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报纸摘要

并非中共突在89六月变更糟 乃西方终于开始更看清中国

音频 05:38

今天(12日)法国各主要日报头版头条关注重点为:右翼的费加罗报关注,今天庆祝六十岁生日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度过一个艰困的夏季,以及在糟糕经济情势下,准备面对艰困的九月开学开业时刻,目前他政治处境孤独;左翼的解放报头条关注无能迎战伊斯兰分子、面临奔溃的伊拉克政权;共产党的人道报头条同样也关注中东伊拉克等伊斯兰国家面临的挑战;天主教的十字架报头版头条关注日前在非洲针对埃博拉病毒的试验治疗上,也唤起人们的医疗道德辩论;经济性报纸回声报关注法国家庭愈来愈无能力缴税的问题。

广告

昨天下午出刊、日期为今天的法国世界报头条介绍该午报本期开始,由不同作家主笔叙述1944年重大解放胜利的12集故事篇。头版左边三分之一篇幅则给了,出版业面临的问题:报道指出,900名美国作家联手反对亚马逊电子书削减价格的做法。亚马逊正发动电子书读者,设法迫使著名出版业集团HACHETTE让步。

今天有个中国的报道如下

世界报国际版以简讯方式报道,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北京驳斥美国的建议。世界报北京消息指出,8月11日周一,北京政府驳斥上个周末,在举行一项东盟会议时美国建议中国停止有关南海不同领域的行动;北京并指责华盛顿制造这个地区的地缘政治紧张关系。

回声报也以简讯报道这则消息,指出北京当局甚至要求美国国务卿克里道歉;而克里本周末前往东盟出席会议,主要是为了鼓励东盟成员国找到南海领土争议的解决之道。

另外,今天回声报有一篇报道有关中国面临愈来愈需要进口玉米的困境。报道说,这是五年来的头一遭,尤其以河南省灾情最严重,收成可能锐减百分之12。2009年以前,中国还能自给自足,而且可以出口。但这几年中国进口300万至500万吨的玉米五谷农产品。根据USDA研究机构指出,十年内,中国的这项进口量将达到2200万吨。

报道指出,由于中国北部发生旱灾,严重影响玉米收成,但目前正值中国与美国有诸多冲突之际,歉收成了中国头痛的问题。

中国用来饲养动物所需的玉米及谷类粮食数量,五年内一跃而升,高涨了百分之45。

问题是,自一年来,中国政府开始强硬对待它的玉米五谷第一供应商,美国。自2013年底以来中国农业部禁止进口了好几批数量庞大的美国转基因玉米,根据中国海关数据,这导致一年内,美国玉米进口量一下子减少百分之37.5。。

中国七月份更是要求针对玉米的一种附加产品,必须有无违规的转基因的证明。美国农业委员部认为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认为中国是在针对这产品实施禁运令。

而中国不向外国更多购买玉米,就得动用四年创纪录丰收年所收藏在仓库的谷物存货,或是以价格比较便宜的小麦来代替玉米。
问题是,今年么过加利福尼亚州发生大旱,粮食生产锐减,价格冲到九年来的最高点。

此外,今天解放报与十字架报同时都在文化栏报道了昨天78岁的著名汉学家西蒙莱斯(Simon Leys)在澳大利亚逝世的消息。该报以一整版篇幅图文并茂地报道这名比利时汉学家莱斯的辞世。

解放报报道指出,西蒙莱斯于1959年旅游中国,并留学台湾,后来定居香港。在香港,他与一群逃离毛泽东政权的朋友一起为历史留下见证,分析中国媒体的报道,解读那些中国媒体,从“谎话里面找出真相”。他当时替解放报写了两本书,其中一本书名叫“无用的录音室”,他叙述自己留学台湾期间的故事。他与读者分享,两年当中如何生活中香港,如何在香港的一个贫民窟生活的情形。由于没有供电,夜间生活时,他需要拿手电筒才能穿过那个地区。

报道还指出,1974年,西蒙莱斯在10/18出版社就毛主义运动出来第二本书,“中国影子”,后来著名法国出版社,Robert Laffont 与1976年再度印刷出版,现今被列在Bouquins 丛书的中国散文系列中。1974年12月11日,非常毛主义路线的解放报只是引述了他在这本书中“打开书卷”专栏中的序言,并未予以置评,序言如此说:“我一点也不想质疑毛刘主义政权完成的事业,即使毛刘主义并不总是具有西方崇拜者所赋予它的革命特质,但也不会在许多方面减少对它的重视。”他还说:“我的小书并不是要机器不谨慎的雄心,只是为了能够尽绵薄之力予以补充。”他接着指出,这些讽刺性的词句只是为了恶搞那些毛主义狗腿子们的风格,这正是作者想要嘲讽的。但解放报并没说什么。

在89年发生六四天安门事件后,西蒙莱斯说出来发聋振聩的警醒语:“那不是中国共产党突然在六月时变得更糟糕,而只是西方国家终于开始把中国看得更清楚一点了。”他在“中国散文”一书的歇后语里把天安门血腥屠杀的恐怖与20年前毛泽东有如屠夫般发起文化大革命的疯狂相比拟。

西蒙莱斯令人最景仰的是:他从未对中国卓越体制存任何幻想

十字架报今天也采访了中国团结协会的主席法国汉学家玛丽侯芷明女士。侯芷明向十字架报说:“西蒙莱斯从未对卓越的中国体制存有任何幻想。她说,当西蒙莱斯1971年出版“毛主席的的新衣”时,我正在学中文,这本书是第一个控诉毛政权残杀人民的性质。由于他在别人对中国懵懂无知时就提出这项控诉,导致当代崇拜毛泽东的汉学家们无法接受他,他们未看到中国政权的负面性,这也是导致他后来流亡澳大利亚的原因。对我来说,西蒙赖斯最令人景仰之处是:他从未对中国卓越体制存有任何幻想。”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