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房姐与房奴—中国贫富差距悬殊的缩影

音频 05:53
作者: 安娜
16 分钟

最近,在中国新浪微博上出现了一个“热词” 房姐。在北京房价不断高涨,京城变得寸土寸金,多少打工族沦为长期房奴,多少无房族“望楼兴叹”之时,人称“房姐”的陕西某县银行前副行长龚爱爱,竟一人独有41套房产近万平米,这个消息得到北京市公安局官方的证实。一个普通县级银行副行长在京竟拥有如此规模的房产,令人不解和震惊,房姐事件也引起舆论及中国社会一片哗然。

广告

 

据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昨天公布,经证实,陕西省神木县“房姐”龚爱爱,,确实在北京拥有41套住房,总面积达9666.9平方公尺,她同时还有1辆奥迪轿车。据说北京警方已依法查封了龚爱爱用违法办理的北京户口及身分证所购买的10套房产及奥迪车。不过,目前,这位赫赫有名的房姐有如人间蒸发,下落不明。

据北京警方公布这项讯息,北京警方总计查封龚爱爱名下房产1945.02平方公尺,其中办公用房1562.19平方公尺、商业用房166.36平方公尺、车位80.14平方公尺、住宅136.33平方公尺。警方表示,将与有关地区司法机关积极配合,开展下一步工作。

我们先来看看房姐龚爱爱是何许人也。龚爱爱出生在陕西省神木县城以南20公里一个叫双卜树的村子,1984年高中毕业后还当过保姆。1986年,她进入神木县信用联社,龚爱爱由于为人热情,能说会道,业务能力强,业绩突出而一路升迁,由农村信用联社科长,升到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2010年,她当选为榆林市第三届人大代表;2010年和2011年,又被选为陕西省“三八红旗手”和全国“三八红旗手”。就是这位“三八红旗手”,最近被爆料有多套房产,涉及不法,近日神秘消失,事件备受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新华微评”就指出,龚爱爱这名“房姐”牵扯出来的黑洞愈来愈大,愈来愈让围观者愕然,而她至今杳无音讯,让事情更加扑朔迷离;《新京报》日前则说,龚爱爱“房姐”事件,从查处立案的速度到资讯公开的力度,“神木相关部门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

无独有偶,除了龚爱爱之外,中国最近还陆续出现郑州“房妹”翟家慧、广州“房叔”蔡彬、山西“房媳”张彦等一连串事件,大多涉及非法取得多个户口和资金来源等问题。龚爱爱是这个“房氏家族”中突出的一例,引起社会的热议。

北京新浪网上“房姐天量房产与雾霾中的权力”一文就指出:“房姐”、“房叔”、“房妹”们的故事,还都是个案,还只是在某些条件下偶然暴露出来的,诸多舆论关心的是,除了这些个案,全局的情形是怎样的呢?有理由怀疑,目前已经呈现出的个案,或许只是“房”氏家族整体图景的冰山一角。这里边,或许会有不少腐败线索﹔

其次,户籍管理上的某些混乱,使得部分人真实的财富数据变得模糊,居民收入的差距,或许远较目前所统计的数字要大﹔另外,所谓“房”氏家族的乱象表明,权力仍在雾霾中,针对权力的约束仍然任重道远。

文章认为,“房叔”、“房姐”们的乱象,仍是跟权力软约束的现状密切相关。只要“权力”被搞定,户口管理就可以随意﹔只要权力得不到约束,房产领域就仍是乱象迭出的所在。减少、杜绝“房叔”们的生存空间,就是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舆论在愕然于“房姐”天量财富的同时,更要看到权力被扭曲、软约束的本质。

龚爱爱在京近万平米的房产,是个什么概念?如果仅按2万~3万元/平方米来算,龚爱爱在京拥有房产的总价值就是在2亿至3亿元。如此天文数字,无怪乎触动了很多人。在当今的中国社会,有许多年轻人为买一套房子而沦为长期“房奴”;又有多少人因为买不起房而生活窘迫,望楼兴叹,而这些“房姐”“房叔”们动辄独占数十套房屋,而且他们的财富多是靠手中的权力巧取豪夺,怎能不激起民愤,成为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一个因素。

房奴与房姐巨大的反差也是中国社会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的一个缩影。有网友说的好:“住有所居承载草根公平梦想,狠打老虎方能点亮万家灯火。”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