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沧海桑田

何清涟:新法律的目的在于震慑网络言论、禁网

音频 10:17
作者: 流芳
27 分钟

近来,中国政府加紧对在互联网上发表政见的人士实行打压并加强了相关的立法,许多在网络上发表文章要求政改和推动民主的异议人士遭到逮捕或被判刑。根据中国不久前刚刚公布的新的司法条例规定,在网络上传播谣言或者虚假消息的人,将根据他所传播信息的点击次数,可能面临逮捕并最多可被判处三年监禁。有数字披露,今夏以来,已有4百50多名民运人士、律师和记者遭到逮捕。

广告

这一打击网络谣言的新司法条例规定不仅引发中国网民的强烈反响,也引起国际上一些人权组织的关注和抗议。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播出对旅美学者何清涟女士的采访内容。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对中国刚刚公布的新司法条例规定的看法。按照这一新的司法条例,如果在网络上传播的虚假信息被点击5千次以上或被转发5百次以上,那么,传播信息的人士将受到法律制裁。您如何看这样的法律规定?

何清涟:这个法律的出台是非常荒唐的,但是符合习近平的政策。因为习近平上任以来,对舆论采取逐步升级(的管控)。以前习近平在还没有上位的时候,说过一句话,被共产党热捧。他说:笼子里那些吵得热闹的鸟儿拿走了,就不热闹了。意思是:他有宽容之心。当时新华社说:习副主席的话彰显了大国的自信。现在笼子里吵得厉害的鸟儿,在他看来是越来越多品种:讲宪政的,吵得厉害的鸟儿要拿走,那么过去胡锦涛手下活动了八年,在江泽民末期就开始活动的许志永,一直是以非常温和的方式操作,不碰六四、不碰少数民族问题等等,一直操作到今天,现在要逮捕。王功权也是坚决反对革命,主张理性,温和地推进公民社会。这些鸟儿在胡锦涛的笼子里都能活,到他这里都得要拿出去。所以呢,最近出台的这条法律是配合打击大V,实际上其中有一个点,是写微博的人无法掌握的,就是转发5百次。

我曾经在国内开了一个微博,其实我发的还挺少的,因为我的微博是悄悄开的。没对外公开,也没推荐。大家是相互介绍而来。最后到八万多时被停了。中间关关停停,关了好几次。每一次,八万多粉丝,一条消息转发3千多的都有。所以呢,这不是本人能控制,那他要入罪特别容易。这条所谓法律出来以后,只有一个人得到宽松,就是甘肃张家川的杨姓少年,现在改为行政拘留,已经放了,网民都以为这是网民的愤怒带来的结果。其实他们没有看到,这次只是因为那个地方抓错了一个人,抓的是一个未成年,少年。未成年少年这一条太荒唐了。说得不好听,太难堪了。所以最后给放了。

看看薛蛮子这个人,号称大V。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政治上特别激进的人。只不过有时跟哄呢嚷两声。平常更多的还是做点商业活动,或者浅层次地发点聪明点的牢骚。但是当局就是以嫖娼罪把他抓了。为什么要抓他?就是要震慑所有的大V。因为薛蛮子有几个身份看起来都很保险:红二代,美籍华人,又是企业家。其实薛蛮子这几个身份,最后都没有对他起到保护作用。当局的意思很明确:薛蛮子都抓了,你们那些什么也不是的人,就老老实实。从打了薛蛮子以后,企业界的那几个大V就都已经老实了嘛。所以我觉得这个新法律的目的在于震慑网络言论,禁网。

法广:加强网络监控,自然就牵涉到公民的言论自由问题。中国民众的言论自由状况本就受到许多非议,随着新的司法条例规定的实施,自由言论的空间是不是更有局限性了?

何清涟:自由言论的局限性肯定是一直存在。但是我有一个看法,就是称大的空间呢,共产党已经不能像毛泽东时代那样了。毛泽东时代,那么样一个全社会控制,还包括居民委员会检举揭发,互相盯梢,那个时候不也还是有人讲反动话吗。所以我觉得在网络时代搞这一套是倒行逆施。他的这一块封住了,大家就会想办法在别的方面。比如很多人跟我讲,现在还没与恢复到最传统的传播方式,就是用i-mail群组发邮件的方式做文章。因为用附件形式发,或是做成图片就不过滤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从有互联网以来,从论坛到微博,我们也看到升级换代好几次了。所以我看这个政策,这个法律是徒劳的。但是会给大家带来很多困难,至少暂时性的困难是会有的,也会让一部分人感到恐惧,因此约束自己。

但是中国的社会矛盾那么多,大家总是要有地方发泄。所以我觉得有话要说。所以习近平的这个政策是非常愚蠢的。

法广:不过,在网络极为发达的信息社会,特别是手机极为普及的今天,使用微博、微信等手段在网上发帖的人数都是以“亿”来计算的,可以想象,如果不对网络进行适当的控制,那么,各种谣言将会满天飞,这也将构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所以,有观点认为,为了社会的稳定,应该加强网络监控。您是否认同这种看法?

何清涟:我不认同。因为谣言往往产生于言论控制的国度和信息封闭的社会。看看美国,法国,有多少经常一个大谣言传播很久引起政治骚乱的?我觉得这种事不多,很少。就算偶然有一点,也很快就平息了,至少我没看到。但是在中国,任何一个谣言,如果传播得快,就会引起政治骚乱。从大蒜风波开始,一直到这些年,每年都有。所以我个人觉得,政府应该从长远考虑,不要为了政府的方便和一党专政的需要,我认为信息公开的社会反而更有利于稳定。

法广:其实西方国家对网络也不是放任自流,究竟应该怎样做才能控制好监控的尺度?为什么中国实施网络监控会召来如此多的非议?

何清涟:两种(制度)控制的目的不一样。西方国家主要是针对一些诽谤性的信息,谣言,色情等等进行管控。但是中国不一样。中国主要管控政治信息。至于谣言,那人民日报天天在撒谎,既然可以造官谣,为什么民谣就不行?所以大家就特别反感。这是两个性质不同的社会,发生的事情不一,全世界都不这样看。只有一个人把它弄混了,就是斯诺登。最后我想再说一句,就是毛泽东那个时候控制别人呢,是口里说百花齐放。这次呢实际上是一花独放,只许歌颂党,歌颂毛泽东。习近平现在虽然说:他的鸟笼不怕鸟儿吵,实际上现在是把那些鸟,只要没有按照他所规训的声音叫的鸟儿,全部都拿走了,只剩下八哥和鹦鹉,歌颂习总、歌颂党,他听起来特舒服。但是这正好证明:中国新一代的领导人既没有政治眼光、有没有政治仰念,而且在面临中国这么多矛盾的时候,以他这样的才具、以他这样的眼光、以他这样刺激手段,是无法把中国引向光明,只会更糟糕。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