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动向

中国制造的代价

音频 05:11
作者: 纽约特约记者 倪安
15 分钟

建于1964年维拉萨诺大桥连接纽约的布鲁克林和斯坦顿岛,是全世界最长的吊桥。现在这座桥龄高达43年的上层桥面急需维修,而价值3400万美元的钢产品和装配工作已经外包给了中国。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称此为“中国攻击美国经济的象征”。

广告

今年6月,纽约州大都会捷运局将维修维拉萨诺大桥上层桥钢板的项目交付图特尔•皮里尼公司,该公司随后雇了两家中国公司实际操作,中国铁路山海关集团将用鞍钢生产的15000吨钢板替换维拉萨诺大桥的上层路面。

纽约州捷运局说,之所以选择中国的装配公司是因为两家想承接这个项目的美国公司缺乏完成这一项目所需要的制造场地、特别设备和资金能力 。但是,北美最大的工会  联合钢铁工人工会却说他们很快找到了其它两家在纽约市100英里之内的美国桥梁装配公司可以承接这项工作。

5月,联合钢铁工人国际主席格拉德写信给纽约捷运局,对作出外包中国的决定提出质疑。信中说,美国工人在对环境最负责任的条件下生产世界上质量最高、最安全的钢材。而且现在正值数百万美国工人失业、被解雇或减少工时,为什么纽约捷运局要选择从半个地球以外的一个过去从未制造过这种特殊产品的中国国有企业那里去运钢材来修桥呢?7月,纽约州联邦参议员舒默和布朗联合致函捷运局指出,使用中国钢材与纽约经济的最佳利益直接冲突。

加州大学商学院经济和公共政策教授彼得•纳瓦若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篇评论说:“这个项目的真正问题是没有把购买‘中国制造’给美国带来的所有额外代价考虑在内。”他说:“事实上,不把所有代价考虑在内是我们作为消费者所面对的一个相同问题,每一次我们选择中国产品时都只考虑价格  一个总是更为便宜的价格。”

纳瓦若认为有四个代价必须考虑在内。首先是安全问题。中国在生产低劣而且通常是危险的产品方面名不虚传,从含铅的玩具、有毒墙板,到添加三聚氰胺的宠物食品以及被超硫酸化硫酸软骨素污染的肝素。而具体到桥梁问题上,自2001年7月以来中国已经有6座桥梁垮塌。官方新华通讯社承认,豆腐渣工程和低劣建筑材料是导致事故的重要原因。

他说,另一件值得警醒的事情是2002年开始建造的旧金山奥克兰湾大桥,因为中国一家钢材装配公司不合格的焊接导致项目延后数月,并导致了巨大成本超支。据人民世界网报道,32根安装在奥克兰湾桥上中国制造的支撑道路的钢锚杆裂开了。锚杆应该具有弹性,才经得起地震的震动,当时重建就是因为1989年地震严重破坏了大桥。结果重新替代裂开的中国锚杆使奥克兰湾大桥的成本超过了60亿美元,是原来估算的6倍。

纳瓦诺说,第二个代价是美国的工作机会。他说,中国政府对钢厂大量补贴,范围从被操纵和低估的货币带来的巨大利益到能源、土地、贷款和水的成本的补助。根据国际贸易协议中国的大部分补贴可以说都是非法的。中国对美国倾销的钢材价格等于或低于成本。中国通过向美国市场倾销钢材而获得的工作机会是以美国失去工作机会为代价的。

第三个代价是环境。在中国钢厂生产每一吨钢比在美国生产排出更多污染物和温室气体,这不仅增加了全球温室效应而且直接对美国的土地产生负面影响,因为中国日益严重的污染正在越过太平洋进入美国。

最后,当美国企业和政府选择中国时实际上等于在支持一个禁止组织独立工会的专制政权。结果是美国工人被迫与通常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工作6到7天、缺乏安全保障的中国工人竞争。从而使的中美钢铁工人都成为受害者。

纳瓦诺最后说,“购买中国制造产品不管是修桥的钢材还是儿童的玩具都会蒙受巨大成本,可悲的是多数消费者甚至我们的领导人在购买是都没有考虑到。这是在伤害我们的国家,杀死我们的经济。”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