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白乐桑谈汉语教学在法国的发展

音频 15:10
法国教育部汉语教学总督学白乐桑
法国教育部汉语教学总督学白乐桑

第31届法国“国际语言博览会”2月6日到9日在巴黎的凡尔赛门展览会举行,今年“国际语言博览会”的主题是 “数字化和外语学习”。我们在这个展览的现场采访到法国教育部的汉语总督学白乐桑先生( Joël BELLASSEN ) 。作为法国著名的汉学家,白乐桑先生还是法国汉语教学学会荣誉会长、法国巴黎东方语言学院的研究员。白乐桑先生每年都会参加“国际语言博览会”,他首先谈了对这个展览的了解,和汉语教学的相关关系。

广告

白乐桑:这个展览我早在80年代之初就了解而且参加,当时还没有中文教学的内容。要等到最近几年,中文教学才有了一定的位置。几年前,中国还曾经是这个“国际语言博览会”的主宾国,反映了汉语国际教育的迅速发展。

我也记得很清楚:在70年代末,“国际语言博览会”的主办方就曾经对法国年轻人做过一项调查,问他们:如果有条件的话,你们想学的是哪种语言?当时没想到,中文在调查中是排在第三名。可以说,那时法国人就有学中文的需求或者是梦想。那时可没有任何的“汉语热”,当时中文的就业价值是很低很低的,但这一调查反映汉语在法国青年中是有特殊地位的。

我80年代是作为教汉语的老师来看这个展览会,后来是被请来做示范,参加讲演等等。应该感谢“国际语言博览会”的主办方,因为当时没有什么资助,他们就请我们汉语协会的成员进行一些汉字的表演并介绍汉语教学的情况。最近几年法国教育部所属的一个出版机构几乎每年都出跟汉语教学有关的教材,请我做介绍,以讲座的形式参加展览,当场回答听众的问题。

法广:近年来,汉语教学在法国迅速发展,作为法国教育部的汉语总督学,请您介绍一下汉语教学在法国中小学校里发展的情况。

白乐桑:作为教育部的汉语总督学,我的活动范围是法国的小学中学和高等教育预科班,不牵涉到法国大学,因为法国大学是自主有自治权。可是平时有大学中文系或大学领导请我参加座谈,想听听我的建议。所以我和大学不是没有关系的。另外作为法国汉语教学协会的名誉会长,我当然和法国的大学界有密切的来往。我还是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的研究员,和大学还是有比较密切的关系。

法国的汉语教学一直在发展,04年开始,就像起飞一样。后来发现04年在国际上也是一个关键的时间。从04年到09年,法国学汉语的学生人数一年比一年增加百分之二十或者二十五以上。今年发展也比较快,今年比去年相比,中学的汉语学习者增加百分之十三。有幸的是,不光是数量变化,也是质量上的,今年高中阶段学汉语的人的百分之四十七是从初中就开始学汉语的。而以前绝大多数的人是从高中才开始学习汉语的,汉语是作为他们的第三外语。现在差不多有一半的学汉语学生是从初中就开始学的,是把中文作为第二外语或者第一外语。第三是在法国本土的各个学区都开设汉语课程了。

需要强调的是:虽然汉语教学的发展非常快,虽然和其他西方国家相比,法国的汉语教学一直领先,一些欧洲国家也参考法国在汉语教学上的纲领性文件,但应该承认的是:这种发展也不是非常顺利的,也遇到不少问题。这种过快的发展也会出现一些增长危机,比如说师资的欠缺,师资的水平问题,教学能力的培养。教材其实不是最大的问题。学生多了,他们及其家长对教学质量都有更高的要求,法国本土学汉语的学生人数已经达到33500多人。汉语虽然还是小语种,但已经被视为是一个会威胁其他语言教学的语言,所以有时也会造成竞争的状况。

法广:法国学校有没有统一的汉语教材?还是由不同的老师自己选择或编写教材?

白乐桑:法国有一个原则,就是“老师的教学自由”,这种自由当然是相对的。任何学科的老师都必须遵守他本学科的教序大纲和教学目标,可是在选教材方面,只要某一本教材大体上符合教学大纲,老师就有选择的自由。也就是说没有一个统一的教材。

法广:我们知道在法国取得教师资格需要经过国家考试,挺不容易的。那现在学生多了,老师的数量是不是跟的上来?他们的水平怎么样?

白乐桑:今年的统计表明:法国的汉语老师数量激增。开设初中高中汉语课程的法国学校已经有600所,老师有485名,而真正经过法国教育部考试成为国家公务员的汉语老师只占百分之三十多。也就是说绝大多数是合同式老师,也就是临时老师。他们不需要经过国家主办的教师资格会考。但临时教师当然也要符合一些条件:主要是语言条件。如果是外籍教师,就必须具备良好的法语水平和汉语水平。另外要 参加面试,要看看这个申请者是不是有一定的教学头脑,因为光有知识语言还不够,关键是如何传授,让学习者有效地学习汉语。合同式老师是和当地教育局签合同的。

法广:您也是一位著名的汉语老师,编写了多种法国人学习汉语的教材。您的教学方法是从中国汉字入手,先掌握400个最基本常用的汉字。您的这种方法是否也对法国学校里的汉语教学产生了影响?

白乐桑:我的汉语教学路子也不完全是从“字”入手的,只是一定程度的。是“字”与“词”的兼顾,是两者的相互照顾。我当时发现:大部分的大陆教材在一定程度上不承认在词以外有字,没有在字上面下功夫,尤其是在选字方面。大陆当时的主流,也是现在的主流是“以词带字”。我认为如果这样词带字,就违背任何科目教学的基本规律,也即一种经济原则,就是用最少的东西能达到最高的能力。我认为学习使用汉语中使用频率最高的那部分汉字,也就是“高频字”,能表达尽可能多的东西。所以开始学汉语的时候必须是“字带词”,而不是“词带字”。反正我是字词兼顾的,80年代开始设计出了这么一个路子。其实在法国有个共识:就是在学汉语的初级阶段,不能否认单字是一个比较独特独立的单位,必须得加以处理。我提出的这个路子其实也不是为了符合法国学生的情况,而是符合汉语的内在规律和本来面目。

法广:有的法国学生不喜欢用很多时间一笔一笔地练习写汉字,他们喜欢一上来就学开口说话,学说一些实用的日常口语,他们试着把发音记下来,这种方法好不好?

白乐桑:汉字的学习是首要问题,如果我们认为:法语的语法必须要学,数学必须要学,那就必须学。问题是怎样降低难度?汉语汉字也不例外。如果我们认为汉字必须要学,不然就无法写作,无法阅读报纸连环画,那就必须得学,无论学生喜欢不喜欢。其实有相当一部分法国学生是喜欢汉字的,问题是汉字的教学进行的如何?如果汉字教学不是降低它的难度,那当然和任何科目的内容一样,学生可能会有困难。如果降低难度,启发学生的兴趣,那学生就会愿意学。也不要低估了法国学习者,法国学生,尤其是中学生对汉字的兴趣。中国国内可能认为汉字难学,没有提到的是:有的时候,正好因为汉语难学,是一种特殊的文字,才激发出学习者一种挑战的情绪和浓厚的兴趣。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