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观察

“秘书党”已成为中共政坛的一大势力

音频 05:14
15 分钟

上周四,北京官方传媒重新刊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有关秘书工作的一篇旧文,“秘书党”一词又成为社会舆论的焦點,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中共“秘书党”的分析评论。

广告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于泽远的评论称:“随着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历任秘书大多落马,‘秘书腐败’现象近日再度引发中国舆论关注,一些狐假虎威的领导秘书也成为舆论炮轰的对象。按官方规定,部级以上高官才能配备专职秘书。但现实中,厅局级、县处级甚至一些科级官员都大量配置专职秘书。由于许多官员与秘书的关系远远超过工作范畴,两者往往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旦领导‘出事’,秘书通常跑不掉;如果秘书‘出事’,领导也难脱干系。如中共原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判有期徒刑18年,其秘书秦裕被判无期徒刑;中共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被开除党籍,其秘书李真则被判死刑。正是因为领导与秘书通常都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周永康的历任秘书郭永祥、冀文林、李华林等人去年以来纷纷落马,被外界普遍解读为周永康将成为首名政治局常委级‘大老虎’的重要迹象。而从李真、秦裕到郭永祥、冀文林等高官秘书的‘前腐后继’,不仅引发外界对现行秘书制度的质疑和批评,也迫使中共在去年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强调要‘规范并严格执行领导干部工作生活保障制度,不准违规配备秘书’。”

  香港《东方日报》“神州观察”的评论称:“官方喉舌日前重提习近平一篇关于秘书工作的讲话,”“特别强调秘书不能认为‘机关牌子大、领导靠山硬’而有恃无恐,更不允许滥用领导和办公室的名义谋取个人私利。这篇讲话预示原本红极一时的秘书党们将面临新一轮的整肃。周永康的历任秘书李华林、郭永祥、冀文林被调查之后,这批手眼通天的秘书们再度进入外界的视线。事实上,最近揭发出来的诸多腐败案,贪官们固然责无旁贷,但秘书们居间协调,代替主子发号施令亦是一个主要原因。这些人就像古时的幕僚,既为主子画圈票拟,起草讲稿,安排生活起居,又狐假虎威,做一些主子想干而又不方便干的事。一旦主子放纵他们,这些秘书党便可‘挟天子以令诸侯’,买官卖官,官商勾结,无所不为。而且秘书之间还相互联结串通,交换权力与人脉,结党营私已发展至登峰造极的地步。再加上他们与主子之间的伴生共赢关系,令这些人在提拔时往往近水楼台先得月,屡屡破格,次次重用,占据核心岗位。从某种意义上说,秘书党已成为中共政坛的一大势力。”

  这篇《东方日报》的社论系列接着分析称:“早前内地媒体曾梳理全国二百八十六名市委书记的履历表,发现有五十七人有过秘书任职经历,其中,给副省级以上官员任过秘书的有约三十人。这些市委书记曾分别在国务院办公厅、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央部委及各省委、省政府、省人大任过领导秘书。除了市委书记这一层面,全国县委书记、全军的师团级军官,有过秘书经历的官员亦很多,用秘书党纵横天下来形容,可谓一点都不过分。” “秘书党的最大政治靠山就是他们的‘老板’。”“官员在挑选秘书时,往往选那些对己忠心耿耿、八面玲珑之人,在身边加以历练培养后,再打发出去担任要职,替自己站岗放哨,如果自己退休,还可以做到身退权不退。而这些秘书也知道自己的权力来源于‘老板’,也乐于成为这些官员的家奴。这种近亲繁殖,导致官场流动板结化,真正有才能的人无法脱颖而出,做奴才出色的反而加官晋爵。中共严管秘书,早就三令五申,但问题是连国家领导人的身边人都管不好,又遑论其它人等?”(以上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特约记者张文中在香港为您报导。)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