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视窗

从刘铁男的提拔窥见中国高层政治运作

音频 09:00

去年12月,《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其微博上实名举报刘铁男的贪腐问题,在沉默了罗昌平所说的“最艰难最绝望的”几个月后,貌似不可撼动的高官忽然如土石木偶一般忽然土崩瓦解。

广告

5月11日夜11时,中纪委办案人员进入武警把门的木樨地发改委部长楼,将刘铁男夫妇一并带走,次日,刘铁男的办公室和住宅均已被封。

本周,关于落马的副部级高官刘铁男的种种八卦在中国媒体上流传。

有报道就说,今年上半年刘铁男的儿子刘德成被限制自由调查后,刘铁男的精神几近崩溃,曾在办公室中打吊瓶勉强支撑。

北京《中国新闻周刊》在刘铁男落马迅速刊发了相关报道,网络转载中,网友们往往关注其中描写的刘铁男的在个人风格,从政作为中的所谓“傲慢”,却对其中隐约可见,却含糊其辞的高层政治运作游戏规则关注甚少。

在记者看来,此事更为价值的,或许是在政治板块的碰撞冲击中,让外界得以窥见中共高层政治运作的某些端倪和规则。

傲慢的发改委司长

十年前,刘铁男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手握工业项目审批权柄,2003年国务院东北办成立,刘兼任国务院东北办政策体制组组长。

国务院东北办设在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国宝是正部级的发改委副主任,负责东北办全面工作;副主任为副部级的宋晓梧,负责日常工作。但刘铁男似乎与其不少高官同事并不和睦,其中被点名的就有发改委副主任宋晓梧,以及正部级的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

《中国新闻周刊》引述了目前已经退居二线的原发改委副主任,现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宋晓梧的说法,讲述了刘铁男的种种“傲慢”之举。

宋晓梧回忆说,2006年初,发改委副部级干部考核工作开始。刘铁男入围。但是,考核结果却是得分未过线。刘铁男被提得最多的意见主要集中在工作作风上:过于骄傲,自我评价太高,不平等待人等。

据说,发改委内部的考核,分为ABC三个层级,大家打分,是否同意。党组成员、副主任所占的权重大,司局长次之,处长权重最小。但是,处长人数多,力量不容忽视。

在位高权重,被各地省长市长追捧公关的国家发改委,尤其是起家与发改委工业司,此后主管经济运行调节局、产业协调司、财政金融司、国家能源局等重量级部门的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肯定是傲慢的人。

如他自我辩解地说,“他们说我刘铁男态度不好,可你想发改委是批项目的单位,批了的很高兴,没批的都有意见,总得有几个人唱白脸啊!”

此外,让处长们来评议司长的升迁与否,这种所谓的民意测评的逻辑也是颇为滑稽,无论如何,根据程序,在考核未能通过的背景下,如果还想提拔干部,则需再进行考核。

此前的工作,刘铁男与张国宝、宋晓梧等副主任也曾发生冲突,甚至直接在会上直接批评张国宝之前的思路和政策。

但刘铁男另有强援,在再次考核并未进行的情况下,2006年底,刘铁男被任命为东北办副主任(副部长级)。彼时,东北办的官员们听闻,发改委领导给出的理由是:刘铁男已经改正了那些缺点。

对此,当时刘铁男的领导,正部级的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据说并不知情,发改委讨论提拔刘铁男一事时,张国宝在国外出差。待到归国之后,竟无人和他知会,因此张国宝颇为不快。

有熟悉北京政情的内部人分析说,刘铁男被从司长提拔为副部级的东北办副主任时,甚至接替对其很不感冒的张国宝出任国家能源局局长,背后原因就是,当时呼风唤雨的中办主任令计划以胡的名义,突击提拔这位山西同乡。

被举报与应对

2011年11月21日,《财经》杂志刊出《中国式收购:一名部级高官与裙带商人的跨国骗贷》(下称《中国式收购》)一文。

报道以大量书面证据披露浙商倪日涛涉嫌与刘铁男的妻子郭静华、其子刘德成勾结,透过海外并购,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和民生银行骗贷两亿美元案件的种种因果。当时报道只是说郭静华的丈夫、刘德成的父亲,在国家发改委担任要职,并真正未点名,但报道刊发后,在北京政商圈子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普通人或许难以知晓,郭静华和刘德成究竟是谁。但在发改委内部,消息却传播得非常迅速,“因为没有人不知道,郭静华是刘铁男之妻,刘德成系二人之子”。此后不久,本台也曾跟进上述报道,并点出刘铁男名字。

