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专栏

安倍拉美国做后盾艰辛推进日本东盟联合抗中

音频 07:52
DR
20 分钟

12月13夜-15日,日本与东盟10国特别首脑峰会在东京开幕,日本在此次会议上热衷于联合东盟各国在领海和领土纷争方面对抗中国,通过事前联络、首脑会谈等方式,说服东盟各国与其步调一致,甚至安倍首相深夜与美国副总统拜登通电话以求助威,但是由于东盟各国在政治与经济上与中国关系甚深,因此一直到发表共同声明之前,各国仍在文字上争执推敲,最后在不提中国之名的前提下,在共同宣言中写进了维护“航空自由”等字样,日本认为这也是“一大成果”。 

广告

12月14日午前,各国首脑全体会议在东京元赤坂迎宾馆举行,安倍针对中国的海洋活动做引导性发言,他说:“试图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为,试图对‘自由的飞行’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加以限制的行动,非常令人担心。”但是东盟轮值主席国文莱国王哈桑纳•波尔基亚却谨慎注意不使用任何让人联想到牵制中国的字眼。

在会议前的12初,日本派遣外务审议官衫山晋辅前往文莱和与中国关系深厚的柬埔寨进行水面下交涉,希望他们能与日本一起对抗中国划设航空识别区等问题。

在会议召开之前,安倍首相陆续与前来参加会议的各国首脑举行会谈,强调“中国试图以自己的力量为背景,改变现状,这是不能接受的。”“期待早期策定具有实际效果的行动准则。”

在12日与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会谈时,安倍对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表示了强烈的担忧,并表示“为了航海、航行的自由不受依仗武力的侵犯要紧密合作,今后与东盟保持一致对应中国是重要的”,纳吉布仅表“理解日本的担忧”。

在13日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的会谈中,阿基诺三世也对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表示担忧,认为“如果中国在南海也同样划设航空识别区,将涉及到菲律宾。”

在13与文莱国王哈桑纳•波尔基亚会谈时,安倍称日本要求中国撤销东海防空识别区,希望文莱对日本的立场予以支持,而哈桑纳•波尔基亚则表示,“希望日中两国通过协商解决问题”。

在13日与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举行会谈时,双方就加强外交和防务沟通等达成一致,但是苏西洛没有提及中国防空识别区问题,而且苏西洛在与安倍会谈前的演讲时说:“日中两国建立良好的关系,对于东盟来说是极其重要的。”而当日本政府高官向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提出要新加坡停止向中国提交民航飞行计划时,李显龙为难地说∶“你们这样的话也能对美国说吗? ”

日本深知,东盟有许多国家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不仅要看中国的脸色,也要参考美国的脸色。
而安倍最关心的问题是要在峰会结束后把日本联合东盟对抗中国的意志写进共同声明。在这一点上,美国给日本留下了令人难堪的记忆。在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时,美国虽然也表示反对,但是在民航是否向中国方面提出飞行计划书这一点和日本步调不一致,而且也拒绝了日本要美日一起要求中国撤消识别区的要求。本来日本一直在水面下与美国讨论,要求日美共同发表有关中国航空识别区声明,但是没有得到美国的响应,最后日本的这一希望成为泡影。更令日本不安的是,在日本紧锣密鼓迎接东盟各国首脑来日本参加会议时,美国空军总参谋长威尔什12月11日在华盛顿举行演讲时指出: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许多国家都划设防空识别区,要求划设国家撤回是不合理的,要与中国反复协商,建立安全的运用方法是必要的。

也许是鉴于上述诸种原因,安倍首相12日夜里与美国副总统拜登举行了长达55分钟的电话会谈,拜登向安倍传达了他与习近平会见的情况,说他已向习近平说过:美国对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表示“深深的担忧”、“不能给予承认”,并说在这一点上美国和日本是一致的,安倍对拜登表示“十分感谢”。

但是在最后签署《日本东盟友好合作宣言》时,由于柬埔寨、老挝等一些国家要求不使用直接牵制中国的话语,因此共同宣言在发表时没有提及“防空识别区”的问题,删除了“安全保障上的威胁”等字眼,对于日本强力推进的日本与东盟国防部长召开非正式会议的提案,共同声明也只用了“各国对此留意”的非常谨慎的字眼。最后在14日所发表的共同声明中,关于“航空自由”问题,在不提中国的名字的前提下,只写上了诸如 “基于海上安全、航行自由、国际法原则,为了和平解决纷争,加强对话和合作”、“为了确保飞行自由、民航安全,加强合作”等较为抽象的原则性话语。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