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三八妇女节之际看法中两国女性的社会地位

音频 06:37

今天是三月八日国际妇女节,妇女社会地位成为全球媒体关注的话题。“男女平等”虽然已经是老生常谈的基本理念,但在现实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中,在人们的思想深处和国家的法律层面,“男女平等”的口号还远未真正实现。

广告

法国世界报今天的社论贡献给三八妇女节,呼吁通过更好的立法手段推动实现“男女平等”目标,因为就法国的情况来看,仍然存在很多体现妇女地位低于男性的问题:虽然法国女性参加工作已经有两代人以上,但女性的失业率高于男性,三分之一的女性从事的工作不是整日工作,这些女性中的大部分并不是自愿选择半工,而是被迫的。法国女性的工资整体上比男性工资低百分之二十五,百分之六十的领导岗位是由男性把持。虽然同样都工作,但男女在工作性质上有着肉眼看不见的划分。另外,法国女性花在家务劳动上的时间平均每天为3个半小时,而男性花在家务劳动上的时间每天平均为1个半小时。法国女性还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一方。

法国世界报社论继续评论法国女性在社会公共生活中的地位说:虽然男女在政治上平等的内容早在15年前就写进宪法,但实际上还是在诸如确立选举名单这样的情况下,才不得不执行。有的政党宁愿交罚款来补偿没有足够数量的女性候选人,这样的结果使得现在的法国国民议会的女性议员只占百分之二十七,参议院的女议员只占百分之二十二。 在企业界,法国40个最大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中,2007年女性成员只占百分之八。法国2011年出台的法律规定:到2016年,女性在公司董事会成员的比例最少要达到百分之四十。目前的情况是:女性成员在法国40大公司董事会比例占到百分之二十八,但仍然没有一位女性担任40大公司的领导人。文章认为:靠法律立法的硬性规定虽然不能满意地实现男女平等,但这终究是一个必要条件。

三八妇女节之际,打开中国媒体网站,可以看到习近平等中国领导人的节日祝贺。毛泽东时代成为半边天的中国妇女,如今的地位又是如何呢?这可能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话题。在一个金钱至上成为价值观,贫富差距迅速拉大的社会中,无论男女都受到无形的压力,很难回答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承受了更大的社会和生活压力这一问题。

就女性来说:中国媒体一直更多注重的是几类名女人:一类是女高官女发言人,比如所谓“最美女政协委员”,第二类是女富豪,第三类是文体类女明星。这本身无可厚非,但比较具有中国特色是:在介绍文体类女明星时,并不注重她们取得的成绩,而是他们嫁给了哪个名男人或者富翁。今天凤凰网上的推出的女名人照片之说明词就略见一斑:“伏明霞:2002嫁给了比自己年长20多岁的前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王楠:2008年嫁给地产大亨郭斌。”“张怡宁:2009年嫁给香港金融圈商人徐威。”郭晶晶:2012年嫁给霍启刚。”

在“最美”“最富”的女名人成为被社会追捧的同时,无数中国农村打工妹等劣势群体则形成另一个默默无闻但颇具中国特色的“女儿国”。本台听友朱筱超先生今年一月的来稿中提到打工妹的苦难处境值得社会关注。朱先生写道: “有一点自爱自尊心的农民打工妹,能找到诸如小商店的店员,超市的服务员,饭店旅馆的小姐,建筑业的刷大白,家政业的小保姆,以及各种临时工,钟点工等等工作。这些行业的待遇都是很低的,劳动强度都很高,工钱有时还要拖欠不给,店主,工头的克扣和欺压是很经常的事。最受罪最痛苦最被人瞧不起的是:许多农民打工妹,被社会误导下海进入到一种中国特色的“下肉海赚钱”的行业。这些新兴的“打工妹产业”,是我们中国的一种畸形特色,它标志着中国农村年轻妇女的一种无可奈何和社会的堕落。 ”

朱筱超先生认为:中国共产党,在妇女解放这个大事上,只有中国特色的妇联这种官办的摆设机构,除了培养几个模范人物,宣扬共产党光荣,伟大,正确外,并没有对中国的妇女解放作出贡献。

综上所述,真正能够标志一个社会女性地位的,并不是那些女名人女富豪,而是大多数妇女是否有一个受到尊重和幸福的人生。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