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社会

中国自豪的‘屌丝’一族

音频 05:20
华人社会
华人社会

日前,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和其他机构一起,对近年来涌现的屌丝现象,进行了一次社会调查。三十岁左右,既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储蓄,工作平淡不说收入还很低,这是自称为“屌丝”的中国“失败者”的典型形象。法新社指出:数百万屌丝们错过了中国耀眼的经济发展列车。

广告

据对这一隐蔽社会群体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百分之七十二的屌丝不满意自己的处境,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有抑郁倾向,大部分人远离家乡是单身。

原籍江苏省的赵军是典型的屌丝,2006年到首都北京发展,尽管拥有哈尔滨科技大学的文凭,可他目前在一家装饰公司上班,月工资只有3000元人民币。他告诉法新社记者:他住在北京西郊的公寓套房是地下室,租金每月500元(65欧元)。钱也攒不下来,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太贵了。

从九月一日到十月一日对屌丝群体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屌丝每天一日三餐所需的平均花费是39元人民币,拥有一个远比苹果爱疯(iPhone)便宜得多的中国品牌的智能手机;加班是家常便饭(占百分之七十的受访者),住的又远,公交时间长,下班后精疲力尽的屌丝们是在睡眠中,甚至是在酒精中,逃避现实。

法新社指出,为了更好的描述屌丝机器人的画像,还需要充分发挥想象力,屌丝孤独一人、视频游戏自娱时,屏幕边上常常是一罐低价啤酒,或是一包廉价香烟相伴。

 

-反成功人士-

虽说比近邻日本的“上班族”住得强一点,还经常能在技术领域找到工作,但中国“屌丝”们的前途一片灰暗。

始自网络的屌丝一词原是极具贬义的词汇,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它已经成为一种时髦的社会风尚,甚至,在那些既不是公务员也不是官二代的人中,成为自豪。

法新社介绍了今年四月从出版公司辞职的阿奇的经历,今年二十八岁的阿奇,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建的红砖楼房里,与人合租了一个房间。当年为了安置刚刚进城的人而建的红砖楼,目前已经年久失修,逐渐被房地产开发商夷为平地。在楼门口,还挂着习大大敲定的“跟党走,实现中国梦”的宣传口号。阿奇表示:“屌丝就意味着没有钱,” 可为什么要辞职呢,他说,“我一进办公室就觉得郁闷得不行。我想,被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之后,他试着在淘宝上开展网上业务,却再次经历失败。在看破红尘之后,阿奇现在想离开首都。

法新社指出,根据调查报告,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称自己是“屌丝”一族,无疑这是在对抗将他们边缘化的物欲横流的社会,或是拒绝他们可望而不可得的疯狂消费。当然这也可能只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尤其是在一个需要担负做出一番事业、成家立业或是成为业主的多种巨大压力的国度里。


- “失败”和“嫁不出去” -

面对这一反文化的现象,中国非常严肃的官媒《人民日报》最近作出了反应,称:这种以“自我诋毁”的倾向必须受到“谴责和遗弃的,因为它可能对青少年的思想造成严重危害。”而最观众受欢迎的中国电影人冯小刚,在微博上,称:那些自称屌丝的人,是“傻瓜”的博文已经被转了数万次之多。

在北京生活的汉学家雷诺•德•斯本,则将屌丝一词收入了他编纂的2015年版的《中国粗俗词典》中。这位汉学家对这一词条的解释是这样写的: “屌丝是指失败,没用,那些既丑又穷的,或是嫁不出去的,及所有类似以上所述的人;简单地说,就是游手好闲。

屌丝是处在中国社会金字塔顶的那些高富帅、白富美的对立面。去年,一位视频游戏商在自己产品的广告中使用了屌这个字,并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上播放,当时,此举被屌丝群体认为,是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公开承认。不过因为被认为过于低俗,广告很快就被撤下。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