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论坛

王度来了

音频 13:56

著名艺术家王度将在5月23日开幕的 2013 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区首次展示一件题为 " 中国版图 " 的多媒介装置作品。这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作品,既有疆域地缘政治上的直白,也有拍卖民族主义里的含蓄,节奏和层次丰富。艺术家玩着壑智而调皮的游戏。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安东尼直接和间接地见证了这件作品从构思到制作的过程。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播出安东尼的评介。

广告

Radio France Internationale 广播节目录音 王度来了

巴黎,大皇宫。一个用图片,用纸做成的硕大无比的土耳其烤肉任你爬上去用刀宰割。一堆象收租院里的人物那么栩栩如生的妓女缭绕着你的视线。

上海,一个就怕你嫌他不高级不专业的画廊里,一团揉皱了的明信片就是一件作品,用昂贵的金属栏杆保护着。

这是艺术家王度的作品。

巴黎消防总队门口矗立着的一个透视变形了的练习塔是他做的。东京宫里曾经放过的那个装着各种报纸和电视的巨无霸垃圾桶也是他的。

王度最喜欢用一种穿透性的直接,一种霸气的夸张让你怀疑,让你错乱,让你反省。他告诉你另一个视角里的现实,引诱你改变你的现实秩序和界线,试图让你接受他的视角。

视觉上,他的这些作品具有冲击和胁迫力。

他用艺术制造新闻舍利,为时政定格。

 

作品草图
作品草图 王度

今年五月底,他在 Art Basel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展台展出一件以宫廷语言见证民族主义背景下爱国爱艺术的中国情节的作品。这是他的新作。

从草图来看,192 枚白铜制的印章象兵马俑仪仗队一样排成方阵。白铜玉玺的钮来自公元前一个多世纪中国汉武帝为常胜将军霍去病立碑用的马踏匈奴雕像。玉玺下方刻制了一个理想中的中国版图,原来公鸡型的疆域被王度造化得更像男性生殖器。

王度在作品方案说明中说 : 方案以钓鱼岛事件为噱头,挪用失效的象征权力的“玉玺”形象,借尸还魂,在玺上刻制中国版图-包括南海和东海的海基线内全部有主权争议的海域岛屿,是一幅乌托邦版的中国地图 。此玺当作“大中华领土”的替身, 也当作领土主权诉求者的夙愿达成的意淫道具。

作品小样
作品小样 王度

 

第一次听他说起这件作品,是在巴黎第九区一个藏家朋友开的面馆里。 几杯红酒之后,王度说,他要做一件跟玉玺有关的作品。

王度说,这玉玺刻的是中国民族主义者爱国主义情绪高涨时所看到的理想的中国版图。材料应该是上好的汉白玉,剔透润郎。展示的时候,巨大的玉玺躺着,大家可以看到它身子底下的那张图。

那个时候,王度还没完全想好。烟雾里,酒香中,他会盯着你。 « 你觉得怎么样,这方案不错吧 ? »

这顿面之后,王度很快就飞到北京去了。

 

三,四月份,艺术家王度成了空中飞人,特别忙。

在广州,一个完完全全由男人组成的团队在工作室里忙碌着,大部分时间,你感觉是静悄悄的,尽管仪器在打磨,刀具在篆刻,王度那没有控制的大嗓门在这个老师傅这里交代一下,在那个小工匠那里叮嘱一遍,然而你却感觉不到喧嚣。从图纸到作品,就像一个繁殖的过程 。

凌晨两点,王度给巴黎发来短信,说他喝大了。巴黎艺术界的人都知道,王度喝大了的时候, 不是造人,就是造物。 王度这次造的是物。

 

过了两天,王度从广州回到北京。清晨因为惺忪而浑厚的嗓音里有种兴奋。他说,这件作品的材料改了。不再是汉白玉了,现在用白铜了。呈现也改了,不是一件巨型玉玺,而是由两百个白铜制玉玺组成的装置。

我吃了一惊。这立刻让我想起了前年十月他在巴黎 Laurent Godin 画廊里展出的本拉登的石膏像,也是由几十个组成,形式上接近传统的石膏像,象墓地里的墓碑似的布满了画廊的地面。那天,前卡塞尔的策展人 Catherine David 也在,我告诉她,新闻中说卡扎菲刚刚被打死 。Catherine David目瞪口呆的样子和王度的本拉登群像一起组成了非常强烈的画面,作品的冲击力一览无余。

 

王度从北京发来短信,说他画了手淫版的地图
王度从北京发来短信,说他画了手淫版的地图 王度

地图细节
地图细节 王度

陆陆续续地,收到了作品的方案图和在广州工作室里王度指导工匠们实施作品的照片,果然象墓葬。

这天下午,王度从北京发来短信,说他画了手淫版的地图,隔天会发工作照来分享。

王度自己对作品是这么解释的 « 当今的国际地缘政治仍然遵循弱肉强食的逻辑,国与国之间的领土主权之争, 总是以强者告胜,经济和军事力量的强大是胜者的唯一资本。例如中国与日本的钓鱼岛之争,尽管中国一再自说自话,申明钓鱼岛是中国历史固有的领土,并重新标出新的海基线, 但由于美国的强力介入,中国只能眼看着钓鱼岛被日本纳为己有,对日本的新仇旧恨再次咽回肚子。 »

