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发展

法国专家谈中国与周边邻国的水资源纠纷

音频 12:58

中国官方11月23日宣布,修建在西藏雅鲁藏布江上的第一座水电站藏木水电站的第一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藏木水电站位于海拔3300米以上的雅鲁藏布江的中游,水电站总共有6台机组,总装机容量51万千瓦,明年六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年发电量将为25亿千瓦。中国官方声称,藏木水电站将从根本上解决西藏中部的供电难题。

广告

然而,中国官方的上述声明引发来自印度舆论的强烈抗议,印度媒体谴责中国在上游开发水电设施将影响下游国家的利益。确实,雅鲁藏布江是一条跨境的国际河流,流出中国国境后进入印度,印度将之称为是布 拉马普特拉河,布 拉马普特拉河最终通过孟加拉国注入印度洋,雅鲁藏布江和布 拉马普特拉河共同构成这条长达3848公里的亚洲主要大河。中国在河流在上游修建水电站必将引发下游国家的担忧,虽然中国方面强调藏木水电站是径流式水电站,没有大量的蓄水,不会减少下游的水量。但是,中方的评论显然未能使印度舆论信服,印度媒体声称要同中国展开“生态战争”。令人惊讶的是同印度舆论向对比,印度官方似乎并没有提出强烈的正式的抗议。那么,印度民间的担忧是否如中国官媒所批评的那样是杞人忧天?

此外,除了印度之外,东南亚湄公河流域的越南等国也对中国在上游修建水电多有微词。国际社会对国际河流的水电设施修建是否存在一些规章?欧洲在过去几十年的水电站修建中也曾经存在分歧,那么,这些分歧最终是如何处理类似的?

我们请法国里昂大学的退休教授,地理物理学者,让-保罗•布拉瓦 Jean Paul Bravard 来回答上述问题。布拉瓦教授长期关注中国以及东南亚的水电建设,曾经在国际知名的刊物上发表有关中国的三峡以及南水北调的文章,退休以后,积极参与东南亚地区国家的水电资源研究调查活动。

法广: 首先请您评论一下中国刚刚投产的藏木水电站对印度的影响。

布拉瓦教授:藏木水电站是一座中等规模的水电站,他的年发电量将为25亿千瓦,总装机容量为510兆瓦,而相比之下,三峡大坝的总装机容量为18000兆瓦,但是,中国计划在雅鲁藏布江上修建二十八座水电站,藏木水电站是其中的第一个。就目前的印度方面的反应来讲,最主要是担心藏木水坝会使 布 拉马普特拉河的水流量减少。而客观地来讲,就一个藏木水电站对水流量并不会什么影响。但是,倘若中国当局真的按计划修建28个水电站的话,那么多的水电站一定会对下流的水流量造成影响,尤其是其中有一座水电站的装机容量超过38000兆瓦。另外,除了水流量方面的担心之外,还包括对地质的冲击所引发地震负面的担忧。这在中国的四川已经发生过,原因是大量的水囤积在地质有缝隙的地区。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引发地震的可能性确实存在,当然,我并不是地质学家。而印度方面有关水流转向中国西北地区的担心我认为或许有些过分夸张,因为,相对于布 拉马普特拉河的总体的水流量来说,应该并没有印度方面所声称的那么严重。但是,有一个令人十分担心的问题却并没有引发足够的重视,那就是水坝囤积淤泥的问题。中国当局已经批准了其他三座水坝的修建,而且今后很可能还会在雅鲁藏布江修建更多的水坝,也就是说雅鲁藏布江河水中的淤泥将在水坝中堆积,就像湄公河上游的水坝一样,这将对位于河流入海口的孟加拉国三角洲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会使三角洲的面积逐渐缩小,再加上地球升温造成海平面上升,这将使孟加拉三角洲更加面临被海水淹没的危险。因此,正如在湄公河上游修建水电站最受威胁是湄公河下游的三角洲一样,雅鲁藏布江上游水电站造成的最大的威胁是孟加拉三角洲。但是,因为孟加拉国是一个发展中小国,所以,外界很少听到来自孟加拉国的抗议。就目前而言,最强烈的抗议来自西藏以及下游的印度,不过,印度环境部长也承认水坝在短期内对印度并不会造成严重的影响,令人担心的是在十年或者二十年以后。不过,十年与二十年,对历史来说,只是弹指一挥而已。中国当局的策略十分巧妙,为了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中国必须发展绿色能源,而事实上,水电并不是中性的能源,并不是所谓的绿色能源。因为在上游修建水电就很可能会给下游造成环境灾难,虽然这些水电站的修建对推动经济发展以及减低温室气体排放能够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它们将对下游国家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例如对孟加拉国,印度,柬埔寨以及越南。


法广:
最近几年来,中国与周边国家因水坝修建问题而多次出现摩擦,那么,国际社会对国际河流的水电设施修建是否存在一些规章?欧洲在过去几十年的水电站修建中也曾经存在分歧,那么,这些分歧最终是如何处理类似的?

