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报纸摘要

联邦调查局如何搜捕中国网谍的踪迹

音频 06:27
作者: 安德烈
27 分钟

费加罗报整整一个版今天献给题为“联邦调查局如何追剿中国网络间谍”的长篇报道。该报这样开篇:联邦调查局贴出的通缉令并未标出“死活都要”,也未标价悬赏。美中不存在双边引渡协约,几乎不存在把这5名中国军官送上美国法庭的可能性。但是,采用西部片流行的那种用来对付美国敌人的招贴捉拿的做法,极具象征意义。华盛顿如此表明与工业间谍斗争的决心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5名人民解放军军官周一惊奇地发现:他们的名字上面写着“联邦调查局捉拿通告”几个大字。多大的羞辱!

广告

解放军黑客暴露的失误滑稽可笑

美国司法部使用将近八个月时间收集中国网络黑客的证据,同时说服了遭网络间谍袭击的美国企业同意公开身份,直到现在,相关企业一直担心会遭到中方报复。虽然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司法部长哈德尔都没有泄露他们如何成功地追寻到极其复杂的中国网络作案者的踪迹,但是美国一家网络安全公司Mandiant 数月前公布的相关报告部分得到起诉书证实。这显示了使用很尖端手法的中国网络间谍也有失手的时候。

网络偷袭并非幽灵数字计算机犯下的罪行。在每个键盘后面,隐藏着有头有脸的人物。正如美国网络安全公司披露:这些黑客使用“运行安全”其实是一个错误选择,从而使美国公司找到他们的蛛丝马迹。这些黑客中有人过于狂妄,使用美国IP和假地址注册谷歌信箱,在电话验证中填写的却是上海的手机号码。然后使用一系列黑客工具和步骤盗取受害者的信息。这些黑客为了翻越中国政府设置的“防火长城”登陆自己在脸书 和推特等境外社交网站的账户,需要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 安全的做法是先退出他们用以实施网络间谍活动的服务器,然后再进入那些得以 使他们登陆的脸书和推特账户的VPN,但这些中国黑客太偷懒或者说太骄横,他们直接从自己实施网络间谍活动的服务器登陆自己的脸书和推特账户,结果,喜欢走捷径的中国黑客被网络安全公司掌握了行踪。还有的黑客公开显示他们对网络战争有兴趣也引起美国网络安全公司的注意。

费加罗报说,这些失误非常可笑滑稽。中国用来网络控制的“防火长城”给调查者提供了工作方便。通常,当局混合使用“防火长城”和网络防火墙,通过筛选关键词或敏感词,采取这种手段非常有效地拦阻了脸书、推特以及国际通用的网络视频,结果出现了这样一种局面,对中国黑客而言,把他们用来袭击的基础工具同脸书或推特联通起来,一旦他们受到暴露,这些工具反而成了验证他们身份的王牌。

王东是如何被发现的

五名军官之一王东发动的网络袭击就这样得到了验证:他的英文名字叫Jack Wang。他设法进入了美国钢铁公司的网络,使用木马计偷窃大量信息,并由此进入了1700个这家美国公司的电脑。根据联邦调查局的报告,王东负责控制受害者的电脑。王东其实在2004年就引起注意,他当时在中国一名退休的海军将领张召忠在解放军报举行的有关中国在网络战争中的角色的演讲会上上网发出这样一个特别的问题:“中国有没有这样一个网军”。要进入解放军报的网络参加讨论必须要提供自己的信箱地址,王东就告诉了自己的英文名字“Jack Wang”。2007年,他使用“UglyGorilla”发表了“作品”―一组命名为“MANITSME”的恶意攻击软件,2006年,王东下载了一个可以淹没信箱的软件,当时他使用了他自己的中文名字王东。

王东能够进入其它电脑同设在上海浦东的网络间谍部门61398部队的另一名黑客孙凯亮有关。孙凯亮的英文名字是Jack Sun ,联邦调查局通缉的五名军官之一。这位人民解放军上尉向十几家美国企业寄去带毒信息,其中包括美国钢铁公司。当这些带毒信件被打开后,就可以在对方不会发觉的情况下悄悄进入对方的帐号。黄振宇,代号hzy_Ihx,专门设置软件信息,他被指控负责管理遭窃的域号。一旦进入这些域号,他就把获得的对方的信息告知其他黑客。

