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杨力宇评中国还会出现第二个胡耀邦、赵紫阳?

音频 10:12
作者: 夏榕

习近平上任中国国家主席近三个月后,迎来第一个六四纪念日。在此一关头上,中共政权不但没有对当时罹难者家属作出任何表示,反而在北京竭尽全力防堵所有纪念六四的活动,令“天安门母亲”的成员,无不对中国新领导班子感到失望。

广告

面对中国人民对“平反六四、政治改革”的殷切呼声,曾因六四而被斗下台的习仲勋之子,如今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是否会在其任内接受这项艰巨的挑战?或者说中国政坛会不会再出现如同胡耀邦、赵紫阳一般开明的领导人?还有,目前在中国,胡耀邦这种自由派思想的遗产又表现在那些地方?

对于这些疑问,本台请到上个世纪80年代,曾访问过邓小平、胡耀邦以及赵紫阳,并娴熟中共体制的华裔学者―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荣誉教授杨力宇来跟听众朋友们分析他的看法。

法广:80年代,您曾与中国多位前领导人谈过话,包括赵紫阳在内,那在今年的六四纪念日之际,您的特殊感受是什麽?

杨力宇: “从1989年到今天,20多年来,关于六四这问题,有很多传说。甚至,上个月著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Donabet Kristof,曾亲身采访六四事件),他写了一篇长文章来评论习近平的一些理念、政策和作风,他认为六四迟早会被平反。但是,我看这个六四平反并不是那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们当然希望六四尽早平反,但是六四牵扯到太多问题,因为中共的既得利益者,更重要的,现在的中共党内还有很多很多的僵化派、保守派。所以,六四能不能平反,我看恐怕不是最近可以看到的。

法广:尤其是在中共新领导班子还需要巩固其政权的时候?

杨力宇: “没错!即使习近平想要平反六四,他也要等到他完全巩固他的政权,因为他刚刚上来,像江泽民这些人,胡锦涛这些人,还有那些元老都还在。所以,我认为,他即使是想平反六四,恐怕也不是最近一两年所能做到的。如果他想推动平反六四,那要等到他的政权完全巩固以后,他才可能采取这个步骤。”

法广:您曾采访过胡耀邦与赵紫阳,并在文章中说过对他们两人的开放思想印象深刻,那您觉得,未来中国还有没有可能再出现像他们两人这样的领导人?

杨力宇: 胡耀邦和赵紫阳两人是非常开明的,胡耀邦在对我的谈话中,他强调中国改革的话,他说那一定要政治与经济改革同时进行。赵紫阳也有类似的看法。但是,胡耀邦已在87年被打倒,赵紫阳在六四前下台,被软禁了15年,就是因为中共体制的问题,中共的既得利益者的问题。所以,我认为中共必须要能够推动政治改革,比如说,政治上能够有所松动,能够推动民主化,那六四平反才有可能。现在还有没有像胡耀邦像赵紫阳这样的人,这是个好问题?嗯,至少在现阶段我们看不出来。很多人对习近平寄予厚望,因为他的父亲习仲勋三次被打倒。习仲勋最后一次被打倒是1987年,因为他是中共书记,而胡耀邦是总书记,所以总书记垮台,习仲勋也就垮台。所以你看得出来,习近平亲眼看见党内政治斗争之恐怖;所以你看得出来,习近平一些讲话是蛮开明的。但是,他能不能成为一个新的民主派领袖?是不是可能成为第二个胡耀邦?第二个赵紫阳?现在我不敢讲,这还要观察。

法广:那您认为像胡耀邦和赵紫阳他们这种开放思想的遗产,在现在的中国社会里表现在那些方面?

杨力宇: 我认为,在中国的社会里,各个阶层现在有许多维权人士、民主人士,很多很多中国知识分子也觉醒了,像北大的贺卫方教授,我也跟他谈过。我认为,现在在中国社会有一个民主运动正在进行,维权运动也在进行,这个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说中国人民已经开始觉醒了。中国人民的经济生活现在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经济生活的改善并不能够满足人民的要求,我想,很多很多人民、很多很多知识分子希望在政治上有所改革,希望在人权方面、自由民主方面有所进展。

法广:就像您曾说的,从短期来看,您对中国政治改革您是悲观的,但从长期来看,您是乐观的?

杨力宇: 我写过这样的文章也做过这样的论述。从短期来看,在政治改革上、在平反六四上,我不认为会有任何重大突破。但是,从长期来看,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政党能够阻挡浩浩荡荡的民主化洪流。孙中山有一句名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他所谓的世界潮流就是民主化的潮流、自由化的潮流。所以,从长远来看,你先看一看中东专制独裁的国家,你再看一看,北非专制独裁的国家,倒台的有多少,还有在20世纪后21世纪初年的中亚、西亚的颜色革命,多少专制独裁者的政权垮台,再回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俄罗斯,这个苏联的专制政权一夜之间就全部倒台了。所以,这个民主化的世界潮流是无可阻挡的,所以,从长远来看,我是乐观的。但近程来看,在中国,我不认为会有任何重大的突破。

法广:最后想问您从长程来看的话,那“长程”还需要多长时间?

杨力宇: 我想,未来的十年吧!习近平任期十年,现在刚开始,我认为他是有推动这个政治改革的雄心,而且你注意到没有,他对于改革的讲话,他有提到全面的改革,他所谓的全面改革那就包括政治经济的改革。所以,我相信,在未来十年,在他任内,推动政治改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前5年,我想大概不太可能,他的后5年应该有这样的可能性,至少这是我的、我们这些海外的学者的期盼,希望他能够往政治改革这个方向迈进。经济改革已经不是问题,他上台以后已经在经济上有所松动,政治上有很多传言, 但是我看他还是非常谨慎,并没有采取任何具体的行动,所以问我长程是多少年,我认为是十年。

本台感谢杨力宇教授对我们的精辟分析。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