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听众之音

盲人听友黄先生纪念“六四”的方式

音频 13:03
作者: 肖曼

今年六月四日将是“六四”24周年。将近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世界各地的中国人根据自己的条件,以自己的方式来纪念“六四”。浙江丽水的黄先生是一位盲人算命先生,收听本台播音多年。他说自己每年“六四”这天早上不会吃饭,他是以这种方式纪念“六四”亡灵的。从1989年到2013年他都是这样度过的,今后还将如此。

广告

依靠广播了解世界,通过与人交谈进行沟通的黄先生还谈了他对习近平新班子的看法和对中国未来的希望。黄先生认为:习近平新班子总的来说还是换汤不换药。食品仍然不安全,贪官还是一波接一波。有的方面有些好转,但很多方面还是一样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效果有限。现在中国的老鼠可以做羊肉,大米含镉很多,非常坏的东西都有。要是征老百姓的田地,就是没有什么好商量的。要是真的想放三把火的吧,应该真正地民主改革,彻底地放弃这个制度。

说起“中国梦”,黄先生说:“不知道是霾梦,还是雾梦呢?有污染也没有办法。现在搞的什么“生态县”,搞什么文明。文明不是搞出来的,是老百姓和官方都要有的素质,是教育出来的。搞环保的话,是要从一开头就要做起,等到不可收拾的时候再来做就太晚了。黄先生说他周围的人最不满意的是食品不安全,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你到超市买奶粉,买肉,买大米,就不能相信产品上的标签,过时的食品换换标签,该今天过时的食品变成明年才过时的食品,都是人做的,谁能知道这个标签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出厂的标签还是换了一换,换了三换的?再比如交通管制,有人闯红灯罚款,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可以办了。这种诚信度和制度还能维持下去吗?我认为不太可能了。

“六四”快到了,已经过去24年了,中国人还记得“六四”吗?对此黄先生回答说:那些年轻的80后90后,就不记得了。但我们这一代人是知道的,我们每年“六四”的早上是绝食的,一直到晚上才吃饭。从1989年到现在年年如此。到2013年,2014年,2015年,我们都会如此的。因为“六四”是中国的悲哀,是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一样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他杀了那么多人,做了那么多坏事,还有人活生生地在牢房里。一个有普世价值的人,一个懂得文明的人总会要这样做吧。

黄先生说自己是一个独往独来的人,以他自己的方式来纪念“六四”是他的个人选择,没有别人的参与。但黄先生是一个算命先生,与人交往频繁。和别人聊天时谈的最多的就是贪官,和中国会不会有民主?很多人都希望中国有民主,他也是这样。他虽然是盲人,但脑子里是清楚的。黄先生还提到3月26日杭州市法院宣判两个十年前被判死刑的人无罪,一共赔偿损失100万元。黄先生认为两个人一共才赔100万太少了,应该每人赔偿500万。他希望联系上这两个人,送给他们一些钱,同时鼓励他们要求更多赔偿。因为他们无罪却被错判在监狱里受难十年,受刑讯逼供折磨,差一点丢了命,器官被监狱出卖赚钱都是可能的。

谈到中国的进步,黄先生认为还是有一点点,但太少,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媒体有所开放,报一点负面消息,中国人在微博上能够发表评论出出气,但还是不能进入境外的网站。

以上是本台对住在浙江丽水的盲人听友黄先生的专访,感谢黄先生,也祝他保重身体。

本台收到陕西西安市未央区草滩街道办事处新房村的村民来信,谈到迟迟不能解决的的住房问题。这封信如下:

我们是西安市未央区草滩街道办事处新房村的村民,2013年5月20日,我们七十多个村民在炎热的天气下到陕西省政府,要我们的住房。

2010年11月,政府为了建秦汉大道,拆了我们村67户村民的住房,加上道路等设施面积,政府共占用我们村45亩多地皮。负责征地拆迁安置的草滩街道办政府承诺过渡期不超过30个月。但是到了2013年5月,我们已经过渡了30个月,到了给我们交安置房的最后期限,给我们的安置房连影子都没有,连地基都丝毫没有动工,说是给我们建安置楼的地块现在是一片杂草、垃圾!

为了乘机霸占我们村的耕地,政府断了耕地的水和电,口粮地浇不成,48亩果园和苗圃的苗木、果树已全部枯死,每年每亩经济损失9千多元。我们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失去生活的经济来源,超过过渡期的过渡费政府又不给,我们在外租房无钱付房租,我们原先安稳平静的生活被搞成这个样子,我们在痛苦焦虑中煎熬。

相邻的王家堡村安置楼也才开始动工,后村跟我们村一样,安置楼根本没有动工。而政府占用我们这几个村土地建的秦汉大道早已通车。

我们到草滩街道办、未央区政府、西安市政府上访多次了,我们的安置楼一直不见动工。

2013年5月20日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