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从“中国在凡尔赛展”谈法中关系滥觞

音频 14:34
作者: 珍妮特
37 分钟

位于巴黎西郊的凡尔赛宫是全球著名的法国王室建筑及文物古迹的观光景点。目前正在举行的 “中国在凡尔赛展 ( La Chine à Versailles) ”,介绍18世纪中法的艺术与外交关系,它也是今年法中建交50周年的重要庆祝活动之一。本台本次节目就亲自带领大家到凡尔赛去参观这个法国前所未有的法国王室中国古董文物收藏品大展。

广告

暑假期间,如果你搭乘巴黎郊区快线捷运RER C ,在抵达凡尔赛宫捷运站后,你可以看到凡尔赛工作人员在出口处亲自迎接观光客的到临,同时也发给他们凡尔赛宫观光简介。

本节目特别请到法国凡尔赛宫的文物管理主任罗诗布朗女士(LAURE DE ROCHEBRUNE)带我们一起参观,并介绍凡尔赛宫为何举行这项“中国在凡尔赛展”,同时也引出法中交往的历史渊源及滥觞。她向我们介绍说:

罗诗布朗主任:本次展览是为了纪念法中建交50周年, 从戴高乐将军于1964承认中国开始,两国正式建立邦交50年。我们希望在这个展览中特别展示出法中之间特别的关系,以及法中两国自17世纪开始就在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提倡下开始交织特别的关系。路易十四与康熙同时代,他们两人都对科学及文化艺术感兴趣,其中路易十四特别差遣耶稣会教士为前往中国的特使,虽然不具备官方大使的身份,但却在中国皇帝面前扮演着大使的角色,从17世纪开始,就一直有一个传统,就是一直有耶稣会教士在中国宫廷里面来往行走,第一位就是利玛窦神父。1692年基督教在中国大受欢迎,中国宫廷中许多人皈依信基督,1770年出版一本叫哒哒族的书中,描述当时情况。

另外,此次展览中有一本书重要古书,叙述耶稣会教士利玛窦在中国的故事,还有中国第一位天主教传教士沈福宗的故事,上面还有沈福宗的画像。沈福宗当时负责在中国皇帝面前年诵念天主教祈祷文。

当时,一位名叫古雷的法国神父(Goullet)曾向路易十四要求,要求金援及多差派一些人手,并说项路易十四,如此可以增加法国对中国的影响力,进而可以促进法中两国贸易商业往来。当时与中国的贸易一直被荷兰人掌控及垄断;而荷兰人可说是路易十四的死对头。当然,除此之外,还考虑涉及到地缘政治及战略的问题。

路易十四因此派遣五名耶稣会教师前往中国,使命结果大获成功。康熙皇帝因此于1697年差使其中一位名叫布维的神父,返回法国,要求法国派遣更多耶稣会教师到中国。布维在1697年返法后,出版一套四个小册子丛书,,册子中描写了康熙这个皇帝,同时也画了路易十四的画像。小册子中描写说,康熙仁民爱物,与路易十四相提并论。之后,法国大文豪伏尔泰及许多其他作家都摘取这套书中的一些描绘。这是中国康熙皇帝的人物特写第一次出现在法国。

最后,这些耶稣会神父中,只有布维神父返回了法国,其他神父都老死在中国。

当时旅行条件很辛苦,返回法国的古雷神父与中国籍沈福宗神父在返回中国的旅程中,船翻了,因此都死在旅途中,当时的旅程需要六个月至两年之间。例如法国派去的五名耶稣会教师,于1685年启程,经过中途站停留,辗转航行,三年后才抵达中国。

VersailJesus
“中国在凡尔赛展”中17世纪耶稣会教士在中国传教书籍 图片:RFI/珍妮特

路易十四在与中国建交之前,先与暹罗(现今的泰国)建交,第一位暹罗大使来法国时,途中翻船,船上的许多给路易十四的礼物也就一起葬身海底。1686年第二位暹罗大使抵达法国凡尔赛著名的镜厅,受到路易十四接见。当时法国国王认为先与暹罗建交,然后就更容易与中国建交,将来与广东做生意就更容易,法国在暹罗建设有一个基地,他们认为,如果能使暹罗人皈依信基督,那么就更容易带领中国人信耶稣。

当暹罗大使带来大批的中国文物当作献给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外交礼物后,引起了路易十四对中国产生极大的兴趣,这些礼物中很多是中国文物,也有日本文物及泰国文物,其中有1500个中国制的瓷器。

