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香港占中学生成熟克制素质高

音频 15:16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香港占中学生成熟克制素质高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香港占中学生成熟克制素质高
作者: 肖曼
33 分钟

在香港政府与占中运动学生代表对话后,香港市民争取普选权的运动进入是否进入新的阶段?是我们今天中华世界节目的主题,我们电话连线香港著名媒体人和时事评论员潘小涛先生,为我们分析与香港占中运动有关的情况。

广告

法广:昨天北京公布的中共四中全会公报中有关香港的内容,是否受到港人的注意?有什么评论?

潘小涛:“好像有点老生常谈嘛 ,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新意。过去中共文件中也有同样的意思。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次运动的对手,一方面是香港的市民学生,一方面是北京,香港特区政府在中间,我觉得他连传话人都不一定是, 但他是出面处理的,肯定是这样子。为什么香港市民和学生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呢?我想要直接面对中共的话,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了。我们现在还可以用(香港 的)法律制度来处理,而跟北京,香港市民没有一个直接交手的渠道或制度。而且和北京直接交手的话,我想是对“一国两制”的很大破坏。当然大家都知道:给不 给香港民主,往后香港政治民主的发展怎么样,还是要看北京的,只是(使他们)不把各种谎话说的那么白,还有回旋空间给香港政府和北京。空间不是很大,但至少不要破局吧。”

法广:香港市民要求的本来是普选权,但后来的争论却围绕占中要不要继续?双方对话后的最新民调显示:支持占中的人数增加,与此同时,在旺角街区,反占中的对抗活动也更加激烈,这是为什么?

潘小涛:支持占中人的比例增加是与港府处理失当有关:政府一开始不是用政治方法,而是用警察用催泪弹,有几个警察以私刑方式殴打一个示威者等等,这些不不适当的处理方式致使支持占中的人比例增加。

关于旺角街区的事情,我想这与很多所谓反占中团体,甚至黑道团体介入是有关系的。从很多报道中知道:有些人是收了钱然后去制造这种乱局。有这种乱局 对警方是有利的,对占中示威者肯定是不利的,只对希望清场的人有利。只有这样让人觉得旺角很乱,有流血会怎么样,他们才有借口去清场。包括北京,特区政府 和受影响的当地商户,我想他们都希望这样。收钱的黑社会通过制造混乱才能拿到更多钱。

我自己也在旺角呆过几天,我觉得如果没有人刻意挑衅或制造乱局的话,还是一个很和平的占领活动,虽然会瘫痪交通,但我一点不觉得乱。占领一个月了, 交通我觉得不是特别大的问题,通了车以后有些路段反而更堵车。占中当然对有些商户会有影响,但整个香港的经济还是好的,他不在旺角这里买,还可以到别处 买。他总要消费,总要有经济活动。

法广:双方对话后,不少学生对政府态度失望,但也有一些人认为政府方面态度有所缓和,您的看法如何?

潘小涛:确实是向前踏了半步,有一个所谓多方对话的平台,也说向国务院港澳办提交一个报告。但我并不觉得这对占中运动的结束有任何帮助。因为他确实没有真正的让步,和学生市民的要求距离很大的。比如说:多方对话平台处理的不是2017年特首选举问题,而是2017年之后的政制。太远了吧?眼前的还没有搞定,还要讲以后的事情?那个民情报告有没有限制的作用?这个报告是不是能推翻原来人大的决定?是不是能成为特首原来交给人大报告的补充呢?有没有建制上的作用呢?都没有说。我想真要缓和的话,第一步至少有一些具体承诺,有个时间表,什么时候达到真正的普选。所以现在的东西只是一个缓和,只是令气氛不向坏的方向发展而已。

法广:有一些经历过“六四”流血的人担心香港占中如果不是见好就收,建立一个从街头回到正常渠道讨论普选政改,拖下去有一天会出现不好的结局。您有这种担心吗?

潘小涛:像我们这样年龄经历过“六四”时代的人当然都有一定的忧虑,但我觉得不一定向这个方向发展,也不觉得现在的运动发展是向这个方向走去。因为谁都没有见到一点“好”,还不可能“收”。第二,25年前“六四”其实是对中共很大打击,也需要疗伤,知道虽然好像是把(民主运动)压下去了,付出的代价是非常惨重的,直到今天,他还在付出这种代价。一代一代人精神的萎靡,整代人已经不敢追求什么理想了,只能向钱看,等等,这种成本中共是一清二楚的。

但香港和北京不一样的地方是:香港有很多国际利益,国际目光在关注,催泪弹一出,马上成为国际媒体的封面故事。再有,中共很多高层家族在香港有很多利益,如果真的要以当年北京血腥镇压的方式,来解决香港这个运动的话,他们自己的利益也会受到很大损害,中共高干家族也要付出代价和很多资产损失。我不敢说可以排除这种悲剧发生的机会,但他轻易不会走向这一步。要走的话,早就走了。占中也不是今天才发生的事情,八九“六四”还有一个突发性质,他需要调集军队,进行布置。但香港占中的事情说了两年了,他应对的时间很长,如果他想用军队,用最暴力的手段打压,一开始就可以了,不需要等到现在。一开始他们的评估是用催泪弹已经可以解决了,他们也一直不断说占中将是非法的,绝不允许的,威吓威胁很大力的,无论从报章还是领导人的谈话也好都有很多的警告了。总之,悲剧收场的忧虑是有的,但不用过分担心。

法广:外界从电视或网上看到参加占中的学生都非常年轻,有的还是中学生,都是一副副年轻幼稚的面孔,但是又非常守法,令人印象深刻。对年轻人上街,香港成年人是怎么考虑的?有没有代沟?

潘小涛:现在香港完全有代沟的问题, 我看年轻人中,支持占中的人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60岁以上老年人反对占中的人可能有百分之七十,中年人可能是一半对一半。这种代沟的原因有多种:有价值观的不同,人生经历的不同,但我看其中重要的一个因素是:我们香港人争取真普选,已经试用了很多手法和方式,2003年的和平游行,之前也有,但完全没有一点效果,而且香港政治不断出现后退,再不争取的话就完全没有机会了。年轻人认为“你们的方法已经不行了,就让我们来吧。”

另外一个就是:在这种制度下,社会的公平,贫富的悬殊,资源的垄断等等都越来越严重。这与制度的不公有关,整个社会资源向富豪,中共支持的人倾斜越来越严重,你看不到出路,看不到向好的方向去改,大家已经失去耐性了:这么下去的话还能活吗?已经没有机会了,你还要再剥夺我们?这种心情是很明显的,他们才这样走到街头。但是你要看到:占中学生的素质是很高的,无论是怎么镇压,是胡椒喷雾还是催泪弹,还是警棍,他们就高举双手啊,你用警棍,他们就武装自己,让你打下来时不受到很大伤害:用胶的水瓶,空的矿泉水水瓶包着自己的双手,戴头盔,都是保护自己的装备,没有一点的攻击性。他们好像很稚嫩,实际上很成熟,也很克制,一点不像年轻人面对挑衅就会反抗或用暴力的情况。我觉得这次占中运动的公民素质非常的好,香港年轻一代的素质非常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