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

为让孩子能在北京上学办假证 母亲被判缓刑获舆论好评

北京假证妈妈被判缓刑2013年12月
北京假证妈妈被判缓刑2013年12月 DR 中文网络照片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10 分钟

一个非北京籍的孩子想在北京读小学,竟然需要不同部门的5个证明,差一件都不行。因为辛辛苦苦从老家开回来的证明被认为“不合格”,山东母亲曹某想办个假证把儿子送进学校,不料却被抓。近日,被媒体称为“假证妈妈”的曹某在法院受审时流泪认罪,检方当庭建议对其判处缓刑。

广告

对此,作者傅达林的文章点评说,在本案中,母亲为了孩子能够顺利上学,“实在走投无路了”才被迫出此下策。考虑到其并无恶性犯罪动机,和本案中的人伦因素,检察机关提出缓刑建议,无疑是值得肯定的。每一桩犯罪个案的背后,都隐含有值得追究的社会问题。这个并不复杂的案件之所以引起舆论的关注,不仅在于被告是生活贫困的底层人,更在于本案背后隐含着公民受教育权这一重大社会问题。

在我国,宪法虽然明文规定了受教育权和平等权,但一直以来,在户籍“二元体制”的背景下,受教育权的真正实现,往往与公民的户籍身份紧密相连,由于地区发展差异,国民享有的受教育权存在着事实上的不平等。此外,庭审法官表示:曹某虽然是为了行使正当的教育权才触犯了法律,但任何理由都不是违法犯罪的理由。

曹某应该通过正当的手段为孩子办理借读证,但其为了少跑路,而购买假章假证,使相关行政机构秩序被打乱,危害比较大。(12月11日《北京青年报》)对此,有评论写道,法官称这位母亲的行为“危害比较大”的说法,我觉得似乎言过其实了。她做假证,从一定程度上看也是“被逼无奈”  她已经请假回老家开过一次所谓的“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却被认为不合格,如果再跑一趟不仅花钱,还可能丢了工作。

作者乔志峰的文章说,并且,她做假证并无其他恶意,她的目的无非是让自己的孩子有个学上而已。说句可能不太合适的话,即使她“阴谋得逞”,其结果也只是减少了一位失学儿童罢了,“危害”又大在何处呢?我国公民依法享有接受教育的权利。某些地方搞的那些条条框框,是否侵害了孩子的受教育权?这种做法是否在搞双重标准?把人分为三六九等?

相对于城市里的市民,外来务工者是更应该保护的弱势群体,绝不能成为被限制、被欺负的对象。孩子不仅属于他们的父母,更是属于整个国家、属于整个民族。不管出于多么堂皇的理由,对教育设限都是极其短视的行为。外来务工人员的增多,确实给城市里的学校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但对此问题的根本解决之道应是积极加大教育的投入、扩大教育的规模,而不是削足适履,

靠剥夺部分人的受教育权来寻求表面上的“平衡”。否则,长此以往,必将带来难以弥补的遗憾。“假证母亲”已经认罪,她确实违反了法律;但我觉得全社会都应为此反思,特别是那些教育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们。综上所述,知名学者张鸣的点评说,才知道外地来京打工的母亲,要让自己的孩子上学,得有五种证件。有个母亲,实在办不齐这五证,去办假证,结果被抓,送到法庭。

法律该惩罚的,是这个母亲,还是那些给孩子上学设置障碍的人?这个母亲有罪吗?如果这个母亲有罪,这个社会更是有罪,这个法官更是有罪。据说这位母亲在受审时曾悔恨地说:自已“对不起孩子”。我感觉这个说法很没有道理,“对不起孩子”这句话其实应该由中国的总理来说,而不是这位北漂母亲。

网友陈子河转载的这篇文章又说,以前的大陆总理是谁,我不认识,所以,我不想评价。从老温到老李,一直高唱:“教育公平”,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哪个小孩上学,不需要无数证件?有很多家长因为证件无法办全让孩子失学,或者是成为留守儿童。你说你这个当总理是不是应该向人民道歉?向孩子们道歉?你不道歉,难道让孩子们道歉?让家长们道歉?这个实在没有道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专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