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观察

悼念“六四”,是为了人类的良知

音频 05:10
15 分钟

昨天(6月4日)是六四事件廿五周年,中国大陆之外的世界各地华人社会纷纷举办活动,悼念殉难的烈士,并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平反六四,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六四事件廿五周年悼念活动的分析评论。

广告

  台湾《联合报》的社论称:“这是中国人集体记忆深处的一道伤痕,虽然伤口已经结痂,但仍然在发炎作痛;它也是中国共产党额头上的一道污痕,自己假装看不见,却强迫人们遗忘。但是,如果明白染血的历史记忆无法强制抹除,当权者最好的处理方式,也许就是和人民一起好好面对它、纪念它,然后,才能共同逐步卸下这个沉重的包袱。” “事实上,观察最近一个多月来的气氛,每年六四前后,中国大陆便举国草木皆兵,任何纪念活动皆遭禁止,‘六四’成为网络绝对管制的用词,各地自由派学者、受害者家属、乃至异议人士则遭到不同程度的看管、骚扰或拘禁。这样的作法,即使撇开民主不谈,又如何合乎中国‘大国崛起’的形象?”“北京当局必须认清,六四事件乃是整个中国、整个民族的悲剧,它会如蛆附骨、如影随形地骚扰着中国的发展。这个沉重的包袱,如果不设法让人民透过纪念和讨论的方式逐渐使它减压、放下,将使整个党国在世界面前无法抬头挺胸。”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 “25年过去了,中共换了3名领导人,江泽民是六四事件的得益者,他不能提出调查真相与平反事件,可以理解;胡锦涛与血腥镇压无关,他10年任内对此毫无作为,已经使不少人失望;今时今日,50后的习近平与六四事件的一切事宜,丝毫沾不上边,只是两年下来,不仅未见他就此事尝试消解民怨,反而出现历来最强横的维稳局面。”“六四血案是横亘在人民与中共当局之间的一条巨刺,民族、国家能否正常复兴,也因此存在变量。中共不是没有纠正自己错误的传统,文革后,邓小平、胡耀邦平反了大量冤假错案,纠正了‘大跃进’和‘反右’的错误,更彻底否定了毛泽东发动并视为重要政治遗产的‘文化大革命’。当年,若非中共领导层冲破保守势力阻挠,勇敢地否定‘文革’,也不会有后来势如破竹的改革开放形势。现在,有担当的政治家,更应展现政治智慧、勇气、远见和魄力,及时启动重新评价六四事件,并最终平反‘六四’,这将是大得党心民心、凝聚全国共识、重塑中国核心价值的历史性举措。”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赵琬仪的评论称:“在官方多年‘沉默处理’六四事件的作用下,中国社会已逐渐淡忘25年前那场震惊世界的政治风暴,特别是年轻一代,对六四事件几乎没有概念,即使要讨论也不知从何说起。”“过去20多年来,执政者对六四的‘沉默处理’达到了事件淡出社会记忆的预期效果。如今,中国国内改革进入深水区,来自美国、日本以及周边岛礁争端的压力,也让执政者应接不暇。面对严峻的国内外形势,执政者更不愿意看到六四事件引发新的政治风波。因此,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官方不会因为部分人的呼吁而去触碰六四话题,除非要求平反六四的声浪已无法压制,并直接威胁到社会稳定。”

  香港《明报》署名卢子健的评论称:“悼念‘六四’,不单是为了中国,也是为了人类的良知。悼念‘六四’,不单是为了这一代的良知,也是为了下一代的良知。‘六四’事件虽然转眼间已经过去25年,我们这一代曾经为当年内地民主运动所鼓舞,而后来又因为其受镇压而悲痛的香港人始终不能忘记、也未敢忘记。我们坚持悼念‘六四’,并希望薪火相传,希望下一代不要忘记这场悲剧,希望他们继续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和法治奋斗。”“我不知道还要坚持多少年才会见到一个民主中国,我只知道不能让心灵内的良知熄灭,因为这是一代人的责任,也是这一代和下一代的希望。”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