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世界

金钟:占中已成向极权主义争民主的新模式

音频 11:30
作者: 夏榕
26 分钟

香港去年9月底爆发的占中运动,一开始即因成千上万的港民以雨伞对抗警方催泪瓦斯的攻击引发全球关注,之后坚持到12月中再遭警方清场才告结束。这期间香港市民和年轻学子对于争取真普选以决定自己未来的热情、智慧与勇气令人敬佩。

广告

我们先姑且不论占中成功或失败与否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运动的标语“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留给世人一个不可抹灭的印记。不过,“爱与和平”这两项由占中发起人与学生代表们强调的特质,受制于北京的香港特首梁振英却不这么想,今年新年过后不久,港府即下令要求警方开始调查占中人士违法部分,例如学联秘书长周永康等人日前才被约谈,在内地广东维权人士叶晓峥因“寻衅滋事”罪名遭逮捕。据维权网披露,叶晓峥去年曾多次声援香港占中受到当局警告,这些迹象似乎说明了对中国政府而言,占中现在应该要进入“秋后算帐的阶段。

实际情况是否真是如此?新的年度里占中会不会再掀波澜?而我们又该如何评价这个运动?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法广听众分享了他的看法... (欢迎点击上方收听采访内容)

金钟首先对记者说,对占中运动做个总评正是今年元月全面改电子版发行的《开放杂志》的封面故事。他在本期主编的话一开头就指出:占中雨伞运动歷经79天,曲终人散。开放杂志此前已连续三期做出追踪报道,其中去年12月号谈到中国的反对运动,即:反右、文革、八九学潮的三次经歷,都被镇压而失败。所以,今天,开放杂志在回顾刚过去的2014年时,就可以更广阔的视野省视当代,并比较近似的中港台学运的三种模式与其教训。

中港台学运 三种抗争模式

金钟接着从持久性来看上述学运。他指出,1989年北京学运歷时 50天,占领天安门广场33天;台北太阳花学运佔领立法院24天;香港占中运动,歷时79天。它们都有占领区的共同特徵,都有各自的民主诉求,也都遵循和 平非暴力原则,但是在运动的结构和结局上却有明显的区别,可谓三种不同的抗争模式。他对记者如是强调。

大家应注意的是:北京学运和太阳花学运的主体组成都是学生。金钟进一步解释说,尽管北京学潮带动了社会层面的参与,形成一个自由化的非体制的骚 动,也有社经所的暗中支持,但以广场為核心的部分,还是学生為主导。而最大的实质是学运直接面对共產党的一党专制,它的失败,不仅有中共元老和保守派利用 国家机器的全面打压、威胁直到使用国防军血腥屠杀,还有体制内改革派、知识界的不够成熟,未能发挥对学运更大的影响力。

发生在过去一年的台湾318太阳花学运虽然也是比较单一的学生运动,但是它是在一个民主制度下的反服贸决策运动,因而台湾当局的对策也比较理性柔和,换句话说,一方面维护议会殿堂的尊严,防止事态扩大;另一方面也尊重学生的诉求,表现出妥协的姿态,当然反对党也曾居中协调过。退场后,议场的损失285万台币由工总理事长提出买单,立法院也没有对学生提告,迄今没有学运参与者被拘押。总之,没有“秋后算帐”,而对“黑箱服贸”的衝击也搁置了立法院的通过,使可能的马习会告吹。

那香港呢?记者问。金钟回答指,就如香港在地理上是两岸的缓冲位置一样,占中运动也显示某种中间状态。眾所周知,占中的对立面实质上是中共政权,是向北京人大要求真普选。占中学生与泛民主派认同香港法制,承认是以公义為据挑战公共秩序。他们相信“一国两制”对北京与港府具有一定的约束力,且估计中共不敢在香港滥施暴政、為所欲為, 也深知北京高层根本不能理解香港人的民主要求及其坚韧不拔的意志力。因此,金钟他认为天赐良机般地给了香港人直接地无保留地挑战中共最要害的反民主本质的机会,这是占中一夜之间遍地开花坚持79天的原因所在。

占中特色:知识分子居间引导

金钟对记者说,香港占中另一个特色是两岸学运所不及的。那就是知识分子在运动中的引导角色。这是我们旁观89学运时多麼渴望的梦想啊!香港实现了。这场运动的理据、策略、组织乃至时间表,都是由两位大学教授公开研究、广泛諮询经过一年多的準备而形成的。虽然运动成為数十万市民的一场饗宴,但始终没有出现杯盘狼藉 的困窘。这和大量的知识界、专业人士、知名人士的投入密不可分。也充分显示香港这个万商云集的大都会具有高度的现代文明素养,人人都有自觉自律的行為规 范,和那个一水相隔处处潜规则,天天说假话的邻居判若两个世界。

金钟再强调出,这难道不是一种独创的向极权主义争民主的新模式吗?他说虽然路漫漫夜茫茫,但是依循香港这条路可以保存实力,百折不回。也给独裁者一个选择,就像台湾前领导人蒋经国所说:“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 ... 我知道我是专制者,但会是最后一位 我以专制来结束专制。”

至于占中新年伊始进入“秋后算帐”阶段了吗?金钟指这也可以被视为一个占中的创意点,因为,去年占中三子就主动向警方自首,占中清场后,连同学生也有60多人去自首,完全没有逃亡现象,但未被多加理会,今年香港警方采取一项新行动,称为“预约拘捕”,即警方先打电话通知有违法行为的占中参与者,然后约谈,谈话之后也就释放了,拘留都没有超过法定的48小时,算来也是一种和平解决的方式。因此,香港占中真是开创了对当权者挑战的新模式。

(法广感谢金钟总编辑精辟的分析)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