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视窗

马建落马背后故事:疑似介入政泉、北大方正纷争

音频 07:00
上海视窗
上海视窗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沈愚
22 分钟

几个月来,政泉、北大方正相互指控违法的口水战愈演愈烈,双方战场从上市公司公告、微博微信,扩大到传统财经媒体,甚至延烧到博讯等海外政治新闻网站。疑似来自政泉的指控中,一栋位于日本京都的独栋物业据说与令计划、李源潮等高官有关,更引起了海内外广泛关注。此事最近的发展堪称峰回路转,双方斗争似乎进入了某种同归于尽的诡异局面。

广告

1月5日,方正总裁李友等人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北大方面迅速任命了新的管理层;1月9日,腾讯财经自称引述“三个信源”报道,此前一天,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郭文贵被从意大利带回北京“协助调查”。

此前几天,政泉方面的发言人此后对媒体还表示,并没有任何机构要求郭文贵协助调查,“他目前仍在国外”。从前天开始,几位此前政泉控股方面曾与媒体接触的高管,如副总经理吕涛等人的电话或者关机,或者转到语音信箱,至今已经失联两天。

1月12日前后,多家海外媒体报道,中国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涉及贪腐接受调查,今天(1月1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证实,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党委委员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证据显示,至少政泉控股一方,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情报部门国家安全部的某种信息支持,但没有足够消息证实,马建的落马是否和这一特殊关系有关。

11月初,政泉控股指控北大方正高管要求其代持北大医药4000万股股份,并于今年7-9月间在二级市场上售出大部分,获利3.55亿元,这笔资金由政泉方面汇入北大方正方面指定的账户。

方正方面回应称不存在“高管获利”,政泉控股则通过对媒体反击:“8月27、28、29号这三天减持股票,所获得的金额一共是2560万,现在据我们的查证,这2560万于29日北大资源直接转给了河南元和园林公司。”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元和园林背后的老板是自然人沙沛与郭松。当时,政泉控股常务副总裁吕涛告诉媒体,“现在我们已经查到的相关证据可以表明,沙沛和郭松是替余丽和姚晓峰代持。”

余丽现任北大方正集团董事、首席财务官,她的丈夫是姚晓峰,她和李友一道在1月5日被警方带走。

该报也引述而2001年上海方正延中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公告”指出,姚晓峰持有河南元和园林的上级控股公司和信装饰80%股份,余丽持有和信装饰20%股份。

一份郑州市国家安全局在2014年11月13日出具的“查询财产通知书”,该局派出两名侦查人员,前往广发银行郑东新区支行,查询犯罪嫌疑人“河南元和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的“历史资金往来情况”,要求该行提供这家公司开户至今的全部流水。

目前无法联系上郑州国家安全局对此事进行评论,也无法证实这份文件是否属实,不过,有熟悉此事的人士认为,无法排除河南国家安全机关办案信息流入政泉控股的可能性。

香港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在业界首家报道了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落马的消息。

当时,《南华早报》的说法是,事件与方正集团管理层涉贪被调查有关,该报称马建与方正集团首席执行官李友关系密切,据说李友曾在财务上支持马建其中一名亲属利润丰厚的证券业务。

不过,根据本台的了解,马建的落马似乎更可能与郭文贵有关。

一位知情者称,“据说高层问马建,为啥13年底,郭文贵被中纪委带走后还能出国,然后要求马怎么把郭放出去的怎么弄回来。郭文贵回来之后,马建也被带走了。”

资深记者罗昌平最近的一篇微信公号文章中,写道“郭文贵是一个传奇,他惯用小辫子来维系政商关系,屡试不爽。”

这些人包括原河南省委常委兼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等高官,他的合作者大都锒铛入狱。罗昌平说,“最新被送进去的,除了郭自己,还有北大方正李友,以及他们共同的保护伞安全部副部长马建。”

郭文贵的政泉控股起家于河南,一位熟悉河南政情的当地人士透露,这家公司集合了多名河南省级官员子女亲属的利益,进入北京后,更集合了强力部门的利益。

罗昌平回忆,2006年,我(罗昌平)任新京报深度部主编之时,同事曾对郭文贵在鸟巢西侧的烂尾楼项目进行调查,并与他面谈。不久,刘志华落马,王有杰的案情很快也遭披露。

郭文贵与刘晓光争夺鸟巢附近的盘古大观酒店地块时,时任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倾向于首创刘晓光。后来,一份刘志华与情人的性爱录像居然被送到了几位政治局常委案头,直接导致刘志华被查落马,首创出局   至今,这份监控录像的来历仍然混沌不明。

此外,多家媒体透露,曾在调查采访政泉一方时,遭到自称是国家安全机关执法人员的神秘人士约谈,例如,《经济观察报》一名记者2011年调查民族证券,曾被国安带走调查。

根据罗昌平也回忆,在《财经》杂志,另一位同事试图重翻郭的盘古大观旧账,未料收到一纸由马建所在部门出具的盖章公函,要求暂停采访。

知情者透露,当时几名自称安全部门官员的神秘人士来到东直门外泛利大厦,通过管理层约见《财经》发行人王波明,要求停止这一采访,来人多方追问该采访是自发或者是另有缘由。此后,这些神秘人还通过中宣部给《财经》正式行文,禁止该杂志继续深挖政泉和盘古公司股东背景。

罗昌平文章谈及的所谓马建成为所谓方正与郭文贵的“共同保护伞”,一个说法是,郭文贵将马建介绍给了李友,而马建曾向李友索贿。

为何政泉和方正的李友团队从合作愉快,共享背景到最后反目成仇,虽然各种报道和猜测很多,目前仍然没有一种堪称权威且自圆其说的解释,目前三人均失去自由,个中缘由也许永远无法厘清。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