根据本台的了解,报道刊发后第二天,时任国家能源局政策法规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曾亚川就来到《财经》编辑部,摸清情况,勾兑关系,试图敉平将报道带来的政治影响。

虽然说,《财经》杂志的上述报道,涉及的是刘铁男在发改委任职的行为,与国家能源局业务并无关联,但曾亚川对此仍然极为卖力。曾还在第二年(2012年12月)罗昌平的实名举报事件后,对多家媒体声称罗的举报是谣言,要报警,被《人民日报》的微博评论讽为“家奴”。

对《财经》的上述报道,以及此后罗昌平的实名举报,外界有种种解读甚至“过度解读”,暗指背后有种种政治安排,我以为,对罗昌平来说并不公平。

据本台所知,在《财经》上述报道刊发后,有部分《财经》高层曾试图与刘铁男以及背后的政治团体达成妥协,换取政商利益,此后似乎未果。

《财经》报道五个月后,此事仍风平浪静,当时距离十八大召开已近,刘铁男成为发改委系统后备干部中的一员,《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说,当时有消息称,他将在十八大后更上一层楼。

在媒体已经曝光情况下,发改委官方以及中纪委仍然保持了五个多月的沉默,直到2012年5月,部分发改委退休高官联名签署了对刘铁男涉嫌贪腐的举报信,这封信被送往中纪委。

很快,在这份举报信上签名的发改委退休高官,均被中纪委约谈。

 

土崩瓦解背后

此后,刘铁男的仕途之路,急转直下。

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粮食局、国家林业局、国家统计局等“国家局”一样,一把手为副部级(如果是总局,则为正部级)。按照惯例,在党代会换届之际,新的“国家局”局长将成为中央候补委员。

举报之后半年的十八大上,刘铁男未在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之列,升格为正部已经无望。据说,上述退休高官已经提前获悉,刘铁男并非是“落选”,而是连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名单都没有进入。

政协方面,因为刘铁男贪腐一事尚未坐实,国家发改委党组仍按照惯例,将刘铁男报入全国政协委员的推荐名单,但中组部并未将刘铁男列入发改委系统全国政协委员“候选名单”。

刘铁男虽被《财经》杂志曝光,但并无大碍,一直在2012年五月,上述发改委高官举报信寄出后,刘铁男才被确定已经升迁无望,原因何在?上述报道含糊其辞,言语闪烁。

正如之前刘能在内部测评不利的情况下获得擢升,这次被抛弃的原因似乎也很简单,2012年3月,刘铁男的山西同乡,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儿子令谷法拉利车祸丧生,正是在5月前后,该案件被发现,导致令的派系全面崩溃。

去年12月7日,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之后,倪日涛亲自出面回应,CGR注册资金仅为10万加元,涉案金额太少,即十分之一仅为1万加元,约合6万人民币,“毕竟,骗贷两亿美元未成事实”。

还有一个因素是,罗昌平举报之前2-3年,刘德成已经将自己的10%股份退股。这个事情发生在他的情人与其翻脸之前。

刘铁男的其他经济问题也许很大,但目前来说显然并无证据。因此,按当时的发展,刘铁男或许将会“软着陆”,仕途无望,但人身自由以及行政级别或将无虞。

也有腹黑的分析认为,刘铁男两次被举报后,一面深居简出,一边大量审批许多被积压多时的能源项目,对特定利益团体进行利益输送,希望以此保住自己。

但据说,正是这些忽然涌出的巨大利益“批错了项目,得罪了不少人”,更根本的原因是后台倒台了,“别人要干掉他,给自己人争这个位子”。

刘的落马,简单来说就是,“站错了队,成了替罪羊”,与他是否傲慢关系不大,但即便从这个意义上说,罗昌平的举报仍有巨大风险和价值。

为何刘铁男最终一败涂地,固然强援失势有关,或者也和习李新政所谓打老虎,将其作为负面典型立威,鼓励实名举报,提振公众对反腐的信心有关。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