当幻觉在社会激情中叱差风云,欲罢不能, 当欲望在集体情操中美轮美奂,无所不能,王度的这件用白铜做的玉玺就像一件法器,在见证自力更生的快感的同时,隐隐约约地有点要招回渐行渐远的智慧的意思。

 

如果单单看疆域,看版图,看生殖器,看霍去病的战马把匈奴的头踩在地上,无论你如何通过作品把历史把现实把时政来来回回地贯穿,酣畅,你看到的只是作品最直接的部分,还深入不进去。

如果你对作品的接触只停留在这个区域,那你的享受快餐了一点,直白了一些。王度的世界比这丰富,王度的机关比这复杂,王度为你提供的兴奋点比这更大。

还是二月初的那天晚上,面馆里。附近的拍卖行已经关门,疲倦的国际倒爷倒奶奶们喝着最后一口咖啡,等着结账。他们对隔壁这位被一堆各式红酒供着,肆无忌惮地偷着抽烟的中国男人担待着。他们熟悉王度的作品, 但不认识眼前这位大爷。而王度等着他们回家,他好抽得更高兴。

酒一杯接着一杯,王度乐着,嗨着。他已经懒得评论巴黎 Artcurial 拍卖行刚成交了一桩乾隆玉玺的拍卖就宣布取消交易。他聊着北京的那些事儿 : 中国现在时兴限量版的工艺品,随便哪家公司都能想出一个用贵重金属宝石制成的与宫廷或皇权有关的衍生品,广告如雷贯耳,生意如日中天,因为这么多人都在忙着找能迅速升值的收藏。

谈话的语气有那么一点点狡诘。他知道谁在玩拍卖,为什么买,为什么卖,玩什么。

 

拍卖场上对玉玺的热情其实是对图腾的再开发;网路里对疆域版图的理想是对典故的再利用。其实同出一辙,都是选择历史上某一段情节作为媒介,刺激现实里的政治和经济的兴奋点,让自我的存在气宇轩昂,荡气回肠。

如果说王度的作品为时政定格,这件白铜玉玺不仅涉及到地缘政治,更演绎了中国社会经济生活中相对活跃的一个景象 : 民族主义也涉嫌被投资到附加值里,民族主义的情节越被夸张,皇室图腾的价格在拍卖市场也就越高,到了一定的熔点,你分不清拍卖的是民族主义理念还是被灌注了民族主义添加剂的历史舍利,甚至是舍利的衍生品。而制造附加值的投资家是最大的赢家。在这个层面,王度的玉玺表达得不如版图那么直接,要含蓄很多。

在地缘政治上的直白和在历史舍利拍卖里的民族主义添加剂上的含蓄让王度这件作品看起来节奏和层次丰富了。艺术家玩着壑智而调皮的游戏。

 

这样的游戏有一个粉丝群。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就是在联大坚持法国反对向伊拉克出兵的那位,他还在任的时候, 曾夸张地,由卫队开道,呼啸着,疾驰到王度在巴黎近郊的工作室 。卸任后,他会穿着条绒料子的休闲便装带着夫人和儿子,到王度家拜年。凌晨,和百来号人握手告别之后,在门口,他轻轻地对王度说,哪件哪件作品能不能给他留一个号,是大的那件。他不嫌贵 。王度的作品所象征的,所表达的,他熟悉。作品和他有关联。

那一天,王度在Facebook 晒出一张合影。边上这个人是Laurent Dassault, 上一辈卖军火,制造战斗机,到了他这一辈,卖猎鹰 Falcon 私人飞机的热情好像比卖军火高。一天晚上,在他家的花园里看到一件白铜作品,似曾相识。网路上,王度没有告诉你这是谁,没几天,这张照片被低调地撤下了。

又一个晚上,在巴黎杨诘苍的个展上,遇到了一位说话共鸣充分饱满的年轻人,一开口,一片人群中就听见他的声音,让你不得不注意到他。和德维尔潘一样,他也穿着条绒的裤子,混纺着百分之八的羊绒的那种,几个比他年长十几二十岁的幕僚围着他。后来,他也在王度家晚餐,这才知道这位新兴资本家是上个世纪革命成功了的中国政治家的后代。

无论是地缘政治或是民族主义民粹,王度的粉丝都很熟悉,因为他们在这个世界的风头浪尖上扮演着角色, 有很多机会观察着甚至接触着这两个主题。王度的关注和他们的生活有关系。

他们喜欢王度,也许是因为这个天马行空侃侃而谈的主能用最当代最直接的办法有伸有缩,有收有放地把我们身临其境的清明上河图抽象到了一个坚挺而高昂,而且还可以自嘲的高度。

在这件作品面前,当你是观众,它会引导你象捉迷藏一样去找机关,找象征,引导你找到以后会拿它看社会,看自己。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你的角色可能发生了变化,作品里的每一声陶醉都被你日夜观察着,你会在这场游戏中掌握了为作品里的手淫重新布局的主动权。拽着玉玺,你可能从喧嚣闹腾的民族主义围城里面爬到了城楼上的制高点,在那里你可以换一个视角看世界。

王度的视角。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