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一周

国会议长介入司法关说丑闻成马英九烫手山芋

音频 06:59
19 分钟

法广:前两天,台湾爆发国会议长向法务部长关说司法案件的丑闻,目前已经导致一位部长下台,首先能否请您解释一下什么是“关说”?陈明峰:在台湾,“关说”这个词用得非常普遍,通常而言,它指的是“走后门”的不当请托。

广告

法广:请您为听众朋友介绍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好吗?

陈民峰:这真是罕见的大丑闻,民进党在立法院的大党鞭,也就是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为了自己一桩已经缠讼五年的掏空公司的司法案件,打电话拜託立法院长王金平向法务部关说,希望检察官不要再上诉。王金平在台湾很有势力,已经连续担任立法院长十四年,还曾担任国民党副主席,但他竟帮著民进党大党鞭关说,亲自打电话给高等法院检察长和法务部长曾勇夫,事后还向这位大党鞭回报,说法务部长已经同意了。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位绿营大党鞭的掏空公司案件,在更一审判无罪之后,高等法院检察官果然没有上诉,全案就此定讞,换句话说,这位绿色党鞭躲过了一劫。

至于法务部为什么要买帐呢?根据特侦组调查结果,原来王金平和绿色党鞭两人,等于是立法院蓝绿两大阵营的「头头」,法务部希望预算能在立法院顺利通过,不要被砍太多,所以由高检署检察长把承办那个掏空案件的检察官叫到办公室「晓以大义」。由于涉入关说案的都是平时道貌岸然的大人物,等于在台湾政坛投下了一颗超级震撼弹!

法广:如果说政治人物透过打几个电话,就摆平了一件司法案件,的确令人匪夷所思,难怪在台湾引起这么大风波,可是,这种事件一定很隐蔽,电话打来打去,怎么会被发现呢?

陈民峰:这就叫“贼星该败”。台湾特侦组本来是在调查另一件法官贪污案,发现这位绿色党鞭柯建铭涉嫌介入一件关说假释的案件,于是开始监听他的电话,先是听到他打电话给律师,打听他自己那件掏空公司案的检察官姓名,然后又听到立法院长王金平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向高检署检察长和法务部长请託的结果,还说法务部长已经答应帮忙处理,这下可全被逮著了。所以前天记者会,台湾特侦组把这些关键的电话通联记录的内容全部发给记者公布,让台湾民众看得目瞪口呆。

法广:有些台湾媒体提到,这是「总统斗院长」、「总长斗部长」,这是怎么回事?

陈民峰:这是把司法案件高度政治化的形容。主要是因为,王金平虽然是台湾的资深立法院长,又曾担任国民党副主席,但和党主席马英九的关系一直不好,台湾舆论界大多认同,王金平似乎和民进党的关系比较好,国民党在立法院的多数优势,常常无法发挥,民进党常常占领主席台打群架,让立法院无法开会运作,王金平大多轻描淡写带过,从没有认真处理,最近马英九非常希望通过的几个案子都被卡住,比如核四公投案、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审议等,所以少数媒体就把事件导向阴谋论,认为是马英九为了铲除王金平下的重手,所以叫「总统斗院长」。

另外,法务部长曾勇夫和检察总长黄世铭之间也因为长期不和,让媒体有发挥的空间,特别是这次,这个爆炸性的案件是由特侦组查出的,而特侦组设在最高检察署,就是在检察总长的麾下,少数媒体就把事件导向「总长斗部长」。

持平而论,马英九和王金平的关系的确不好,那位总长和部长也的确有心结,但这次的司法关说事件却是不折不扣的事实,这样赤裸裸的干预司法甚至是利益交换,发生在任何民主国家恐怕都无法接受。

法广:台湾总统马英九对爆发这样的司法关说案,有什么看法,他又打算怎么处理?

陈民峰:马英九说他非常痛心,他说,司法是社会对政府信任的基础,也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绝不容许政治介入司法个案关说,他希望相关机关彻查到底,釐清案情。涉案的这位法务部长一度拒绝辞职,但在马英九坚持下,在事发当天晚上就宣布辞职了。

现在对马政府来说,最棘手的应该是要如何处理王金平,照理说,一位国会议长这样大胆关说司法案件,一旦曝光,只有下台的份,但事件爆发当天一早,王金平前往马来西亚的一个小岛参加女儿的婚礼,不在台湾,所以台湾政坛和舆论界也都在看,马英九到底要怎样处理王金平。

之所以会认为马英九有责任必须要处理,是因为王金平是不分区立委,不是直接参加选举的区域立委,等于是政党给予的名器,现在发生这种丑闻,马英九这位党主席就必须面对。

但是王金平在台湾政坛很有势力,如果他没有主动辞职,马英九可能会面临很大的压力,甚至说不定王金平会倒向绿营,现在马英九已经下令王金平儘快回台湾说明,台湾政坛可能即将掀起另一波高潮!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