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情何以堪:网民热议缅甸取消新闻审查

音频 06:33
作者: 安德烈
18 分钟

南周事件弹拨着中国人敏感的神经,『缅甸新光报』周五报道缅甸政府内阁会议同意解散“媒体审查与注册局”、取消新闻审查的消息在中国网民中引起激荡,网民羡慕的同时对自己的处境深感不平。

广告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少中国人面对近邻缅甸虽然难免还有一点大国的优越感,但是没办法,缅甸近来政治上取得的点点进步无法不让中国人设身处地的思考。陈恩挚的说法有一定的代表性:“近日,缅甸取消新闻审查制度时,不知道当地的民众兴奋不。其实,就经济和民众素养来讲,中国更具民主改革的基础。吴登盛,厉害”。

还有一个网友写道:“全人类快要解放完了,就只剩我们自己了。”胡笳清清说:“小小的一个缅甸都如此嚣张,你让泱泱大国情何以堪?”黑水公园大概有点愤怒。他说:“列宁之死,斯大林之死,贝利亚之死,不知道接下去谁要死。早上微博上又在说缅甸取消新闻审查制度了”。

缅甸能把不合理的制度取消到什么地步,众人都在观察,至少已走出第一步。缅甸民众兴奋不?无从知道。物以稀为贵,大凡没自由的时候,给一点点,就很兴奋。自由越多,反应就越平淡,渐渐习以为常。

缅甸政治改革,中国人看在眼里,翻腾在心上。缅甸有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中国有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前者已经自由,后者仍然住在监狱。缅甸现在取消了新闻审查机构,攸关信息自由的流动。

作家野夫最近对本台说,中国“远远落伍于其它那些远不是文明古国的国家。中国走到这种地步,是该要走到一个转折关头来了。如果这个五年,这个十年,中国还没有走出历史的三峡的话,那中国就不可救药了。……十几亿人怎么可能就永远处在这样一个落后的制度下面。我们周边那么多的邻国都远远走在我们的前面去了。你不能让你的中华儿女走在全人类面前都有自卑感吗”。

雍门笑的想法有点近似于野夫:“还记得11年昂山素姬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民主的缅甸不针对中国’,今日再看到缅甸取消新闻审查,昂山素姬这句话越想越不是味道 ”。

彭宗阁说:“缅甸取消了新闻审查制度 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但是某国依然有着十分的新闻和网络审查制度是不是也可以改变一下啊”。

大家都不一定像这位网民那样温良恭俭让,微讽、忠告、不点名。Kenshin_Yasuyuki就直截了当:“连缅甸都取消了新聞审查,中国还在搞希特拉和戈培尔那一套!中國人真不知受过什么诅咒?!

还有的把矛头对准了十八大后诞生的新一代政权。比如一个叫像土豆一样的说:“我们这个国家是容不得人们讲真话的,现在都2013年了,越南、缅甸都取消新闻审查了,全世界貌似就剩四、五个国家还在搞恐怖统治了,一个现已处于内战!新老板上台,就给了我们这样的“新政”,大家都醒了吧”。

有人借古讽今,大有殷鉴不远的意思。赵一海讲的故事发生在民国年间:“宋教仁被杀后,袁世凯当局对铺天盖地的报道极为不满,随后大量报馆被封停停,报人遭警力传唤逮捕。能够存活的报纸数量较之民国元年急剧下降,新闻界力量遭遇最残酷绞杀,史称“癸丑报灾”  那是整整一百年前的1913年“。

李新月大约是在替官员质疑。他说:“缅甸政府宣布,从2013年4月1日起允许任何个人、以任何缅甸使用的语言出版报纸,而这在1964年以来还是第一次。不预先进行新闻审查,难道不怕群众发表损害政府形象、颠覆政权的言论?不怕群众造谣引发社会动荡?不怕群众辱骂官员,伤害官员感情?他们真愚蠢!”不开放言论的国家都把言论当作利器,这一点中共当年在国统区也是利用到极点。缅甸都不怕,中国当局还怕吗?

也有人怀疑某些中国的知识人高兴的太早,成镛说:“东南亚小国缅甸去年刮了一阵强劲民主风,开放党禁、取消新闻审查、政党竞选,一条康庄民主大道似乎就要到来,风头一时无两。国内公知异常兴奋,引以为据。很不幸,缅甸没有迎来民主宪政,却陷入了内战,国家前途扑朔迷离。对此,公知们噤若寒蝉只字不提。他们只对终极价值观负责,对路径似乎没兴趣”。

的确,缅甸边境地带内乱未息,但缅甸一步一步进行变革是不容置疑的。谁也不敢说缅甸从此走上坦途,谁也无法预料缅甸的改革能走多远,会不会出现反复,然而缅甸走出了这一步,做了总比不做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