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艺文生活

巴黎夜,五月天过来陪你

音频 12:30
作者: 安东尼
47 分钟

外交官吕庆龙和刘代光是公务员,并不在意五月天间接地提高了民进党籍的高雄市长的人气。他们多次联系台湾文化部,试图说服国民党籍的龙应台部长能在文化外交的框架里与外交部联手帮助推进五月天在巴黎的成功。因为五月天的影响力不仅仅限于娱乐,这个乐团有一种关注,一种精神,一种责任,用音乐和表演作为载体,呈现给公众。巴黎想看看娱乐里的台湾人文能否跨地域,跨边境,跨文化。

广告

« Peter, 五月天来巴黎演出,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 »

巴黎时装周之前,学设计的台北人Peter 在Lanvin 的大楼里昏天黑地,他忙死了,几件事情同时要做,恨不得有三头六臂。

我想,没戏了,Peter 可能去不了。

晚上10点,铃声响了。是Peter。 « 好啊 ,一起去啊 ! » 台北建中男生那种开心,台大操场上的那种笑声。

巴黎时装周2月25号开始,五月天2月23号演出。再忙,Peter 都要去听。

台湾乐队五月天是一支红透台北小巨蛋,高雄世运主场馆,北京鸟巢的台湾乐队。

这次他们来巴黎 Zénith 演出,对成百上千象Peter 这样只身一人来到塞纳河畔的文化和语言里过着孤独的新生活的年轻人来说,好比从家乡用快递寄来的凤梨酥和泡面。熟悉的乡音,东方的流行,昨天的记忆,在法国总统外遇,巴黎计程车司机罢工,时装周订单的噪杂和紧张中出现,让巴黎的东方面孔们有机会体察台北飞来的温暖。这也是五月天这次想要在巴黎完成的使命。

五月天很早就在准备巴黎这场演出。两年前在台湾政府的资助下到法国坎城 ( 嘎纳 ) 参加唱片展,顺道到巴黎的 Divan du Monde 演唱过几首歌,试试这里的市场。今年算是在法国的第一次正式商演。他们用在大陆演出赚到的钱来开拓欧美演出市场。巴黎是欧洲很重要的一站,也是最大的挑战之一,在高雄和上海一票难求的五月天对这里的票房心里并没有底。

在台北,主唱阿信,吉他手怪兽有时会 « 轻松 » 地问经纪人谢芝芬伦敦巴黎的票卖得怎么样了。他们会用一个极低的预期来问这位被他们叫作艾姐的合伙人, « 演唱会的票有没有卖到一半的样子 ? » 当他们知道巴黎 Zénith 音乐厅6300 个座位接近满座仍然有希望的时候,他们就放心地把剩下的压力交给艾姐去扛,自己专心去想象音乐和表演就好了。

就跟当初还没红火起来的日本市场一样,巴黎并不了解台北的五月天。如果光从 youtube上去找五月天的音乐,看他们的演唱会,很少有人明白这五个年轻的台湾音乐人究竟能有多大的能量。在法国人听来,五月天的音乐里主打乐句很流行很商业。什么好听,什么容易,什么讨好,专辑就用什么打头。稍稍有点个性的, 实验性的元素,都象被内衣裹到最私密的地方一样,在大众抒情高潮迭起的时候,才能露出来。

但是台海两岸的华人却象半个世纪之前英国人崇拜 Beatles 一样,把年轻的心寄托在五月天那里。这是网路和音乐数码媒材没办法创造的奇迹,你非得委身于五月天的音乐会现场才能感受到当音乐的流行和舞台表演结合起来后,台上台下,青春,性情,精神,叛逆水乳交融之后所摩擦出的狂热,忧郁,希望和乐观。就像心理魔术一般。