温新宇,同样为外界所知的是Win-XYHappy 或叫Win_XY,他被指控控制着受害者的电脑系统。他还被指可能潜入了美国一家太阳能企业的电脑系统,偷走了该公司上万件包括制造成本和产品发票等商业秘密的信息。根据美国司法部的起诉状,他的手伸进对方系统后,使得这家美国公司的竞争对手―中国全球太阳能公司可以根据需要缩减自己的产品开发日期。导致美国企业很快失掉好多订户,市场份额顿减,相反,中国竞争对手的订单大增。这家中国企业的产品价格始终低于美国厂家。

费加罗报指出,以两百万网军的数目,毫无疑问,中国拥有大规模反击华盛顿的手段。不过,根据华盛顿去年泄露的一份秘密报告,奥巴马政府拥有被中国黑客偷袭的3000多家美国企业的详细信息。看来,美国在应对中国网络间谍的战争中还保留着弹药。

世界报相关主题的题目是:“五名中国军官涉嫌网络间谍遭‘追缉’”。报道说,北京为此反应强烈,指美国此举纯属故意捏造,“中国政府、军队及其工作人员从来都没有从事电子窃取”。相反,中国外交部指责美国政府及政府机构长期以来在全球范围从事大规模网络间谍行为。

世界报指出,北京显然是在暗示美国国家安全局袭击中国华为电脑巨头网络,这是纽约时报从该局前雇员斯诺登那里得来的消息。作为报复,中国暂时中止中美网络安全协商小组会议。世界报说,前面提到的五名军官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通缉,并散发了他们的照片。指控他们的罪名共有31条。仅经济间谍一罪如得到确认,就会判处15年徒刑。不过,五名军官被交到美国司法机构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另外,法国解放报也以“联邦调查局追捕五名中国网络间谍”为题进行了相关报道。

普京转向中国

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中国引起十字架报的关注。该报在题为“普京转向中国”的报道中问道:“俄罗斯总统到上海寻求什么?”,该报认为普京面对西方制裁,寻求中国对其乌克兰政策的支持。不过,北京避免公开在此问题上支持莫斯科。因为俄罗斯向乌克兰挺进与中国外交政策的基石―不干涉他国内政相左。承认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等于会给新疆和西藏分离主义分子给予鼓舞。因此,北京不支持莫斯科,但也绝不批评。其实,中国选择了弃权。这种立场为强化双边经济合作打开了大门。

十字架报的另一个疑问是:“这次访问能在俄国供应天然气问题上达成协议吗?”,这家报纸认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向中国供气的谈判已经进行了15年,最终目标是达成向中国年度供应380亿立方米天然气。这次有望签署合同,但最大的问题仍然是价格问题。也许乌克兰危机会迫使俄国在价格上让步。

惊人的朗朗

朗朗开始做广告! “‘惊人的朗朗’从肖邦到香水”,这是世界报一篇报道的题目。报道说,以时装设计师之名为香水命名的,成百上千。还有各种各样的名人:坐专机旅行的,演电影的,演电视的,唱歌的,还有运动健将,甚至赛车制造商,首饰商、皮包商、水晶商等等。现在可好,5月19号,首位钢琴家也加入到这一行列,不是随便的哪一位,而是朗朗。这一香水将于10月份在法国、德国和中国上市,这些国家有许多朗朗的欣赏者。不过,世界报最后评论说,“惊人的朗朗”也显示,什么都可以变成一个品牌,即使是钢琴家也不例外。古典音乐会能帮助商人推销更多的香水吗?有嗅觉大师之称、发明了“罗莎女子”香水的埃德蒙•鲁德尼兹卡就为把香水融入音乐和美术系统奋斗了一辈子,他要把香水提到与绘画和音乐同等的地位,但他的努力至今没有任何成功。

5月25日就是欧洲议会选举,世界报的头条突出地报道了这一主题,题目是:法国人民运动联盟正承受着国民阵线的压力。前者是法国传统右派,后者是极右派。世界报报道说,民意调查显示,极右翼的得票率上到了第一位,使得人民运动联盟领袖非常担心。他们警告自己的选民不要投“发泄票”。解放报的头条则是“欧洲议会选举:一场欧元战争”。提要说,欧元太强势,致使欧洲大陆失去经济优势,能不能贬值?能不能走出禁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