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世界

《经济成长的终结》

音频 06:23
作者: 安娜
18 分钟

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停止增长,我们将要面对怎样一个真实世界?人们曾天真的认为,退休基金破产之后,影响到的只是我们的退休金?当经济不再成长,只要省吃俭用,一样照常过日子?不过,英国学者史帝芬.金恩写了一本书《经济成长的终结》(When the Money Runs Out: The End of Western)告诉我们说,当经济陷入停滞,社会根基也会开始动摇,政治更可能变得一塌糊涂。我们都将深受其害!

广告

本书刚刚在9月由台湾的商周出版社出版了中文译本2012年,台湾陆续传出“劳保将破产”、“军职、教育、公务人员退辅基金将破产”的新闻,而政务人员退辅基金更早在2010年便已宣告破产。除此之外,健保自开办以来更是长年处于亏损状态。事实上,放眼国际,社会福利制度可能无以为继并非台湾独有的问题,《经济学人》杂志在2013年6月的封面报道中也提到,欧洲领导人必须遏止慢性透支的社会福利。

我们知道,在这些制度在设计时,都根据一个前提  经济会不断成长。然而本书作者回顾过去经济发展的历史轨跡发现,西方世界在过去六十年创造出惊人的经济成长,在历史上并非常态,亦即我们很可能要面对长期的经济停滞。而当前用以挽救颓势的刺激方案,也只是救急的止痛药,效果有限还会造成不良的副作用。

作者指出,长时间的经济停滞将使“不信任”的氛围弥漫在社会与国际的各个角落,凸显出“三大断裂”,即:富人与穷人的断裂;老年人与年轻人的断裂  世代间的矛盾;债务人与债权人的断裂。

以世代间的矛盾来说,2013年5月底,瑞典由于贫富不均和青年失业问题,首都斯德哥尔摩爆发近一周的暴动,该国青年失业率为23.6%,是全国平均值的3倍。目前在欧盟国家,年轻人的失业率约为25%,德国、法国、西班牙与意大利都啟动紧急计划来帮助年轻人。

当经济陷入停滞,社会上的赢家和输家彼此缺乏信任,形成交相指责的风气,所有人也就很难继续合作下去。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停滞很可能逐渐成为永久的事实。如果不愿正视并著手解决因经济失败而衍生的种种困难,最后只会让政治朝民粹主义及保护主义倾斜。而面对人类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我们该如何避开前方满布乌云的极恶之地?

本书作者史帝芬.金恩(Stephen D. King)是汇丰控股(HSBC)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经济与资产分配研究中心全球主席,也是英国政府亚洲工作小组的成员,经常在《金融时报》与《泰晤士报》发表文章。

全书共分为十章,包括第一章“我们错将进步视为理所当然”,作者在这一章中指出:我们认为经济衰退都是周期循环的,总会在逆境中反弹回升。不过,不是永远这样的;在第二章“停滞的痛苦”中,作者指:人类不喜欢失去已经拥有的。在经济停滞时,不仅缺乏进步,更糟的是要抗拒经济上的掠夺;第三章“修復凋敝的经济”,作者提出:利率下调、刺激方案与量化宽松似乎都没有效,提振经济的政策只会延长痛苦的停滞;紧接着,作者在第四章“刺激方案是会上癮的止痛药”中提出观点:我们希望货币与财政的药方可以救我们,但持续使用这些止痛药可能会产生不良的副作用;在第五章“刺激方案的限制”之后,作者在第六章“失去信任,也失去成长”中指出:信任不仅能提升经济效率,更是社会体系很重要的润滑剂。没有信任,经济很难复元,人类的互动也将逐渐毁坏;第七章作者重点讨论“三大断裂”,指:一旦经济陷入停滞,这三个断裂就会被凸显出来:富人与穷人、老年人与年轻人、债务人与债权人;第八章“从经济失望到政治动荡”,作者预言:不愿正视并著手解决因经济失败而衍生的困难,最后只会让政治朝民粹主义及保护主义倾斜;第九章“一塌糊涂的反乌托邦”之后,作者在第十章“如何避免成为反乌托邦”中指出:我们不能假装只要一点点额外的量化宽松,或额外增加一些政府支出,就能解决当前的经济困难。这个建议说来简单,却难做到。

作者建议:至少就最低程度来说,我们应该彻底检讨大学的课程,未来应加强经济史的传授。而且,经济史课程也不应该只涵盖一些重要的情节  像是大萧条、一九七○年代的通膨  也要涵盖历史上曾试图寅吃卯粮,假装明天会更好,但实际上却饱受经济及政治威胁的国家的情况。唯有研究这些事件,经济学家才有能力针对当前及未来的种种挑战提出真正有用的建言。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