布拉瓦教授 :世界上有关上游、下游国家之间因河流管理而产生的分歧,其实可以通过国际条例或公约来加以疏导。比如美国和墨西哥就签署过有关科罗拉多河的管理协议。但在实际操作上,美国有意规避了该协议的约束,从而导致现在科罗拉多河水几乎无法进入墨西哥境内。在欧洲,类似案例也发生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多瑙河。当时,斯洛伐克在其境内建造的一座大型水坝致使处在下游的匈牙利受到很大影响。1989年铁幕落下,匈牙利独立,向海牙国际水资源法庭提起有关诉讼。海牙法庭作出了对匈牙利有利的裁决。虽然水坝已经建成,但被要求减少对匈牙利境内的影响。这是一起值得关注的案例。另外,土耳其和叙利亚之间也有相似的冲突。现今,法国和瑞士之间也因为罗纳河的管理而出现了类似问题。瑞士处在罗纳河上游,常过于猛烈地冲刷罗讷河中的沉积物,毫不在意该举动会给法国带来了何种影响。法国因此在海牙法庭上告瑞士。因为,今天我们知道上游修建水坝不仅会影响下游水的流量,而且,还会引发别的负面影响,比如说河流中的沉积物的问题,比如说,水中的泥沙。据我所知,中国与印度之间并没有签署相关的协议,所以中印分歧将如何演变还在于双方之间的力量对比。

法广:您2003年在一篇有关中国三峡的规划的文章中指出海牙国际水资源法庭曾经在1993年否决了三峡大坝的修建计划,认为三峡水坝工程缺乏足够的环境评估,大量的居民迁移造成社会灾难。您在文章中也指出了三峡大坝可能引发的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当时您谨慎地表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等水坝正式运行以后再做定论。那么,今天看了,您觉得当初的担忧是否都已经成为事实?

布拉瓦教授 :对,海牙国际水资源的裁决并没有实际的法律效应,它只是一个道义上的裁决。您说到我当初对三峡水坝所作出的结论十分谨慎。这是事实,因为,我不是环保工作者,我是搞研究的学者,我关注的是技术问题。我当时发现,来自国际社会以及中国学者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但是,我认为应该等水坝实际运作之后再做结论。十年以后的今天,我可以毫无犹豫地说,当初的担忧都是有根据的。来自中国国内学者的研究结果已经证明三峡水坝大量减少了长江的输沙量,使长江三角洲地区出现侵蚀。这其实都是最基本的自然规律。当然,我不否认,三峡水坝在经济上的功用,我最近还同一位中国人讨论过三峡水坝经济效益。但是,我认为,在计算水坝的经济效益时也应该考量水坝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这同样也会带来经济损失。除了环境方面的负面影响之外,我认为长江的淤泥堆积于水坝,造成下游流沙减少这将对长江三角洲下游的民生产生重大的影响。这将如同一颗定时炸弹,对中国经济造成巨大的冲击。正如尼罗河上的阿斯旺水坝,使埃及尼罗河三角洲受到高度的侵蚀一样。

法广:正如您所说得,水力发电可以减低温室气体的排放,推动经济增长,但是,水坝的修建往往会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那么,怎么样才能够尽最大可能减低负面影响呢?怎么样才能够疏通水坝内部的淤泥,继续为下游提供流沙?

布拉瓦教授 :这方面有许多技术上的可能。比如说,在水坝的底部修建流沙道。因为如果水坝离地面很高的话,不可能将水放空再来清除淤泥,在老挝修建的水坝就配有流沙道,而三峡水坝并没有类似的设计。法国在这方面的技术十分领先。不过,即使在水坝的底部设置流沙道,流出的泥沙量同自然的流沙还是有区别。它对下游河岸还是有影响。所以,总的来说,我们并不是反对修建水坝,但是,我们认为必须将水坝修建在合适的地位。最理想的应该不是修建在河流的干流上,而是在支流上,而且,是在支流的某一个流沙不多的位置。

感谢布拉瓦教授 接受本台的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