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传真

北京究竟如何应对恐怖浪潮?

音频 03:57
RFI/Chine

知名专栏作家﹑出版人许知远,最近于《亚洲週刊》撰文写道:当出现一项挑战时,首要的是理解。如果你不清楚这攻击者的来意与来源,仅仅迅速地给予他们一个标籤,用自己最熟悉的方式来应对,这从来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它只能带来更深的误解与敌意,招致更大的对抗。

广告

许知远表示,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吉普车冲撞天安门栏杆事件,很快从公衆视野中消失。它虽然具有强烈的象徵性,造成的死亡仍不够多。而政府一如既往的压制它,天安门、维族、恐怖主义都是最敏感的词彙,这个政权似乎相信,只要不曝光,它也就不存在。不过,历史也的确常常如此,共产党以压制信息与记忆来维持统治,从大饥荒到「六四」,它似乎总能如愿。

二零一四年三月一日的昆明车站则带来全民性的恐慌,它是公然的屠杀。但政府的逻辑仍是一贯的,在发布僵化的消息之后,任何实质性的追问都不存在,不仅是恐怖分子、甚至受害者的情况都语焉不详。接着,更大的悲剧又迭加过来,当从吉隆坡到北京的飞机失踪后,带来的恐惧与焦虑不仅是一次严重空难导致的人员死亡,更是对潜在的恐怖主义的焦虑,倘若它被证明与新疆的「分裂分子」有关,它不啻是对中国社会心理的一次严重冲击  大规模的暴力不再局限于边缘的地区,而是进入到生活的核心。顺其逻辑,北京、上海的地铁、购物中心也将很快陷入危险。

许知远写道,对于公衆来说,这是某种崭新的体验。多年来,人们习惯于来自政权的暴力,却很少应对这来自不明方向、没有缘由的无政府的暴力。但很可能,这是难以避免的浪潮。它既来自于国际因素,也与国内因素相关。十三年前,当纽约遭遇袭击时,恐怖主义似乎仍像是发达国家的特权,因为美国遍布世界的利益,它招致各式的敌人。而此刻,中国已如此深入的捲入世界,在享受全球化带来的经济增长与自由之后,它必须也要承担全球化的黑暗一面。更重要的挑战来自国内,它常年的威权统治,已在社会内部製造出普遍的愤怒与暴力情绪,它可能以恶性桉件、官民冲突或是群体冲突爆发出来,当这冲突拥有民族与宗教色彩时,就尤显突出。在很大程度上,此刻维族「分裂者」表现出的恐怖主义,是失败的政治,而非文明冲突的结果。

北京政权与公衆似乎都不知如何应对这股浪潮。常年的专制带来了社会心智的普遍退化。在这一次接一次的悲剧中,政府无能、却依旧垄断一切信息与行动,公衆与媒体不清楚事实,也无法建构出某种敍述,更不知道如何行动,只能在茫然、孤立的恐惧中度过。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