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法国《新观察家》周刊:北京在法国的“大耳朵”

巴黎南郊Chevilly-Larue市中国使馆建筑屋顶上的天线
巴黎南郊Chevilly-Larue市中国使馆建筑屋顶上的天线 Nouvel Observateur/Vincent Jauvert

《新观察家》杂志在巴黎郊区发现一处中国卫星监听秘密中心。这个中心设在中国大使馆的附属建筑内,监听欧洲、非洲和中东之间的通讯。为什么法国对此听之任之?

广告

这是中国驻法使馆的一栋不起眼建筑,坐落在巴黎南郊Chevilly-Larue市的别墅区一条安静的路上。根据国际公约,这片超过一公顷的土地是不可侵犯的,法国警方无权进入。它包括一个网球场、一个停车场和两栋三层小楼。在其中一栋楼上赫然耸立着三个巨大的抛物面天线。最近树立的天线超过五米高,依然崭新。这栋外国“建筑”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没有迹象表明它的真正用途。在入口处有监控摄像头但没有告示牌。门铃有故障,我们按照电话簿上的号码打过去,也始终没有人接。Chevilly-Larue市的副市长Cyrille Bernardin表示:“他们在这里做什么?我一无所知。”一位当地居民也说:“这是些神秘的邻居,但时间久了,我们也就习惯了。”中国使馆的这栋附属建筑扎根在Lieutenant-Petit-Leroy街148号已经有四十多年时间了。起初在1970和1980年代,这里是商务参赞的办公地,也是使馆工作人员的宿舍。使馆本身则坐落在巴黎市内一个高档街区  乔治五世大道。如今,几十位外交官仍然住在148号这边两栋廉租房风格的大楼里。但很显然,这些被法国国内情报总局(DGSI)严密监视的附属建筑不仅仅是员工宿舍,而且那些巨大的天线(最早的已经矗立了三四年时间)也不是用来接收中国电视信号的……

按照中国外交使团中负责媒体的随员李女士的说法,Chevilly-Larue的馆舍是大使馆的“后勤保障部门”,她语焉不详地表示,“这些天线的目的是用来通讯”(这还用说!)而对于法国部门来说,这片馆舍事实上最近成为一个卫星通讯监听秘密中心。根据一个可靠的信息来源,这个中心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三部(APL-3),相当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并且很有可能属于负责欧洲事务的61046部队。

美国智库“2049项目研究所”最近一份报告对总参三部进行了详细研究,该部正处于指数级扩张阶段。中国对监听领域投资巨大,因为监听被认为是中国在地缘政治崛起进程中的一个主要工具。中国的最高层也对拦截监听能力的发展予以了关注。一位研究北京秘密情报活动的专家Roger Faligot认为,“从邓小平到江泽民,中国领导人都(在1990年代)鼓励在国内配备电子间谍活动的最尖端设备。”因此,总参三部首先在中国领土上修建这种“大耳朵”(其中最重要的在海南和新疆)。随后,它又开始延伸到中国之外,特别是在老挝、缅甸、尤其是1999年在古巴,以便监听美国。就我们所知,Chevilly-Larue的馆舍是第一个进入欧洲的此类监听中心。它首先被用在经济间谍方面。

应《新观察家》的咨询,一位研究卫星监听的专家(西方某情报部门的原技术骨干)分析了在Chevilly-Larue运行的这三座天线设备。他推断说,可能其中两座用来监听,第三座用行话说就是把“产品”发送回中国。在这位专家看来,两座监听天线分别指向非洲和中东。这并不是巧合:这正是中国和西方(特别是法国)进行经济战的两个优先地带。从天线的角度来看,其中一个天线监听的是“非洲之角”(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和索马里)上空的地球同步卫星  看上去很可能是“瑟拉亚2号”(Thuraya 2)卫星,这是“大耳朵”最感兴趣的目标之一。

“瑟拉亚”卫星是一家阿联酋公司与1997年发射升空的,它的卫星电话系统可以管理13000条即时通讯线路。在非洲和中东那些没有无线电话网络覆盖的地区  尤其是矿场和油气钻井平台,“瑟拉亚”是商人出行的首选通讯工具。也就是说,Chevilly-Larue这个中心可能拦截例如法国和其他国家商业人士在当地谈判矿业或石油合同时的通讯(通话、邮件和短信)。根据另一名技术专家的说法,Chevilly-Larue的“大耳朵”也可以让北京的情报员监听并追踪伊斯兰恐怖主义首领,这些人也是“瑟拉亚”卫星电话的用户。这样做的目的,是针对那些以中国在非洲及中东的机构和人员为目标的袭击发出预警。

