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视窗

薄熙来案下周开庭,或将与谷开来公开切割

音频 08:03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25 分钟

下周(8月23日前后),如果没有意外变动的话,原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涉嫌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案将在山东济南市中级法院院一审开庭。

广告

本台上周独家预告了这一日程,此后多家外媒向济南中院求证,对方拒绝证实,但表示,如果该案开庭,将依法至少提前三天公布,另有传言称,谷开来有可能出庭作证。

据官方内部传达,经济问题方面,薄熙来将被控贪污一笔500万元(以下单位均为人民币)左右的工程款;约2000万的受贿金额,其中包括薄瓜瓜在海外学习时,瓜瓜和谷开来的各种费用约400万,一栋位于法国南部戛纳,徐明买下疑似赠与谷开来的别墅。

薄熙来涉嫌的最后一条“滥用职权罪”名,则与薄熙来在谷开来杀死海伍德一案中,阻碍调查有关。

薄熙来家人从去年4月份薄熙来被双规后,就一直无法与薄熙来直接交流,一直到北京律师李贵方被委任后,才能通过他与薄熙来有间接的交流,因此,本台此前曾引述接近薄熙来家庭友人的消息报道,所谓薄以绝食抗拒调查等都系子虚乌有。

李贵方是薄熙来小妹,北京大学历史学者薄小莹委任,但他同时又是官方的北京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推荐”,又有全国律师协会刑事辩护委员会副主任身份,因此,属于官方和薄熙来家庭都能接受的人选。

一个很自然的疑问是,李贵方以及薄熙来将在法庭上采取何种辩护策略?

今天(8月16日)出版的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的一篇《薄家:薄熙来错娶谷开来》,至少从薄熙来家族的角度,提供了可能的视角。

该报道引述与薄家交往密切的人士透露,薄家成员认为薄熙来下台皆因“错娶”谷开来。该报引述两位与薄家有交情的人士表示,薄家成员非常“憎恨”谷开来,认为谷开来“行为不检、判断力差”,导致薄熙来落马。

该报采访了一位薄熙来弟弟薄熙成及妹妹薄小莹的朋友。此人表示,薄熙成及薄小莹都埋怨谷开来,两人认为他们的兄长是有抱负的政治家,但被其贪婪的妻子所引诱,他们又责怪谷开来一直“离间”薄熙来及其家人。

不过,根据本台此前采访薄熙来家庭亲友所知,薄熙来家人对谷开来的态度并不一致。薄熙来的一些近亲与谷开来关系很近,曾在大连(主要是在重庆)拿下不少单子,并且在薄案后受到了中纪委的调查。

此前《南都周刊》的引述官方卷宗,1月28日晚,王立军见到了薄熙来,控诉了谷的四大罪状:杀死海伍德;动用“两劳”人员搜查重庆市委秘书长徐鸣的办公室和家;让王立军抓其四姐谷望宁;让王立军抓薄与前妻的儿子李望知。

目前还不知道谷开来与徐鸣发生冲突的原因,也不知道谷开来为何要抓捕自己的四姐谷望宁,不过,谷开来在薄熙来家庭中起到的作用的确非常特殊。

知情者透露,薄熙来成为,中共25人政治局成员后,按规定,身边警卫员应由中央警卫局派出的卫士出任。但多年来,这些卫士被谷开来以嫖娼、受贿等理由退回多人,随后补充安插的多是谷开来的亲信。

张晓军原本是谷开来父亲谷景生的卫士,隶属总政保卫部,谷开来将其转到中央警卫局,派到了薄熙来身边,成为最受开来信赖的身边人,最后竟成杀人同案犯。

最受薄熙来和王立军重用的王立军,本是辽宁政界另一派系提拔重用,2007年底,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与薄谷开来结识,引荐给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最终成为薄熙来落马的直接导火索。

王立军所以被谷开来看重,起因于协助侦破一起“投毒案”。据《南都周刊》的报道,2007年底,谷身体不适,医生发现在其服用的虫草胶囊中混合了铅、汞,谷指控有人投毒。谷身边的工作人员称此为12.06案。

谷开来的母亲,年迈的范承秀去年底在北京一监狱会见谷开来后,曾在网络上发出公开信,其中就提及,“谷开来自2006年因重金属中毒而患有严重的精神病以来,身体就一直非常虚弱。”

一般而言,这类的虫草重金属超标,公众一般会认为与虫草行业的潜规则  添加汞增加重量有关,但谷开来坚决认为是李望知所为。李望知是薄熙来与前妻所生的长子,目前在北京从事投资顾问行业。

当年,王立军经徐明介绍,与薄谷开来结识,徐明推荐王立军办理此案。所谓的12.06投毒案,谷开来一直认为是薄熙来的长子李望知和谷望宁所为,2007年底,王立军在锦州成立了专案组,几次几乎抓捕了李望知。

《南都周刊》引述官方卷宗称,“后来处理了谷的司机,谷比较满意,后王立军调到重庆。”自12.06案后,谷开来和王立军关系良好,甚至最后升级为情人,而薄外放重庆后,王大受重用。

事实上,谷开来指控李望知的投毒案并不止一起。

2007年,薄一波在中南海内的故居院中,一位警卫员称曾有人对薄熙来投毒,此处住所,只有薄熙来和李望知常去小住,因此,指向似乎也是李望知,中央警卫局介入调查后未有发现,而这位报警的卫士不久后就离开警卫局,此人于后来受雇于开来律师事务所,中央警卫局调查后也作出了无人投毒的结论。

2009年左右,谷开来母亲范承秀在北京四合院家中报警,坚称深夜撞见一年轻人在厨房投毒,被发现后,此人仓皇翻墙逃跑,范承秀坚称,此人就是李望知,北京市警方接警后,调查多时,并无结果结案。

在受访的薄家友人看来,看来,谷开来一直竭尽全力把李望知赶出薄家,这给李望知带来了许多痛苦和麻烦。

最后,李望知的舅父,也是谷开来的姐夫原证监会纪委书记李小雪亲至重庆与薄见面缓颊,此案最终才被搁置,不过薄家友人也表示,薄本人一直不相信李望知会向谷投毒。

本台曾就此事电话采访了李望知,但他表示,碍于父亲面子、“家丑不可外扬”,拒绝接受采访。

去年四月底,曾有薄熙来会见日本记者宇田川敬介的传闻,当时此人转述,薄熙来对谷开来涉嫌杀人表示后悔,又说两人曾因离婚接受调解,此后分居多年,为了小孩的问题,也为了政治前途而一直没离婚,现在“后悔莫及”。

《南华早报》的上述报道引述传言称,在薄案庭审中,谷开来有可能出庭作证。

谷开来案一审中,检方委托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对其进行司法精神医学鉴定。专家鉴定组认为,谷开来曾先后因“慢性失眠症”、“焦虑抑郁状态”、“偏执状态”等接受过治疗,使用过抗焦虑抑郁、镇静催眠药物,甚至合并使用过抗精神病药物治疗,疗效并不持久,并且对镇静催眠药物也形成了一定的躯体和心理依赖,并致精神障碍。

谷开来一审中已经认定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但患有精神障碍,这些情形,将对薄熙来案的定性和定罪有直接影响。另一方面,谷开来如果坦承收下了徐明的贿款,可能还将面临着杀人案外,追惩漏罪的司法问题。

薄熙来涉嫌的两条经济罪名,据称均与谷开来直接相关,从法律上说,薄熙来当庭自辩,或称不知情并不意外,与谷开来的切割,或将是庭审中,薄熙来律师采取的基本策略。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