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今日欧洲

中国大陆与台湾如何看乌克兰危机

音频 13:57
作者: 小山
36 分钟

乌克兰一场二次橙色革命,引发了牵动国际神经的地缘政治危机,几乎把世界所有大国都卷了进去。虽然表面上是乌克兰人为选择欧洲还是选择俄罗斯而争论不休,但实际上还 是可以用东西方战略利益争夺来观察衡量,尽管不是冷战,新的还是以欧美为代表的一方和以俄罗斯甚至加上中国为代表的一方正在做较量。在乌克兰危机中,中国如何选边,中国有何种利益考量,中国的地缘定位对台海关系又有什么影响,都引起观察兴趣。今日欧洲专题节目为此采访台湾中华经济研究所区域中心主任刘大年教授。

广告

法广 :
中国罕见对外国危机直接表态,就乌克兰危机中国显示了关注。乌克兰正在演进的危机与中国有没有关联,中国在乌克兰有没有战略和经济利益考量与投资呢 ?

刘大年 :
乌克兰危机 看上去是乌克兰与俄罗斯的一个纷争,但应当强调的两点是,乌克兰是世界谷物输出大国,如果乌克兰与俄罗斯产生纷争,乌克兰的谷物都是出口输出到欧洲,就会影响带动欧洲和全世界粮食价格上涨,这将会对全世界不利。第二是天然气问题。乌克兰本身也有天然气和石油蕴藏,但更重要的是乌克兰所拥有的输油管线。俄罗斯的天然气有四分之三是卖到欧洲去得,其中最少一半是通过乌克兰输送到欧洲的。2009年,乌克兰与俄罗斯有过小的纷争,但导致输油管线被切断,结果是全 世界的天然气价格大涨。所以说未来乌克兰与俄罗斯的纷争,一定会带动全世界的能源价格上涨而不仅仅只是欧洲的能源价格上涨。这对刚刚复苏的世界经济一定有 不利的影响。而这些对中国和亚洲东方的国家来说也是会受到影响,中国和亚洲东方国家包括台湾与东南亚是欧洲的主要出口市场,将来乌克兰危机进一步发展下去,对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是会有触动的。尽管中国没有像美 国那样主张经济制裁,但还是希望两国能尽快和平解决,否则将会对世界经济和世界政治安全的安定性会有很大程度的冲击。所以我们看乌克兰危机不能只以一个地 方的冲突来评价,况且这个危机是在世界一个强权大国俄罗斯以及一个不久前才从前苏联独立出来的国家乌克兰之间,因此是全世界的问题。

法广 :
那可不可以说,有着丰富粮产和能源蕴藏的乌克兰对中国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是吗? 中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加大对乌克兰的关系交往投资的呢 ?

刘大年 :
是的。只要观察乌克兰的贸易与经济结构就可以发现这个国家很依赖地缘国家,也就是说很依赖同俄罗斯 和欧洲国家往来。但中国和亚洲各国最近都强调同乌克兰建立双边的经济贸易往来。乌克兰非常具有咋略意义的国家,过去几年它的经济表现虽然并不是那么好,但乌克兰却是一个很重视加强与欧洲经贸的国家。所以说,乌克兰对中国对其他国家来说都是地位重要,不能轻视乌克兰。乌克兰这次无论是选择靠拢俄罗斯或选择欧 洲,重要乌克兰与俄罗斯发生冲突与危机,也都是任何一个国家所不愿意看到的。

法广 :
乌克兰危机发生演变以来,中国的表态您认为是一直比较低调的吗?

刘大年 :
中国当然没有像美国或者欧洲 国家那样敦促赶快撤军,就许多东方国家包括中国的立场在内,认为出兵值得检讨,但也觉得乌克兰有内部亲欧与亲俄的矛盾,最后应当依靠联合国或者其他的国际 机构来调解比较理想。现在看欧美强力制裁,包括威胁把俄罗斯从世界工业八强集团中排除出去,俄罗斯都毫不理睬。最后应当还是通过和平解决的途径。毕竟冷战 已经结束很久,不应当再次发生冲突,因为这对全世界来说都不是正面的事情。

法广 :

俄罗斯威胁出兵乌克兰,以保护在乌克兰的俄罗斯族裔人民,中国为什么采取支持的态度,俄罗斯掌控乌克兰的假设远景会对中国有什么影响 ?

刘大年 :
应当说中国并没有明确说支持,只是没有像美国那样采取全面反对的立场,中国表达希望和平解决的愿望。但由于中国与俄罗斯有漫长的边界线,而且有战略上的往来,有战略表态平衡关系。中国没有明确表态反对,包括其他东亚国家都没有表态明确反对任何一方,都只是说希望能合理解决的和平管道,用理性的态度来寻求一个解决的方案。这次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对立发生在克里米亚半岛,那里有俄罗斯的军事基地,欧洲和邻近的国家 会对这样的危机感到安全受到威胁,这都需要各方面通过对话寻求解决。

法广 :
从能源和经济的角度,如果乌克兰成为欧美阵营的成员的前景中,中国又有什么样的担心呢 ?

