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贪

军方学者公方彬再次披露谷俊山案细节

谷俊山在河南濮阳尚未落成的行宫外墙2014年1月19日
谷俊山在河南濮阳尚未落成的行宫外墙2014年1月19日 REUTERS/Stringer

继去年八月在网络上首次通过网络披露谷俊山案后,军方学者公方彬再次通过网络披露了谷俊山案的部分细节,引起广泛关注。

广告

去年8月1日,国防大学教授、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政治工作研究所副所长公方彬大校,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透露了谷俊山涉及贪腐的问题。

当时,公方彬说,“谷俊山及其前任犯罪,连续两个军队高官出现犯罪,老百姓不满意。” 这是官方权威人士首次公开披露谷俊山的因贪腐被调查的消息。

4月2日,公方彬通过新浪博客中,再次撰文《谷俊山贪腐案证明了什么》,谈及谷俊山案的多个细节。在公方彬的博客页面上,这篇博文已经被隐藏,但曾被新浪微博官方推荐至首页的链接仍然可以打开,财新网的跟进报道已被网络审查者下令删除。

根据中国军方的《内务条令》“军人不得在国际互联网上开设网站、网页、博客、论坛”,不过,因为工作需要而开设博客的,经上级主管部门审批,可以开设博客。

因此,某种意义上,公方彬去年在人民网的谈话,以及这篇博客披露的信息,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军方非正式的吹风。

根据公方彬的文章,公方彬介绍,谷俊山贪腐案是49年后,中国军队出现的问题最大、性质最恶劣的案件。

谷俊山案“贪腐数额特别巨大”,该案虽然已经进入审理阶段,罪名已经明确,但犯罪事实尚未公布,即便这样,“网上许多数字已经接近事实:包括,金钱、黄金、房产、茅台酒、名表、象牙、虎皮、字画等巨量财物。”

但或许是照顾到受众的脆弱心灵,他并未谈及这一数据有多大。此前香港英文《南华早报》对徐才厚案的一篇报道,曾引述不具名信源称,谷俊山的涉案金额高达86亿。

公方彬称,谷俊山的前任总后营房部部长王守业,因贪腐在海军副司令职位上被惩处,他应当引以为戒,结果不仅没有从王守业违法犯罪案件中吸取教训,反而变本 加厉、为所欲为。机关和部队都反映,谷俊山比王守业更张扬、更胆大、更狂妄。总后领导谈到谷俊山的腐败特点时说,许多贪官搞腐败是借制度漏洞偷偷做,谷俊 山却是以违法违纪为本事。

公方彬的博文还披露了许多关乎谷俊山个人性格色彩的段子。

例如,谷俊山把一些“大师”、“仙姑”奉为上宾,经常请到家里算卦看命。为了乞求神灵保佑,在濮阳老家大兴土木,在所谓“风水”最旺的地段为其父亲建造豪华墓园。被免职后,仍对“年关一过,立马复职”的算命先生的鬼话深信不疑。被“双规”时,还在裤兜里藏一块小桃木,妄图以“桃”代“逃”,躲过法律惩处。

其次,谷俊山长期搞生产经营,文化层次不高,行为处事很庸俗。开会时谷俊山很少能讲出几句有见识有思想的话,但到了酒桌上,哥们义气、江湖气全出来了,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匪气霸气十足。

谷俊山在自己管辖领域和范围内拉帮结派,搞利益同盟,热衷和“地方老板”打交道,与一些“有来头、有背景”的人交朋友,经常一起吃喝玩乐,你给我好处,我给你办事,大搞权钱交易。

谷俊山“无所顾忌”,据说,了解熟悉谷俊山的人说,他是个不受制度约束的“特殊人”,基本规矩都不讲,什么事都敢干,不顾形象、不计后果。

对官方查处谷俊山的过程,公方彬的文章也提供了不少有趣的细节,暗示了军方高层对谷俊山查处的推脱搪塞,很多细节和《纽约时报》的报道可以相互印证。

根据他的说法,总后某领导第一次向胡锦涛汇报情况,讲了两个多小时,原来向胡锦涛建议把谷俊山调离总后,胡锦涛不同意,认为这样的人调到什么地方都是祸 害,是胡锦涛下决心惩处谷俊山,才将其绳之以法。其次,习近平上任后,“十分重视”谷案,先后10多次点到谷俊山,特别指示要一查到底。

而总后纪检部门到谷俊山家乡查封其违法所得时,当地谷家雇请的一个看家护院的人,悄悄把工作组的同志引到一处地下室,起获没有审出的550箱茅台酒   即便是曾受过谷家恩惠的人,对贪腐问题也有朴素的痛恨。

不过,公方彬也坦承,为什么面对一些高级领导干部贪腐左右为难?为什么要等中央下决心,而不像世界上许多法治成熟的国家,包括总统在内,只要启动了司法程序,没有结果谁都无法叫停。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