄、伍二人向一线采编员工具体叙述过程。会后,报社官方微博管理人被要求上缴账号控制权,采编团队立即与集团领导进行谈判;次日上午报社领导在省委会面见宣传部庹震,庹震承诺不秋后算账,改善管理。但晚上官方微博管理人吴蔚被迫交出《南方周末》在新浪微博的账号和密码,随后,《南方周末》的新浪微博官方账号发布“澄清”该事件的微博,称其新年贺词中错误是编辑失误所致,同时,《南方周末》总编黄灿揽下该事件责任,并表示该事件非庹震所为。

1月7日,一个名为“南方周末新闻职业伦理委员会”的组织在中国多家社交媒体发布一封公开声明,指事件缘起总编辑黄灿和副总编辑伍小峰在上级压力下的违规操作,声明中并未指出新年贺辞事件与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的关系。南方周末的部分工作人员张华、褚朝新、朝格图等相继罢工。声援南周的人陆续几天在报社楼前集会。

随后,事件继续在新浪微薄上发酵。

法国媒体、最新一期的《观点周刊》(Le Point)写道,《南方周末》1月10日照常出刊。此前声援南周的社会行为是民众期望言论自由的渴望之声。《观点》说,经历了献词遭删改的南周,当日在社论中仍以强音呼吁:“北京控制媒体的方式必须适应时代潮流”。

“社会掀起一股反对中国新闻审查制度之风”,这是1月10日《解放报》一篇文章的标题。该文表示,南周记者在新浪微博上发的声明、民众对南周记者的此起彼伏的声援,这是对中国新一届领导人的莫大挑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