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戴耀庭:白皮书意在告诉港人不要有幻想

音频 15:27
作者: 瑞迪
41 分钟

根据全国人大在2007年通过的一项法案,香港特首选举将自2017年起以普选产生。一年多来,香港社会围绕即将到来的普选活动的讨论纷纷扰扰,日趋热烈。民间推动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遵循国际标准的普选规则的“和平占领中环”运动将在6月20日和22日举行全民投票,邀请市民就占领中环、争取普选的行动方案表态。就在此时,中国国务院6月10日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强调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如何理解国务院发表白皮书的目的?香港人为什么如此迫切地不仅要在2017年实现特首普选、而且要求实现名副其实的普选?面对中央政府以及特区政府近期的强硬表态,占领中环行动是否还将继续推进?“和平占领中环”运动发起人之一、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庭先生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广告

北京对一国两制的理解:一国为主,两制为辅

法广:几天前,中央政府发表了关于这些年一国两制实践的白皮书,在其中强调北京对香港有全面的管治权。这份白皮书的发表正好是在占中公投日之前大约10天的时间。您怎样看这份白皮书的发表?

戴耀庭:其实,如果你看这份白皮书的内容,北京并没有对一国两制提出新看法。从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开始,到起草基本法,到香港过渡,到回归成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一直以来,北京对一国两制的理解其实就是他们现在在白皮书里说的那样,是“一国”为主,“两制”为从属的关系 从来都是这样。香港拥有的自治权也是从北京而来,这从一开始就是北京的理解。但是、但是,北京过去不会把事情说得那么直白,在公开讲话中,都是比较强调香港拥有自治权。“一国两制”看起来好像还是对等的。但是,现在事情说白了,回到了一种可以说是他最根本的看法、也可以说是他的一种底限。

那么,既然没有新东西,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发表白皮书呢?白皮书当然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写成的,这份白皮书可以早一些发表,也可以晚一些发表,为什么选在现在这个时候?我想,比较清楚的是他(白皮书)是针对将在6月20日和22日在香港举行的全民投票。其目的,我想是要香港人想清楚:这是北京对“一国两制”的底限,香港人不要有什么幻想,以为“一国”和“两制”是对等的,普选是在北京“一国”主导下才可以进行。所以,香港人不要走出来投票,不要支持“和平占中”,不要参加“七•一”大游行,我想这应该是他要达到的目的。

白皮书意在中间的普通市民

法广:中央政府在香港主权回归已经17年的时候感到有必要重申这些原则,是不是也是因为香港这些年的政治、社会生活的变迁开始远离中央精神,让中央感觉到了一种威胁?

戴耀庭:其实,在香港基本法制定的过程中,还有在过去十多年它在香港运用期间,香港一直都有人不认同这种对“一国两制”的理解。所以,我想(白皮书发表)不单是针对香港内部的这些不同意见、甚至说是一种反对力量,其实是针对现在正在进行的普选特首的选举办法的讨论。(白皮书)的发表主要不是要针对香港所谓的反对派,其实是针对一些中间的普通市民,让他们明白,不要有什么不必要的期望,不要再支持“和平占中”,不要再支持香港的反对派或者说泛民主派以后推动普选的行动。

6•22全民投票:三个方案,两项议题

法广:您刚才也提到白皮书发表的时机在一定程度上是针对6月20日和22日你们发起的公投行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这次公投行动具体的内容和目的?

戴耀庭;在香港,我们不叫它公投,而是全民投票。在这次投票中,我们有两个议题。第一个议题是,“和平占中”的支持者经过讨论,选出了三个方案,请香港市民表态:他们支持哪一个方案作为“和平占中”提出给特区政府参考的方案,这是第一个议题……

法广:这三个方案是什么呢?

戴耀庭:这三个方案其实是由香港不同政治团体提出。有香港学生提出的方案,还有一个香港政治团体“人民力量”的方案,另一个方案来自一个政党联合组织,叫“真普选联盟”。这三个方案中都有公民提名的安排,就是说,公民可以联合一起,去提名一个候选人。这(公民提名)是三个方案都有的因素,但是,三个方案对于基本法提到的(特首选举)提名委员会的组成方法有不同的建议,所以就有3个不同的方案。

(全民投票)的第二个议题是,如果之后政府正式提出的方案不能够符合国际标准,那我们希望市民可以表示他们是否支持立法会予以否决,不接受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来自特区政府的方案。这是第二个议题。

法广:您说的政府方案是指政府的关于普选特首的政改方案?