另一个指向西方的“监听”天线针对的可能是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的一颗卫星。总参三部可以由此“覆盖”西非地区(原本是法国的势力范围)和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区(另一个对中国经济具有高度战略性意义的地区)。在一位卫星监听专家看来,这两座天线捕获到的数据一定会由最近驻扎在Chevilly-Larue的信息小组就地处理。他解释说,“大功率计算机首先把截获的信号转化成数据,然而通过所说的“信息分离”技术,分离出声音、邮件、传真等。接下来,他们录下情报部门关注的那些电话号码的所有声讯交流信息。他们同时也收集这些号码的附属信息(地点、日期、通话者)。最后,电脑根据关键字对电子邮件做初步拣选。”所有这些信息都通过第三座巨大天线发送到总参三部在北京附近的总部,在那里对这些“产品”做进一步细化处理。“中国情报部门的优势在于,要做这些破译和分析工作,他们不缺人手……”事实上,总参三部共有13万名员工。专家估计,要维持Chevilly-Larue这种规模的监听站运行,一个三十多人的团队就够了。

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巴黎近郊的地点?自从中国人决意让他们的“大耳朵”覆盖全球,他们就需要在国门之外有立足点。但是中国不像法国一样有海外领地,也不像美国一样在各大洲都有军事基地。要扩展监听网,北京方面必须利用大使馆以及附属建筑。一位专家表示:“Chevilly-Larue馆舍有几方面的优势,它很大,又不引人注目,距离巴黎较远,没有太多的电磁干扰。”此外,廉租房式的大楼屋顶可以承受天线及其混凝土基座的重量(这意味着好几吨),而中国驻巴黎大使馆的馆舍或许还无法满足需要。

中国的情报部门如何能够把这样一个监控中心安插进距离巴黎不足十公里的地方?根据规制使馆地位的1966年维也纳公约,外交使馆所在领土固然不可侵犯,但只有在东道国同意下,才能安装并使用无线电发射装置。巴黎已经批准在Chevilly-Larue安装这三座巨大天线了吗?中国大使馆的李女士答复是肯定的,而《新观察家》就这一问题多次询问法国外交部,后者的答复是“无可奉告”。外交部有没有抗议过这些天线被用作“大耳朵”来监听?法国有没有从中得到对等的条件?正如每次涉及到情报问题的场合一样,外交部的回复永远是“无可奉告”。

法国国内情报总局正式承认Chevilly-Larue的馆舍成了反间谍活动中的一个问题,但他们力图淡化事件的重要性。在被内政部长顾问询问时,总局一位高官表示,“这个馆舍最近接纳了大型传输设备。如果有了这些装置,中国情报部门可以顺便拦截通讯,他们自然会做。但是正如其他国家在法国做的一样,这种电磁类型的情报活动并不特别让我们感到棘手:它并不是侵略性的,数据通过,而他们获取,就是这样。相反,还有更具有侵略性的其他形式中国间谍活动,我们每天都要评估这些活动的危险性。从技术方面来说,真正困扰我们的是中国的远程网络攻击能力。这种信息攻击可不是来自Chevilly-Larue,也不是来自法国其他地区,而是远在中国。”

事实上,法国当局对Chevilly-Larue的“大耳朵”事件非常不安。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从我们的信息源得知,巴黎清楚架设这些天线的目的,并且给予了批准。一位知晓内情的前高官透露:“这要追溯到大约2010年萨科齐当政时期。显然,中国官方的请求理由是通讯手段而不是监听。尤其是,两种用途的天线是一样的,这更加容易获得批准。但是没人真的被蒙蔽。情报总局表达过意见,但被告知:法国当时正在和中国商谈巨额大单,所以必须表现得随和一点……”那么,究竟是在哪一层级做出这种决定呢?是在国家元首级别么?萨科齐的外交顾问Jean-David Levitte在回应《新观察家》询问时表示,“完全不知道有这件事”。而原总统府秘书长、前内政部长Claude Guéant也表示“闻所未闻”。而外交部声称“无可奉告”的另外一个动机是,现任部长Laurent Fabius频繁往返法中之间(自他上任后不少于八次),期待获得那些利益巨大的合同,因此他希望把两国之间所有嫌隙都捂在盖子里。特别是,今年我们还大张旗鼓地庆祝两国建交五十周年……
 

《新观察家》网站原文(法语全文需付费查看)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