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话题

国家主席和民众频繁书信互动与上访难形成鲜明反差

音频 05:04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给北大学子回信一事,成为了热点新闻。据新华社报道,5月2日,习近平主席给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2009级本科团支部全体同学回信,肯定和勉励了他们有关“中国梦”的理想。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报道又说,总书记真的给我们回信了..北大学子争相传阅回信,北京大学也至少开了三次学校层面的会议,专门传达和学习总书记回信精神。对此,有分析人士点评说,有些人给领袖写信,说一些不痛不痒的废话,而出于礼貌,领袖自然也会“亲自”回信,说些亲切勉励之类的客套话。 

广告

作者刘明江的文章说,于是,经媒体报道便传为了所谓官民互动的“佳话”:什么“群众热爱领袖,领袖也心系群众”等等!但是,这一来一往之间,不客气地讲,纯粹是没事找事,其动机也颇为可疑。想当年,福建教师李庆霖虽然因为给毛泽东写信获得回复,而成为了文革时期的风云人物,但后来又因为犯了“严重政治错误”而身陷囹圄,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他当初给毛泽东写信,的确是因为真的“有事”而解决不了,才敢于斗胆冒昧给最高领袖写信的。实际上,李庆霖的信,应该是属于“人民来信”性质的,是告御状的!总之,是“有事”。

如果您真的有事,真是有话要说,无论是像李庆霖那样上书反映自已遇到的困难(同时也是带有普遍性的问题),还是像彭德怀那样,为了国计民生而冒死上交“意见书”,人们都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我们还会很佩服您敢于为民请命的勇气!但有些人、有些单位则根本不是这样,他们纯属是没事找事。比如说,杭州市小营巷社区党委给某位政治局常委写信,目的是汇报8年多来,本单位的社区建设、社区党建和中共杭州小组纪念馆筹建的情况。

而上海市徐泾镇民主学校八(1)班的农民工子女,也给这位曾任市委书记、后来的政治局常委写信,内容则是汇报自已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据说,写信者们都是因为该领导人在成为领袖之前,曾经亲切视察过他们所在的地方。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领袖当年视察的时候,还不是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而仅仅是一位地方官而已,你们为什么不在他的地方官任期内写信?偏偏要等到他进入中央常委之后,才突然想起要向其写信汇报了呢?

换言之,这位领导人当年是代表浙江省委和上海市委去看望你们的,如果你们真想写信汇报工作的话,也只能向现任的浙江省委和上海市委汇报才对!话说回来,最近的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也是因为去年这位领导人曾经到他们那里做过调研,于是,他们便给领袖写信,向其汇报了他们近一年来的学习、生活和思想情况,特别是关于中国梦的认识和体会。但事实上,你们的“学习、生活和思想情况”, 原本只是自已所在学院的政治辅导员应该管的事儿,而根本不是总书记的职责范围!

网友意如飘风转载的这篇文章又说,说到“关于中国梦的认识和体会”,无非也就是几句空话套话而已,给你们所在的党支部写份思想汇报足矣,又何劳总书记亲自“御览”呢?这下子,北大考古文博学院2009级的学生,你们可谓是名声大噪了!但这有意思吗?写信全是废话,回信则是礼貌性的客套话!不觉得这种老套的政治游戏很无聊吗?这里还想对领袖也说上一句,如果您真的喜欢给群众回信的话,那么,就请到国家信访局去看看吧,那里每天收到的人民来信可谓是堆积如山,您回得过来吗?

再对那些无聊炒作的媒体说一句,你们这是把领袖架到火上烤呀!领袖们每天想必都会收到雪片似的群众来信,其中的绝大部分都被办公室转给了“有关部门”,甚至转回当地去处理了,领袖们根本连看都看不到,而你们却还在这里大肆渲染什么“领袖亲自回信”,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呢?!

另一方面,与上述这些有事没事也要跟最高领导人写信“套近乎”者相比,下面这几位可就幸运得多了,他们或者被内定为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天津考察调研的交谈对象;或者在此前的中共十八大分组讨论会上,当着胡锦涛前总书记的面,完成了自己的小组发言。不仅如此,他们都通过这宝贵的“一面之交”,立竿见影地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与之相比,上述那些只能依靠书信往来者,就多少显得有些“隔靴搔痒”了。

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国家主席习近平5月14日在天津考察期间,与各界代表进行座谈时,大学生村官杨代显反映说,自已大学期间曾在蓟县试验种植蓝莓,大获成功,现在他准备将蓝莓项目引入自己所在的天津武清区高村乡,但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缺钱。当天下午,杨代显便接到了市里打来的电话告知,他的蓝莓项目已经获得了资金支持,资金总额甚至超出他的想象,这笔款项,最快将于下周即可到位。和主席见一次面,就产生了这么好的效果,真是令人羡慕啊。有评论将此形容为“主席见面,好处到位”,并认为此风不可长。

作者likechina的文章说,不过,天津地方官员这么做是否妥当,笔者还是有话要说。一方面,市里这么快就给杨代显打电话,称蓝莓项目获得了资金支持,无非有两个渠道,一是财政资金,也就是把本该用于其他地方的支农资金,改投杨代显的蓝莓项目,但很显然,这种方式将剥夺其他农户本该享受支农资金的权利,显然是不公平的。二是通过政府信用担保,让杨代显的蓝莓项目获取银行贷款。可这么干,如果政府直接担保,则明显属于违法行为;如果让政府下属的建设投资公司担保,一旦该项目失败,也必将承担连带责任。

而根据笔者对政府部门的了解,既然“资金总额超出他的想象”,更有可能是属于财政资金。另一方面,由于该市相关部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即做出资金支持的决定,而且“资金总额超出他的想象”,可以肯定相关部门对该项目的前景,并未进行必要的论证。笔者并非对大学生村官有成见,但凭我在农村生活20多年的经历判断,绝大多数大学生村官不可能有啥真正的作为,多数只能是纸上谈兵。此外,是谁安排杨代显代表大学生村官和习主席座谈?我想应该有前戏。而如此“主席见面,好处到位”,杨代显的政绩也就有了,可这对于其他村官公平吗?

此外,去年年底,有媒体曾曝料《24岁村官石磊升为“正处”曾向胡锦涛汇报工作》,介绍了1988年出生的石磊,2008年清华大学毕业后,经江苏省委组织部大学生村官选聘,被录用为南京市的一名村官,很快就被提拔担任栖霞区西花村社区党支部书记、栖霞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还曾当选为中共“十八大”代表,并在大会期间和总书记有一番对话。很快又被任命为共青团南京市委副书记。

而“主席见面,好处到位”的案例还真不少。如去年年底,习近平赴河北阜平骆驼湾村考察,到访后半个月,地处偏僻、基础设施落后的该村差不多天天都有人来“考察项目”。骆驼湾村支书在面对媒体时。竟“抱怨”半个月来所接待的客人,比过去一年还要多,“总书记来了就啥也不缺了”。这些项目,有民间的支持,但更多的还是官方的投资,比如阜平县文化局一位负责人来考察,就是为了将村子里的“锅盖”(卫星电视接收器)都换成有线。

likechina的文章又说,一些网友调侃,如果习主席每天走访一个小村庄,一年就可以让365个贫穷村庄“脱贫”。可笔者以为,365个村庄在中国可是千分之一都不到,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让农民“脱贫”,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等不起啊。我不了解现在官员的想法,但这些做法至少包含“媚上”元素,导致的结果却是不公平竞争。因此,对于“主席见面,好处到位”现象,以及延伸至“书记见面,好处到位”、“市长见面、好处到位”等现象,笔者以为此风不可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