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今日欧洲

中国画家隋同玄在巴黎谈传统与现代的创作追求

音频 12:37
作者: 小山
31 分钟

艺术家走出国门到世界各地走走看看会有许多感触,而作为老报人,在欧洲四处旅行会有不同的观察,从青岛来的隋同玄具备了上述两项雅致的身份标签。隋同玄是绘画界知名画家,也是青岛日报社的高级编辑,还曾任青岛晚报副总编辑。隋同玄应法国“欧洲艺术职业日”组织机构和法国瓦尔泽画廊邀请,来法国展览您的画作。

广告

隋同玄画展》取古典与现代为主题,隋同玄首先介绍了画展的情况:

隋同玄:我这次受邀来法国举办画展,主要想展示我遵循中国绘画古典的精神,也寻求现代的意境所创作的画作,很高兴。我一共带来了30多幅画作。

隋同玄作品
隋同玄作品 网络照片 DR

法广:瓦尔泽画廊在法国东南地区,当地社会开放,风光美丽,大自然色彩绚丽多彩,您的画在那里有很多反响和回应 ?

隋同玄:很多法国人来画廊参观我的画作展出,他们显现出对我的创作赞同与喜欢的意见。很多的法国观众都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观感。

法广: 法国人对您的古典,也可以说是中国画的传统性是如何理解的?

隋同玄:中国画这门传统艺术有着几千年的历史。我自己从小就受到中国绘画的耳熏目染。我也是很小就开始习作画中国画。在我这次带来的的一些画作里,不少都是传统绘画着墨的表现,其中有一幅,题为墨牡丹,就是典型的传统笔法,很受法国人的欢迎。

法广:您展出的画里,也有很创新的颜色布局和泼染?

隋同玄:对这一点我很赞同也有感触。传统也必须与时代接步。艺术追求应当跟随时代发展。我认为,任何艺术创作都离不开生活,都离不开激情。用学养去阐释生活,用激情去创作艺术,是中国文人画的灵魂。 “笔墨当随时代”这是大画家石涛的经典名言。中国文人画的创作与发展,历来都凝聚着强烈的时代精神。特别是近百年来,吴昌硕、齐白石、林凤眠、吴冠中、黄永玉、周韶华、隋易夫等大师,无不站在时代的前沿,脉动着时代的旋律,创作出一批批既体现着时代情感,又充满个性魅力的伟大作品。二十一世纪之中国,国门大开,中西文化无隔无碍地交流着、碰撞着。用中国五千年文明之积淀,包容当今世界,汲取艺术营养,获取创作灵感,在时代精神的鼓舞下,融会中西文化,唯美唯新,写意寄情,画出大美大新的中国文人作品,便是我的创作追求和艺术观。

法广:在这样高格调的追求下,您却是是用新颖的笔触颜色,泼染创新,展示你的文人画的性格?

隋同玄:在这次的画作展品中,有一幅画叫作太阳出来了,就是用鲜明的色彩,表现欣欣向荣的朝阳和向日葵,很显生气,构图比较新颖,我觉得有很多西方绘画的元素在里面。绘画能够承载东西方文化交流。

法广:您也是老报人了,您却是被评价为画界新人,您的画作创作却有深厚意境和深沉的笔调,如同您的文章,这应当归功于您的老父亲著名画家隋易夫的耳熏目染吗?

隋同玄:我从小就接触了绘画,也从小就用毛笔画画,也从小就学过素描,临摹,用水彩用油墨绘画,也学过油画。并学着用这些丰富自己。

法广:什么契机让您这个老报人下决心拿出您的画作展示给公众呢?

隋同玄:这是一个偶然的事情。我过去做过不少绘画习作,那都是在我的画室或者在我父亲的画室里在业余的时间画的。有一天,一位著名的画家,绘画评论家周韶华先生去看望我父亲,他看到了我画的一幅画,周韶华先生鼓励我,说我的画作逐步成熟了。他的鼓励给了我勇气,使我开始想把我的画展示给大家看看。

法广:您从小开始学画,怎么学?临摹、仿照着眼前的画画?确切来说,是照着您老父亲的画作去画呢,还是加上自己的想象、幻想去创作?

隋同玄:临摹是学习中国画的基础。应该说临摹在西方绘画艺术传承过程中,也是不可缺少的一个步骤。但是,从小我父亲更多地培养我是到大自然中去,感受大自然的美;在大自然当中感受生活的美;在大自然当中,去追寻艺术的旋律、艺术的节奏。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你去临摹谁谁的画,而是让我在大自然当中更多地去捕捉这种灵感。

法广:在一个大画家的家庭里学画,你有没有压力呢?

隋同玄:没有压力。因为我父亲从来不逼着我去学画画。

法广:这个压力不是说逼着你必须去好好学,而是有一个很大的境界在那儿,你要想学步走进去,我说的是这样的压力你有没有?

隋同玄:没有。

法广:那能不能说我在您自己的画里面,看见了隋易夫老先生的画笔啊,比如说笔触、勾勒的线条、布局、铺陈的影子?

隋同玄:这是有的。

法广:因为在一些花卉和鸟啊、雄鸡啊、老鹰啊之类的处理上,你自己在承袭的同时,也有创新的需求,那是怎样处理的呢?

隋同玄:在看我父亲作画,看我父亲画展,帮我父亲整理他的一些画作的同时,我必然会受到他的影响。这样的影响反映在我的作品当中也是必然的。但是,在中国画界有很多艺术家都注意到了这样一点,就是重复别人的东西,不是创作,等于零。齐白石老先生也有一句话,叫“似我者死”,说的是画得真像他的画,这个画作就是死的。所以,不管是画一张什么样的画,都应该带着自己的情感和思想,才能够画出带有灵魂的画来。完全一味地去模仿别人,永远阐释的是别人的情感,而不是你自己的。那样的画作,是没有生命的。

法广:当您决定把您现在的画,包括以前的画拿出来展示的时候,是不是就有一种必须要走进一个新的境界的这种压力?面对公众,您是不是发现开辟了一个新的世界?

隋同玄:我希望用我自己对美的追求,来感染我的观众、感染喜欢我的画的人。刚才,您说我是老报人,应该说是干过几年新闻工作。我喜欢用捕捉新闻的敏感,去捕捉我自己对美的追求的灵感。把这些灵感固定在画面上,来感染自己,同时能够感染我的观众。

法广:您不是第一次来欧洲啊,您是怎么用老报人的灵感,还有画家细腻的笔触去点啊去描啊,怎么样在这一次的欧洲旅行里有新的感受?

隋同玄:这次我在法国看了很多西方著名画家的博物馆、画室和展览。有马蒂斯博物馆、夏加尔博物馆、塞尚画室,还有梵高曾经住过的小旅馆和他们的一些作品展。这都开阔了我的艺术视野,使我对西方的近现代绘画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想这些深入的了解会影响到我今后的艺术创作,使我的作品增加更多的现代元素,来表达我们时代的情感。

法广:来了几次欧洲、法国,感觉到这儿的变化大吗?有没有什么一些让您感觉到吃惊或者是感觉到感叹的地方?

隋同玄:法国是一个很浪漫、很美丽的国家。我在这儿感受到了强烈的艺术氛围。这些艺术氛围和艺术感受对我进一步提高对西方艺术的欣赏能力,进一步体会西方艺术的一些美好的东西,带来了极大的帮助。这是一种实地性的感受。在这之前,我也读过西方的艺术史,也看过许多西方艺术家的画册,但是这和真实感受是大不一样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