戴耀庭:对,是特区政府的方案。根据基本法的规定,在政改过程中,特首会拟定一个正式的建议,提交给立法会。

可以说,第一个议题是我们在未来谈判中的所谓“开价”,也就是我们要求的目的,第二个议题则是我们的底限,就是说,我们不能接受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方案。政府的选择是,如果他能够接受我们在6月22日全民投票中得出的方案,那样大家当然可以都很开心地结束整个行动,因为我们争取到了我们想争取的东西。但是,如果政府不能够提出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方案,我们希望立法会否决,随后我们会用公民抗命、占领中环的行动,向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

普选:为什么香港人不能再等?

法广:香港民众为争取普选参加全民投票,未来可能还会参加占领中环,这些行动都围绕一个愿望:希望能推动一个按照国际标准的普选。但香港民众为什么这么迫切地发动公民抗命行动,要在2017年就实现名副其实的普选?为什么不能慢慢来,等待中央政府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有这样的普选?

戴耀庭:香港人争取普选的努力并不是这几年才开始,上个世纪80年代,我自己在读大学的时候,是学生领袖,那时就已经在争取普选。如今,我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了。也就是说,香港人争取普选已经争取了三十多年的时间。而中央政府在2007年的时候,已经做出很清楚的决定,就是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选举由普选产生,基本法也说行政长官的选举办法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普选产生。

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再等下去呢?第一,因为我们已经等了很久,第二,这是一个承诺,是中央政府对香港人的承诺:2017年的选举就已经是普选,而不是普选的中途站 没有这种说法嘛!第三个原因,我们现在的政府管治 特区政府的管治面对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全都是因为我们的政府没有足够的正当性,没有足够的legitimacy, 而为什么没有足够的正当性呢,就是因为我们的政府不是由普选产生,所以,在各方面的管治都碰到很多、很多问题,不能解决。普选就是要让我们2017的特首有足够的正当性,可以推行一些改革,去处理香港一些深层次的矛盾,这些矛盾影响了香港的发展,包括经济发展、民生方面的发展等很多方面的发展,所以,我们不能够再等下去,不然的话,香港的发展会被更多地方超越,为了香港整体的利益,我们也必须要在2017年时普选产生特首。

强硬表态是为今后的谈判做准备

法广:最近一段时间,从北京方面传出来的消息,态度都比较强硬,香港政界也传出消息,称警方不会(对“占领中环”行动)发出不反对通知书,在很大程度上,这也就是说,占领中环这样的行动将被看作是非法。面对当局的强硬立场,“占领中环”行动是否还要继续推进?

戴耀庭:其实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在今年的7月1日,我们不会进行占领中环行动,因为,到那时(7月1日),我们也是刚刚提出我们的方案,我们会允许政府有更多时间去考虑,所以,我们没有说今年7月1日就要公民抗命,占领中环。唯有政府在下半年(应该是年底的时候),如果他提出的方案不符合国际标准,我们才会采取公民抗命行动。那么,为什么政府、或者说北京政府现在就这么紧张呢?其实,如果我们不去公民抗命,也就没有必要说话如此强硬。我想,这可以说是谈判之前,大家都是在为自己下一步谈判的时候,找一个更好的位置,让自己在下一阶段谈判的时候,(处境)比较有利。我们提出全民投票、让香港人去选一个方案,其实也是这个目的,意思是:这是我们的要求,期待你们的回应。其实,刚才您提到的北京官员的说法、(香港)警方的说法、白皮书等,这也是告诉我们他们的一个底限。我想,这并不意味着已经没有谈判空间,现在的强硬表态,是在为下一阶段的谈判做准备。

倘若有真正的普选,就不会发生占中

法广:香港有不少人支持普选,但未必赞同占领中环这样的方式。你们怎么整合各方面力量,来达到实现名副其实的普选的共同目的呢?

戴耀庭:其实,从我们这些提出占领中环的人来说,我们也不希望占领中环出现,我们要争取的只是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方案,不一定要是公民提名的方案,也不一定是我们目前提出的方案。我们只是说,如果政府的方案不能符合国际标准,我们就公民抗命,占领中环。

至于那些支持普选,但是不赞成占领中环的人,他们可以发挥他们的影响力,去说服特区政府和北京政府为什么普选对香港至关重要、如何才能避免占领中环发生。倘若占领中环发生,其实对大家都不利,让香港人有普选才是对大家最有利的一种结果。所以,我说,争取普选不一定要把他们也整合到我们的运动中来。我们也说得很清楚,我们不是为了占领中环而提出占领中环,我们是为了争取普选、真正的普选而提出占领中环,如果有真正的普选,没有人会愿意去做这种违法的事情吧?!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