这种由音乐打底的魔术所产生的社会效应具有广泛的群众性,一呼百应,随时可以成为民粹的载体。

在台湾,五月天的粉丝和宗教界的星云大师的信徒一样数量可观。

当星云大师的人间佛教可以延伸到要马英九和王金平握手言和,五月天把自己的人气小心翼翼地运用到政治议题。

在刚刚摄制完成的五月天3 D 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在两岸三地的演唱会片段由一个反台湾核四的剧情反复穿插,只是为了降低敏感,他们把 « 核四 » 这个词由 « 新能源 » 替代罢了。影片的导演刘名峯告诉我,五月天在公共平台上还对维护台湾的拆迁户的利益表达关注。

我问导演,是主唱阿信个人还是五月天的公司相信音乐的产权人们决定对什么样的政治和社会议题向公众表达五月天的关注,导演说,有时候是阿信,有时候是集体讨论后决定的话题。

高雄市长陈菊是台湾民进党里讲究从民生利益出发,与中国大陆互动密切的政治家。2014年高雄将举行市长换届选举。在2013年的最后一夜,五月天不仅到拥有5万5千席座位的高雄世运主场馆举行跨年演唱会,还贴心到为仍然买不到票的观众在高雄梦时代影城再加演一场。这和当初黄色小鸭被陈菊争取到高雄的道理是一样的,对高雄市长赢得民心,是一种不露声色的间接地支持,效果非凡。

面对这样一个在音乐上流行,在社会上有影响,在政治上跃跃欲试的人气乐团,驻法国台北代表吕庆龙和他的外交官同事刘代光决定在五月天开拓法国市场的时候帮助他们。

他们先是说服五月天借在伦敦 BBC 专访的便利,就近到巴黎的代表处举行记者招待会,为两个多月后巴黎的这场演唱会预热。在新年之前,他们联系了法国音乐记者团到高雄现场感受从网路上不可能体会得到的那种汹涌澎湃的人潮和热情。就在五月天准备到巴黎演出的二月,他们帮助相信音乐的谢芝芬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附近的3D影院对法国媒体和普通观众安排放映两场介绍五月天的纪录影片。

当台湾陆委会主委扔掉白手套到北京与大陆国台办握手会谈的时刻,吕庆龙和刘代光要借用国际公关推进台湾能见度的经验把在中国大陆已经找到市场的台湾流行乐团推向法国市场。

外交官吕庆龙和刘代光是公务员,并不在意五月天间接地提高了民进党籍的高雄市长的人气。他们多次联系台湾文化部,试图说服国民党籍的龙应台部长能在文化外交的框架里与外交部联手帮助推进五月天在巴黎的成功。因为他们知道五月天的影响力不仅仅限于娱乐,这个乐团有一种关注,一种精神,一种责任,用音乐和表演作为载体,呈现给公众。在巴黎的外交官想看看娱乐里的台湾人文能否跨地域,跨边境,跨文化。

换句话说,华人世界能够在音乐的陪伴下,细细品味五月天在核四,征地等社会问题上的主张,从而在音乐内外都能有共同语言,那法国观众对五月天的台湾语境能有足够的敏感吗 ? 或者反过来五月天对法国社会,诸如总统的外遇,计程车司机的罢工,时尚业的订单也能象他们对台湾社会那样感同身受吗 ? 五月天和法国社会能产生共鸣吗 ?

在音乐会之前,吕庆龙和刘代光也没有把握回答这些问题。但他们说,不敲门就永远不会有,只有去开拓了,才有成功的可能。至少,他们心理有数,在Zénith 黑压压的人群中,有不少象 Peter 那样的亚洲面孔,欢欢喜喜地感受来自家乡的温暖。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艺文生活节目录音 : 巴黎夜,五月天过来陪你

诺亚方舟

五月天 Mayday 巴黎演唱会

2014年2月23日

Zénith de Paris

网上售票

http://www.livenation.co.uk/artist/mayday-%E4%BA%94%E6%9C%88%E5%A4%A9-tickets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