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桑田

赵建民:中日不会发生大规模对抗

音频 13:24

最近一个时期来,中日双边紧张关系不断升级,海岛主权争议愈演愈烈。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首相即将启程前往华盛顿访问。安倍晋三的美国之行不免引发种种猜测和多方关注。日美同盟关系将在日中岛屿冲突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美国将如何发展与中国的关系?日中双方近期内是否可能发生军事冲突?在岛屿主权争端以及日美关系的背景下,台湾又将作出何种选择?中台湾台湾政治大学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教授赵建民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广告

法广:日本首相自去年12月上台后,将与美国总统举行首次会晤。首先,请您谈谈应如何看待安倍晋三本次到访美国?日本与美国加强同盟关系将对中国造成怎样的威胁?

赵建民:安倍晋三上台以来,很显然是要制订一个新的政策。经济政策也有别于日本其他首相。重新调整日本的通货,在整个国际经济体系中都造成影响。在外交政策上更为明显。因为中日冲突逐渐升温,安倍的政策似乎显出更多地民族主义倾向。这样的情况下,他打算是否将日本的国防自卫军改为国防军,适度地提高军费预算。日本船舰在钓鱼台的巡弋程度也在上升,但与美国之间的军事合作等,可能成为他到访美国的重点之一。我个人认为,他本次到访美国,他的外交政策、国际关系以及对中国大陆的政策都会是重点。经济政策也会是另外一个重点。愈演愈烈的钓鱼台冲突当然也会是避不开的重点。

中国大陆目前正在崛起,崛起的速度也相当地快。但它同时也意识到仍然不是美国的对手。无论从经济、还是军事实力的角度,中国还远远不及美国。不过,它也感觉到在东亚地区,它是霸主。因此要在东亚地区建立强权外交。这根对日关系是一个非常清楚的案例。在1972年中日建交的时候,周恩来与毛泽东共同作出决定,不去触及钓鱼台争议。1978年中日签署友好条约时,邓小平也亲自拍板决定:不要触及钓鱼台的问题。

可是,现在看起来,中国大陆在新的国力的支持下调整外交政策,使得它尤其在东亚地区、在东南亚、在南中国海和东海、钓鱼台附近,开始采取比较强势的外交政策。美日会强化关系来应对这一局面。

从中国大陆的角度看,它也会感觉到缺乏安全。因为周边国家都与美国走得比较近。虽然中国一在经济上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在经贸方面的关系远远超过与美国的关系。可是包括日本、韩国等在内的这些国家在军事安全方面显然与美国走得比较近。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中日之间在安全领域欠缺互信,与美国就更没有互信。因此,未来一段时间看,中国大陆与美日还需慢慢地增加一些互信;

法广:日本希望扩大美日间的安保关系,做为美国,既然要发展与日本的同盟关系,那么,将如何定位美中关系呢?

赵建民:美国对中国大陆不是一个敌对的关系。因为两国之间的经贸关系实在太密切了。战略安全方面,美中在很多方面也必须要合作。包括在中东与近东反恐等方面都需要合作。在国际战略武器输出方面、尤其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输出方面,美中也都需要合作。两国间的合作大于对抗。

可是中国大陆逐渐崛起,从长远的角度讲,它当然不会满足于现在的地位;中国不会满足在东亚地区屈居于美国之后。因此,他将逐渐挑战于美国的力量的。在这样一种权利的兴起、权力的领导有可能发生转变的过程中,对抗一定会增加。

美中之间合作的层面会非常多,关系也会非常的密切,两国的年贸易额差不多6千亿美元,这么大的贸易额使它们不可能出现全面对抗的关系。跟以前的美苏关系根本不可能一样。可是,从另一方面讲,中国大陆是专制政体,经济增长速度非常快,再过一、二十年,它有可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当然也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军事体(以军事支出而言)。在这样的情况下,现有的霸权-美国势必会作出一些应因之道。使得中美关系不可能完全处于经贸层面。

法广:日中两国在近期内有没有可能发生军事冲突?双方是否真的愿意发生冲突?如果冲突,谁将是最大的输家?

赵建民: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日本是第三大经济体。两者的经济实力加起来约略等于美国的总体GDP。因此,这两个国家是不可能发生战争的。假如发生战争,将是杀伤性非常大的事例。不仅对中日两国,对周边国家、对整个国际体系都没有办法承担这样两个国家的直接对抗。

不过,在钓鱼台问题上,双方越来越表现出更强的民族主义情绪。中国大陆政权内部目前问题越来越多,外交上势必仰赖更多的民族主义。日本也有一点类似。从九0年代以来,它的经济、贸易和金融都不是非常的理想。它现在的经济实力又被中国大陆所超越。因此,日本人心理一定是有很多地不平之鸣需要发抒。因此日本也开始出现民族主义的倾向。

这两个民族主义冲突的结果,就是现在双方各自在钓鱼海展示军力。但至目前为止,双方都还算是克制。不希望进一步扩大事件。假如现在的状况持续下去的话,局部性的冲突不是不可能,但不会发生大规模的对抗,不会发生一个难以善后的结局。美国也不希望两国关系走上不可和解的一步。

法广:在有关钓鱼岛的主权争议上,台湾的立场始终是明确的。但是,面对日美同盟,与美国有着良好关系的台湾又将如何作为呢?

赵建民:对台湾而言,钓鱼台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从国际法的角度来讲,台湾主张的诉求声音最大。因为过去从清朝承传到中华民国,二次大战期间,日本在1943年的开罗宣言,明白放弃它在过去从中国手里侵占的领土。包括台湾及其邻近的岛屿,当然包含钓鱼台。

日本当初讲得非常清楚。要还给的对象讲得也很清楚,就是中国,那时的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因此,不论从国际法还是从历史的角度讲,台湾最有资格对钓鱼台主权进行申明。只不过在国际权利现实里面,它只不过居于弱势。它在国际的正式外交非常地弱,国际间也相对地孤立。美国、日本及中国大陆都是国际上的大强权。这样的情况下,台湾可以的做为其实并不是非常地多。

我认为,到目前为止,台湾在这几个申索国里面,政策最为合理。除非有必要,它不会主动地挑衅;所谓必要,也不是政府出面,一些民间人士去钓鱼台宣誓主权,台湾政府势必要派出一些军舰护航。否则会遭到日本自卫队、海巡署船舰的骚扰。台湾内部的民意压力就会很大。因此,政府会在关键时刻被迫出面。第二,对主权的宣誓;它也不必进行不必要的宣誓。第三,其实它更大的一个问题是,钓鱼台是台湾渔民最主要的一个渔业场。可是日本在早期因为主权争议,对台湾的渔船比较纵容。可是现在日本对台湾的渔船驱逐地非常厉害。令台湾人感到忍无可忍。给政府造成很大的压力。政府也不可能不出面。

台湾在钓鱼台的领土争议中的政策应该算最合理。台湾主张所有的申索国暂时抛开争议,共同先开发资源。不过因为它的国际权利比较小,它的主张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受到太多的重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