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计划生育

超生征费每年逾200亿 既得利益集团成取消一孩政策阻力

山西太原儿童医院婴儿体检2012年12月3日
山西太原儿童医院婴儿体检2012年12月3日 Reuters/路透社

中国实施一孩政策,超生须缴交社会抚养费,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便征缴了至少201亿元人民币(下同,折合24亿欧元)的社会抚养费,就此有研究的律师吴有水指出,有关款项虽可能诱使县级以下的计划生育人员努力继续维持一孩政策,但真正阻碍放开一孩政策的,是推行政策的计生系统和相关学者这既得利益集团。不过,他预料,明年春节后,「单独二胎」可全面铺开,三、五年后会进一步开放。

广告

浙江律师吴有水向全国各省索取相关资料,有些更须以提出诉讼施压,结果有24省作出响应,但有7省至今仍拒绝公开资料。在已公开资料的省份中,有九个省份在2012年征缴的社会抚养费达到10亿元以上,其中以江西省的相关费用最多,达33.8618亿元,其次是四川(24.5014亿)、福建(20.7686亿)、重庆(16.5亿)、河南(15.9856亿)和广东(14.56亿),另有七个省分征缴的抚养费总额在1亿至9亿元之间,余者亦在千万元之间,收得最少的青海省亦有350.48万元。总额最高与最低之间的差距达一千倍。

吴有水律师向本台提出对有关数据的质疑,指目前各地上报的数据,不一定真实可靠,因为有地方会少报以向中央多拿拨款,亦有地方会擅自截留超生罚款作行政费用。但他补充,经济发展速度不同、人口因素等亦会影响各地征缴总额的不同。

另外,社会抚养费的去向是一个更大的黑洞。在愿意公开征费总额的八成省份中,没有一个愿意正面回应有关资料。

根据《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规定,社会抚养费及滞纳金应全部上缴国库,以纳入地方财政预算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挪用、贪污、私分。至于各级计生部门所需经费,将由政府财政支付,与社会抚养费脱勾。但吴有水和深圳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肖俊指出,社会抚养费的去向一直不明朗,是一笔糊涂账,若不立项审计,将难尽监察之效。

吴有水续称,有关征费必须明确其用途,不能县收县用;征缴倍数的裁量权不能过大,以免留下腐败的空间。

单独二胎料明春铺开

他指出,巨额的社会抚养费虽可能对县级以下的计划生育系统人员有诱因,去维持一孩政策,但有关款额对掌管政策的省级或以上的计生人员用不到,亦不在乎,而正正是这些决策人员和整个计生系统及学者才是放开一孩政策的阻力。

吴有水解释,计生委的权力巨大,推行三十多年来,已形成一个巨大既得利益集团,因为一旦取消一孩政策,计生委的权力便会缩少甚至消散。他估计,这集团人数有几百万人,但准确数字难算,因为计生系统的行政编制人员还好算,但事业编制人员和编制外的聘用人员等便没法算。

计生委官员最近指,「单独二胎」(即夫妻任何一人是独生子女便可生二胎)可由各地按具体情况施行而不是一刀切,便是一种退让,但吴有水认为,放开一孩政策是大势所趋,相信「单独二胎」在明年春节后便会全面铺开,因为推行新政要修例,而这必须在明春陆续召开的省人大通过。

他更估计,三、五年内,一孩政策会进一步开放,至少是二胎全面放开。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