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上海视窗

谈立人图书馆关闭事件

音频 05:08
黄埔江畔的外滩仍带着三十年代的建筑风格
黄埔江畔的外滩仍带着三十年代的建筑风格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22 分钟

2014年9月18日,在官方多年打压下,立人乡村图书馆理事会宣布,决定即日起停止运营。七年前,北漂青年李英强完成在北京大学的硕士学业后,感慨于中国乡镇文化贫瘠的现实,决意投身乡村图书馆公益事业。过去的七年,李英强在全国12个省份共建起了22座立人乡村图书馆   “立人”,取自《论语》“己欲立而立人”, 李英强希望,以和当地学校合作的图书馆,倡导“基于阅读的自主教育和开放教育”, 向乡镇少年提供“自我学习、自我解放、自我成人”之路。

广告

立人乡村图书馆理事会的声明说,“这是一个沉重而艰难的决定,也是一个让很多人伤心的决定,因为立人并非三五人之私人产业,而是凝聚了无数立人之友、捐款者、捐书人、长短期志愿者多年心血,寄托了很多人热切希望的公共事业。”

2014年9月初,立人图书馆分布在全国各地多家分馆,同一时段,被文化局、教育局、公安局等多个部门,连续上门“检查”,在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给出正式结论的情况下,当地合作方陆续迫于压力要求解除与立人已经存在较长时间的合作关系。

立人被打压始于2011年,几年来一直仍然艰难维持,这次最后被迫自我清盘,直接导火索是全国范围内统一行动,有传闻称命令可能来自新组建的跨部委的国安委,可以验证的是,就此事中共中宣部已经下达了报道禁令。

一位关注立人的媒体人从侧面了解到了官方的隐微思考,他回忆,记得同事曾去采访立人,半路上被省委宣传部打电话召回来,原因是这个图书馆被认定为“境外反动势力”,有“国家安全问题”。

对立人来说,“风暴已经来临,昔日所种之树,皆遭连根拔起”“面临如此强势与高压,立人图书馆在乡村运营的社会基础已不复存在,立人在机构运营、教育探索、筹款等方面已经没有发挥空间。”

立人乡村图书馆理事会回顾了几年来被打压,被骚扰的过程,并对数年来“迫立人图书馆,关停分馆,非法扣留图书,威胁甚至遣返员工志愿者”的当局发出抗议和谴责。

2007年9月,立人乡村图书馆公益项目启动。7年来,立人先后在湖北、河南、四川、云南、河北、江西、山西、重庆、陕西、广东、浙江、北京等12省市建立了22个分馆。

立人的每一个分馆不只是图书流通场所,而且还在派驻当地长期志愿者的管理之下,举办读书会、电影会、冬令营、夏令营等多种文化教育活动。

在县乡地区文化凋零、图书馆文化馆门可罗雀的今天,每一间立人分馆,在当地都受到读者的欢迎,正在成长为当地的学习中心-教育基地、文化中心-精神家园、交流中心-公共平台。

从2011年起,立人乡村图书馆遭遇了巨大的压力,几年来,一直有分馆被迫关闭。

李英强说“这些年来被关的图书馆很多,很多捐钱捐书的人,并不明白图书馆关闭是怎么回事。因为没说原因,很多人以为我们经营不善,没有资金、招不到人,维持不下去,其实不是。”

2011年8月,当立人图书馆的全体人员在西安开年会的时候,陕西宁强县分馆陶行知图书馆和云南巧家县分馆孙世祥图书馆同时受到压力,陶行知图书馆因理事会和发起人遭神秘的“有关部门”即公安局国保部门,施压给发起人和当地理事会,发起人和理事们大多都是当地公职人员,被迫同意关馆。

在2011年会召开前,立人第一分馆,湖北蕲春县的黄侃图书馆,由于合作校方受到上面的压力中止合作,而被迫离开已服务4年之久的学校,在校外租了一座民居继续运营。

2012年,立人图书馆所受压力全面升级,先后有6个图书馆被迫关闭,包括河北的2个图书馆和湖北的4个图书馆,这其中就有已经从合作学校搬出来的黄侃图书馆。

立人图书馆理事会表示,“有关部门”频繁给房东施压,在图书馆对面安装摄像头,给当地基层政府施压,最后甚至使用黑社会上门威胁的方法,迫使此馆关闭。

湖北新洲分馆友儒友文图书馆,是发起人在当地买地盖的新楼,先后投入几十万元,但有关部门给当地政府施压,要求关闭,威胁到发起人在当地的若干亲戚,最后此馆被迫关闭。

2013年,立人图书馆先后有河南和重庆的2个分馆被关。

2014年6月,位于重庆合川的卢作孚图书馆,虽然刚刚启动一个多月还没有正式开馆就被关闭。此后不久,立人最重要的信息平台和招募通道“豆瓣小站”、最重要的筹款渠道淘宝店先后被关,此后就是遍及全国各分馆的统一行动。

9月4日,山西泽州县分馆志翔图书馆被关,此后10天内,四川巴中的四个分馆  晏阳初图书馆、晏阳初图书馆正直分馆、晏阳初图书馆下八庙馆、唐仲容图书馆,北京的中银富登立人图书馆、江西吉安县的君怡图书馆、广东大埔县的卓英图书馆、河南淮滨县的张国栋图书馆相继被关闭。

九月份被关闭的张国栋图书馆的场地是发起人张大军自家的房子。这个馆先是被河南淮滨县民政局发文“取缔”,后当地政府又将驻守该馆的志愿者遣返家乡,将图书馆超过万册藏书搬走。

国安委成立后,曾部署全国各级政府成立由公安、民政牵头的非政府组织与海外联系的普查。

对这一以“国家安全”为名的担忧,立人回应说,“我们深知接受海外资助很可能成为被构陷的借口,所以立人图书馆从未主动申请国外资助,也因此几乎没有得到过国外资金支持。”

李英强个人也回应说,“立人图书馆官网上有详尽的财务数据披露,立人图书馆所收到的捐款,除了来自德国逸远基金会(这是德国一些华人科学家、知识分子成立的基金会,有官方网站)的两笔共15000欧元外,全部来自中国公民或机构的捐款,其中以私人个人的捐款居多,说立人图书馆靠境外资金支持的人,只有两种:故意构陷,或者误听谣言。”

李英强回忆说,“2007年开始做立人图书馆的时候,就知道中国现实环境之艰难不易,所以定下几个基本原则:第一是财务完全公开透明,第二是不谈政治,第三是追求本地化,必须有本地人来真正参与,否则都是不可持续的。”

李英强信教后,又明确一个机构原则,就是不传福音。“因为立人图书馆要在基层做事,是必须远离风险的,所以我们在这些问题上很谨慎。”

2013年,李英强本人向理事会提出辞去总干事一职,并逐步交接理事长相关事务,不再参与具体的项目执行。

李英强的想法是,“自己淡出‘立人’,对‘立人’是有利的,‘立人’之前的一些敏感性和我相关。”但他的淡出并没有解决问题。

立人图书馆理事会对那些因为支持立人,参与立人的活动,而受到有关部门的骚扰的各地友人“深表歉意”,他们希望,立人图书馆的解散,能让这一切有形无形的迫害,都“到此为止”。

曾是立人荐书委员会成员的宁波法律人羽戈感叹说,“因对立人有所了解,我才百思不得其解:以中国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立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