刘大年 :
从能源的角度看,因为中国以及大部分亚洲国家都是需要能源进口,2009年乌克兰与俄罗斯发生纷争时,俄罗斯切断了天然气输送,造成全世界能源价格上涨的现象。如果今次危机继续扩大对能源需要进口的国家当然不利。危机爆发最初几天,全世界的股市汇市都受到波动。目前有一些专家预估这是短时间的危机冲突,但不排除冲突面积扩大,这对远在东方的亚洲国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即使对乌克兰与俄罗斯来说,也都是需要克制,要尽量避免的。

法广 :
但无论如何乌克兰总是要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做选择,中国对这样不同结果的担心是什么 ?

刘大年 :
我们知道乌克兰不仅是粮仓,也是有能源矿藏与天然气输送管道经过的国家,站在欧洲的立场,欧洲当然希望乌克兰能够成为亲欧洲的国家。但俄罗斯尤其是站在克里米亚半岛利益上,当然希望乌克兰亲俄。中国希望乌克兰能够在俄罗斯与欧洲西方之间能够取得一个平衡,当前的乌克兰危机以和平方式落幕对中国最有利。乌克兰与中国,乌克兰与亚洲东南亚其他国家都有加温。

应当强调的是,乌克兰经济这两年表现非常不好,它的经济人均收入远远不及其他当时脱离前苏联影响的东欧国家比如波兰,捷克,匈牙利等等。乌克兰急需一些国家的援助,需要其他国家的先进技术来发展乌克兰的工业和其他产业。但欧洲因这两年欧元债务困境自身难保,欧洲经济表现也是不好。像中国以及东南亚经济发展势头较好的国家,乌克兰是有很多合作发展的机会。乌克兰危机落幕之后,中国以及亚洲国家都会认真思考,与乌克兰开展经济合作产业合作就会把乌克兰经济从谷底推动向上发展,我认为,只要乌克兰经济上来之后,其它不必要的纷争也会降到很低的程度。

法广 :
但现在来看,欧美也好,俄罗斯与中国也好都谴责对方冷战思维,在您看来,乌克兰深陷危机本身是不是就是新的东西方冷战部分重演呢 ?

刘大年 :
确实有一些因素存在。仅从乌克兰过去的选举就可以看到,地域靠近俄罗斯的地方选举倾向就是亲俄的,而反之则对俄罗斯很反感。乌克兰居民究竟是选择俄罗斯还是亲西方,在地域区别上就很明显不同。过去东西方冷战时因为所处地理不同人民立场也是不同的。当然冷战已经结束很多年,这样的对立情形也越来越少,像乌克兰这样还存在地区影响取向还是很少的,这需要时间化解。

法广
有媒体评论解读中国官方的表态以乌克兰危机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事出有因来暗示支持俄罗斯出兵干预,台湾怎么看,台湾舆论关注中国大陆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吗 ?

刘大年 :
台湾依赖进口程度也是非常之高。台湾本身没有生产任何能源,而且台湾也基本上粮食也都是输入进口,台湾十分不希望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冲突影响到正在复苏的台湾经济。台湾经济去年表现不是很好,但今年已经看到复苏的迹象。台湾希望今年经济继续朝着复苏方向发展,可是乌克兰危机造成油价上涨,粮食上涨。台湾的立场当然非常希望能够保持与乌克兰稳定发展。虽然乌克兰现在是台湾排名在30多位的贸易伙伴,但双方的关系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台湾方面觉得乌克兰危机不是一方能够解决,需要双方的对话,让时间回归到原点。

法广 :
还有的分析联系两岸关系和台湾地位,认为中国显现支持俄罗斯出兵干预乌克兰也为北京未来可能军事干预台湾提出理由与根据,您认为这很牵强吗 ?

刘大年 :
这应当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台湾海峡两岸关系在过去几年有平稳发展,在这个基础上,两岸还签署了经济贸易发展协定,两岸在经济稳定发展来带动未来其他对话。乌克兰危机不太适用于两岸关系,两岸关系甚至在东亚地区都是一个稳定的发展,而未来双方都会朝这个方向前进的。

法广 :
台湾与乌克兰有没有经济与贸易往来 ?

刘大年 :
台湾与俄罗斯关系有显著发展,其经贸关系比较之乌克兰更为密切。这是因为俄罗斯与台湾都是亚太经合会议组织成员,双方在亚太经合会议框架下有接触。另外,俄罗斯在2012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而台湾则在2002年就加入世贸,俄罗斯加入世贸时与台湾有互动。未来台湾与俄罗斯经贸会更加密切,一方面会通过双边经贸往来,另外也会通过亚太经合国际管道,双边的经贸关系会更加密切。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