本次展出的这本书就描述当时在镜宫路易十四接见暹罗大使的情景,于1686年9月1日写的,上面还有一个给国王的王冠,并画上法国王室的所有成员。翌年,1687年,法国王室就制作了相关主题的一幅画,更多着墨描述此事,这幅画原版的存藏地点在法国国家图书馆。

本次展览文物是按照年代顺序背景展出,从路易十四、十五及十六等王朝的中国文物珍藏品,并以其个人喜爱颜色的不同来代表、归类。

罗诗布朗主任继续为我们介绍另一个特别的画像:

18世纪,路易十五时代有一个非常热爱中国、影响法国王室很深的部长,名叫BERTIN,他是路易十四的财税部长。一开始,他负责的是航海事务,农业,以及陶瓷窑厂业务。本次展出的他的这幅画像是由暹罗画家ROLIN所画。

Bertin本人非常受中国的吸引,他认为法国有很多东西应该向中国学习,例如做陶瓷的技巧,种稻技术,种茶叶技术。

在整个18世纪,Bertin经常与到中国的耶稣会神父通信,他们是法国人或意大利人。几乎每天通信,这些信至今仍被保存在法兰西学院(l’Institut de France) 。
当时 ,法国崇尚中国风,在财税部长BERTIN大力推动下,给出了一个中国物品的大订单,订做了16个金属刻印图。由法国及意大利艺术家刻画的,此次展出的8个,画出了中国皇帝的南征北讨的图案,其中有一个就是康熙的孙子,乾隆的雕像。

有一个耶稣会教士GUILLAUME的哥哥制作画出的,以中国绘画技巧画出他在中国宫廷的生活。

当时乾隆皇帝要求他替自己画一幅肖像(乾隆于1795年自愿退位,死于1799年)。
乾隆表示,希望他向欧洲画家订购的画像能在法国制作、刻印出来。BERTIN一听到乾隆的这个愿望后,就请来巴黎的著名刻画家COHEN,由他负责刻画制作这些版画,总共刻画了16幅,然后送到中国。他同时把
在中国复印刻印所需的各种工具及材料一起附上,与版画一起运送到中国。当时中国无铜版刻印,在此之前,中国一直只有木板刻画。

乾隆皇帝对于此系列作品非常满意,但这项工作足足花了几年时间,当时在中国,真可说是一桩国家大事啊!

 

十八世纪法国定期出版有关中国消息的刊物

当时,法国出版了有关中国消息的书籍。1776年,BERTIN利用耶稣会教士从中国寄回法国的书,定期发行一份刊物叫“中国的科学与艺术论文”,而且定期刊出中国耶稣会教士寄来的所有文物。这些都是当时法国人要获得有关中国消息的第一手资料,读者很多,很受坊间欢迎;而这些中国消息刊物都是BERTIN自己掏腰包发行出版的。

此次展出的刊物中有一幅乾隆皇帝的画像,这也是有耶稣会教士从中国寄回法国的。然后BERTIN将这幅画像送到Manufacture de Sèvre ,要这个皇家工厂依据画像制作了两个作品:乾隆的人像画,以及粗燥面质的一尊乾隆瓷器雕像,也就是没有涂上用来护瓷器的发光漆。但实际上,工厂打造了3个,一个由路易十六买下来,放在凡尔赛宫的国王内室,也就是此次展出的这尊雕像。一个由BERTIN自己收藏,另一个就由耶稣会教士平安带回给了给乾隆皇帝,据说乾隆收到自己的陶瓷雕像后龙心大悦。不过,它现今已下落不明。

除了来从法国凡尔赛宫的展览可以见证法中关系源远流长的建交历程外。此次,我们在访问参观展览的法国游客ERIC,他在向我们讲述对此次展览的感想时,无意中也透露了他的父母与中国的深远关系。他向我们说:

ERIC:这个展览里面,我最爱的是他们展出的书籍,那些叙述耶稣会传教士的书,念了以后,感觉很有趣。他念叨一段,提到,他们对圣经发出质疑。因为当好似他们发现中国是古老文化,中国展诺亚方舟大洪水之前就存在了。我在这些书上看到这些文字,觉得很有趣。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本书,耶稣会是第一个到中国的西方人。

我是在中国石家庄出生的,当时在中国是为了修建铁路,当时欧洲找不到工作,我父母就去了中国。可能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对中国古董很感兴趣。

在看这个展览之前,我一点也不知道我们的路易十四国王对于中国的文物感兴趣。

备注:“中国在凡尔赛展(LA CHINE A VERSAILLES)”展览至2014年10月26日为止。有关展览的日期、时间、地点、交通、门票等详情,请上凡尔赛宫网站上查看: http://www.chateauversailles.fr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