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

夏明:反腐的一个最根本的手段,在于制止自身腐败

音频 11:59

中共18大确立的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将于三月份正式接班。在其领导地位确立后,习近平高调反腐。1月22日,习近平在谈到反腐问题时指出:打击腐败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这番表态引发广泛关注。尤其其中的“老虎”引发各种猜测,这究竟指的是谁?中共反腐斗争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了多年,但腐败现象不仅没有杜绝,反而愈显严重的趋势。

广告

本次的反腐斗争中,矛头真的能够指向身居高位的大老虎吗?中共党内的腐败现象真的能够通过苍蝇、老虎一起打的方式得到清除吗?习近平所希望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防止和克服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本位主义,决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愿望是否真的能够实现?对此,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法广:习近平近日再次提出反腐倡廉的话题,这与过去中共高层一贯提出的反腐倡廉的主张有什么区别?

明: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一般而言,在中国,经过这种接班的权力传递模式,他如果要握住手中的权利、要把位子坐稳,则首先要立威。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国目前腐败猖獗的情况下,立威最好的方式可能就是通过反腐,从而改善老百姓与政府之间的关系,获得某种民间的声望。这是当权者基本一样的套路。

法广:其实,长期以来,反腐斗争始终在中共党内进行,可是,腐败现象不仅没有被彻底铲除,却大有不断滋生、且越来越盛之势。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夏明: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共产党对于权利的无限垄断,同时对老百姓的民主监督和权利不断地躲避,制止老百姓利用媒体、新闻和司法体制对它进行监督。所有这些制度性的权利结构和它政治性的做法都使得中国共产党、它所制造的党国无法受到真正的监控。也就是说,它没办法把掌权者关到笼子里,没法使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是腐败无法根除的根本原因。

 

法广:关于苍蝇、老虎一起打的提法,也引发了诸多猜测,其中最受到关注的,当然不是苍蝇,而是老虎,是大老虎。这次的运动真的能够毫不留情地触及到最高层吗?

夏明:这里面涉及到的一个最根本问题,就像陈云、邓小平当时提出:如果要反腐,如果要去救国,就会亡党;如果不要亡党、就会亡国。所以目前,对习近平而言,他所面临的一个根本的矛盾冲突,还是一样的经典的党和国的矛盾问题。是要整治党、挽救党,伤害国家的利益?还是救国?把党的许多有毒的资产剥离掉,甚至党的本身就应该改弦更张?习近平目前还没有拿出一个明确措施。而且也没有作出明确的方向性举措的大挑战。从根本上看,中国今天的体制基本受到权贵阶层的绑架和垄断。这样的情况下,要打苍蝇是很容易的。因为往往可以通过打苍蝇成为培养政治中层、撤换基层干部的手段和方法。所以,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上层领导都希望通过打苍蝇的方式来更替他所不喜欢的人,做为派系斗争的工具和手段。同时加强基层或地方的干部对上级的政治忠诚。

但是涉及到老虎,我们都知道,目前西方媒体揭出许多涉及到老虎的大案。显然,我们看到:习近平家族涉及上亿美元资产的财产由彭博通讯社在去年进行了报道。我们也看到纽约时报连续三篇的长篇报道,涉及到温家宝家族。涉及到20多亿美元。这些都是大老虎。

另外,现在摆在习近平眼前的,就是薄熙来案。薄熙来案涉及腐败、权力的滥用、甚至刑事犯罪等等,十分惊人。这个怎么处理?现在有种种议论,据传,有些高层、甚至有现任政治局委员也在被调查中。因此,我对在习近平今年三月份才能获得国家主席的职位之前,能在多大程度上放开手脚去做存有疑问。第二,利益集团在多大程度上不对习近平进行强烈反弹?而习近平面对强烈反弹,又能够有自主性去推动反腐?我对此同样表示怀疑。所以,关键还是要看三月份的人大之后,在党政军大权都稳固下来以后,在未来的一、二年内,习近平是否会有大的举措,把中国的政治往前有实质上的推进。

要看其打老虎能否从自身开始。反腐的一个最根本的手段,不是在于制止别人的腐败、而是在于制止自己。决不给自已以腐败的机会和手段。就是说,要杜绝每一个个人腐败的机会和特权。

法广:有人认为,习近平上台后大吹廉政清风,这点无可厚非。但一些在体制上的问题却不是喊喊就可解决的。您怎么看待这一问题?

夏明:习近平的许多做法实际上是对的。就是说,他在工作作风上的改进、在亲民方面的改进、尽量做到少扰民、尽量拉近与老百姓的距离。另外,在工作作风上,他和李克强尽量做到少念稿、去除会议上的官风、说实话、干实事,这都是政治家所应该做的。目前,习近平与老百姓之间有一个蜜月期。这个蜜月期很短暂。如果他能够利用好这个蜜月期的话,便可作出许多大的变革。就像华国锋,尽管他是一个比较弱的领导人,他却在毛泽东死后、粉碎四人帮以后,利用蜜月期作出了一些大的动作,包括否定文革、评价冤假错案。后来邓小平在返回政坛后,利用他的蜜月期,急剧转型中国的政治、经济。

从计划经济飞向市场经济,改革开放、建特区、根本否定了过去左的意识形态。今天,习近平将在多大程度上将蜜月期用的像华国锋和邓小平一样,作出大的突破?第一,我们要等待,看习近平下一步如何运作;第二,我们也要看到:中国的老百姓、民间力量、各派政治力量、基本上的运作。像南周事件,都反映出中国的民间在不断地给新政府、给习李班子施加许多压力。如果社会压力的增加,爆发出不断有社会抗争和社会运动,我想这会是把习近平往社会改革的方向、往民主化的方向推一步的关键力量。

法广:您对未来十年中国的走向是否持乐观态度?

夏明:应从两个角度来看未来中国的走向。一是中国的社会发展现在有很多问题,不仅仅是体制问题,也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的问题;有中国社会文化、甚至老百姓的许多问题。有中国思想的问题:愚昧、封闭、民族化情绪等等。但是,分成两个层面看,如果看到中国民间地不断觉醒、社会运动进行的不断尝试,屡战屡败、屡败了再继续出发、继续征战。尤其是18大以后,尤其是过去一年,在经历了薄熙来、王立军事件后,经历了令计划事件后,中国的知识界和民间有了一个很大的觉醒。从这个角度看,不管是中国执政当局、中国共产党应对这个潮流、还是去推动这个潮流,还是适应这个潮流、与历史共进步,无论怎样选择,中国社会都会继续往前推进。因此,中国的进步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社会潮流。我对这点非常乐观。

但是另一方面令我感到悲观的是,中国共产党至今没有表现出能够乘着历史潮流,将中国推向伟大中华民族的复兴、同时融入到亚洲的共同体的复兴、融入到全球的社区,尤其是民主化浪潮的复兴中去。目前而言,中国共产党无论从意识形态上、政策上都在抵制,甚至还摆出一幅挑战权球的趋势,甚至想改变、逆转全球的趋势。从这种情况而言,我持有悲观情绪,我认为:中国共产党基本上绑架了中国人民,可能会给中国未来发展、甚至给中国人民的福祉带来灾难。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