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话题

面对埃及政局巨变 官媒幸灾乐祸网民却拍手叫好

音频 04:58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22 分钟

7月初埃及局势的惊天巨变,在中国的网络上引发热议,人们众说纷纭,观点各异。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但是以央视、《人民日报》等为代表的官方主流媒体,却像过节一样喜气洋洋、连篇累牍地滚动报道,就跟打了鸡血似地。《人民日报》7月5日发表文章,题目是《埃及兜头浇了“阿拉伯之春”一瓢凉水》,文章说:民主不是万能灵药。尤其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实现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国家安全等重大任务,远比“一人一票”的西式民主重要得多。

广告

对此,作者老徐时评的点评说,文章通篇读下来,就是在告诫中国那些哭着喊着要民主的老百姓两个字:没戏!老老实实当你们的顺民吧,我们还要继续“摸石头”。中国官方媒体的幸灾乐祸,实际上带有“意淫”的味道,就像一个戴着枷锁的人,看见别人奔跑摔跤了开心不已;一个吃糠咽菜的人,看见别人被鱼刺卡住喉咙兴奋不已;一个睡在马路上过夜的人,看见别人在空调房里感冒了幸灾乐祸;一个太监看见别人得了性病骄傲无比一样。

此外,尽管埃及国防部长塞西将军为军方的干政之举辩护说,这不是政变,是军方“采取行动介入”。但是,用非法定程序迫使一个民选的国家元首下台,其实就是政变,是军事政变。对于军事政变,古今中外大都持批判否定的态度,特别是对于埃及的这次军事政变,贬低批评的言论很多。中国许多热爱民主宪政的人士都感到不能理解,甚至反对。作者爱德华夏的文章说,不过,我反倒觉得,埃及的这次军事政变好!而且不是一般的好,是特别的好!

理由大概有以下三点:第一、避免了国家分裂内战。在这次军事政变之前,埃及已经形成自由派和穆斯林兄弟会两大派的严重分裂,发生了多起剧烈冲突,导致几百人伤亡。总统穆尔西完全站在穆斯林兄弟会一边,他实际上已经不再是埃及的总统,而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总统。这也导致冲突越演越烈,或失去控制,内战一触即发。此时此刻,只有军事政变,才可以避免国家发生战乱。

第二、有理、有据、有节制。国防部长塞西将军在决定发动政变前,曾通过电视发表讲话,限总统穆尔西在48小时之内解决危机,否则将“采取行动介入,并呼吁“所有埃及人放弃暴力,通过和平方式表达诉求。”穆尔西则拒绝接受军队的“最后通牒”, 所以,这次军事政变不是阴谋,是阳谋;不是破坏法律,而是维护法律秩序。

第三、维护正义,实行宪政,保护人民。军事政变前,塞西将军发表了未来发展路线图,主要包括四方面内容:暂停使用现行宪法;提前举行总统选举等,他和军队保证绝不参政,而且永不参政,并表示:“军队誓死保卫埃及人民,以死对抗恐怖分子和傻瓜。”我说埃及军事政变好!这或许让那些热爱民主的人士感到费解。穆尔西总统毕竟是民选的,军方怎么可以随意推翻?法理又何在呢?

这还要从埃及军事政变的历史中寻找答案。埃及国王也就是“法老”是世袭制,到了近代才改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由军人出来当政。1952年7月,以军事强人纳赛尔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推翻了法鲁克王朝,掌握了国家政权,并于1953年6月18日宣布废除君主制,建立共和国。1970年纳赛尔病逝,军事强人萨达特继任总统。他1981年10月遇刺身亡后,军事强人穆巴拉克当选总统。

文章又说,穆巴拉克修改了宪法,自已连任了5届总统。2011年2月12日,在埃及发生大规模群众示威时,他虽然在电视上正式宣布辞职,但不得不说的是,当时摄像机镜头和枪口同时都对着他。因此可以说,他实际上也是被军方赶下台的,所以,这仍然算是一次军事政变。但迫使穆巴拉克下台的军事政变,与以往政变截然不同的是,发动政变的首要将军自己并不当总统,而是让民众选择自己喜欢的人来当总统。

选举结果,51.73%的民众选择了穆尔西当总统。尽管军方并不喜欢穆尔西,但军方还是接受了这不如意的现实。穆尔西当选总统后,本来应当认识到自己当选总统只是微弱多数,可是他骄傲了,自以为天下第一,藐视军方和司法系统,大搞个人崇拜,任人唯亲,只维护本党和穆斯林兄弟会的利益,以致于埃及民众纷纷指责穆尔西想当新“法老”(独裁者)。

另一方面,埃及法院将前任总统穆巴拉克关进大铁笼子里进行审判,一来是为了惩罚穆巴拉克,二来也是为了警告穆尔西,权力只能在笼子里行使。但令人遗憾的是,穆尔西仍然独断专行,根本不把法律放在眼里,想在“笼子外”为所欲为。结果在他当总统一周年的时候就被赶下台,成了短命的总统。直到他下台的前一天,才勉强同意组建联合政府,但为时已晚。

穆尔西这个民主的“新生儿”,为什么如此短命呢?这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他所代表的穆斯林兄弟会思想意识陈旧,他所领导的自由与正义党只为本党争自由,却不打算给全国民众自由,他们做了许多使埃及历史倒退的事情。这个“新生儿”在娘胎里就不健全,是个畸形儿,难免早死。埃及是个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有沉重的历史包袱,向民主宪政转型中发生曲折动荡不足为奇。

爱德华夏的文章最后强调说,我相信埃及民众一定能够甩掉历史包袱,轻松走进新的民主宪政时代中。因为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埃及民众是优秀的,更有一支优秀的军队。它不属于哪个人,也不属于哪个党派,它真正属于埃及全体民众,是名符其实的“人民军队” ,这才是埃及的胜利之本。埃及这次军事政变,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启发,一般宪政国家都是三权分立,即立法、行政和司法。在西方民主国家还有媒体监督,俗称“第四权利”或“无冕之王”。

但在那些发展中国家,军队可以起到“第五权利”的作用,当国家面临严重政治危机时,军队可以“行动介入”,保障秩序,避免战乱,是很有必要的。如果能够把这一条写入宪法,那么“行动介入”就不再算是军事政变了。不过,也有评论写道,首先,我不同意将埃及民众反对穆尔西总统的抗议,及军方解除其职权的行动称之为“革命”。其次,军方的行动也很难说是军事政变。

作者江上小堂的文章说,固然,就其形式上说,军方的行动符合政变的特征,通过非法程序改变领导权。但就其目的而言,尚没有根据说军方的行动是为了自己掌权。所以,我倾向于军方的行动是护宪,是响应民众的呼声,捍卫2011年革命的胜利果实。一般而言,这种方式非常危险,极容易滑向专权,代价当然也很大。但在不能妥协的情况下,武力则是无可奈何的最终选择。

但武力在政治中的运用也是要讲规则的,要光明正大。要师出有名,不搞偷袭和秘密逮捕的勾当。就目前而言,尚看不出埃及军方有染指行政权力的企图。况且,埃及军方受美国的影响很大,这也是埃及军方能够成为一个宪政的捍卫者,而不是破坏者的有力保证。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