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众之音

网友驳中国教育部长:马列主义不是西方价值?

音频 05:09
听众之音
听众之音
作者: 珍妮特
25 分钟

日前,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在教育部的学习班讲话时指出,“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遭到大批网络族的反弹。对中国教育部长的态度,有少数网民赞成,但多数是表示担心。甚至有有北大教授反问道:如何区分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本次听众之音节目为大家介绍本台(法广RFI)听众网友的帖文反应。

广告

一位署名naix的网友一天前来贴说:东方价值是中共学说,西方价值就是反中共学说。

两天前,另一位网友帖文问道:那些高官子弟怎么不去孔子学院?

一位署名翻墙的读者说:他们一边说着言不由衷的谎言,一边偷偷的探出逃的路线。他们的末日越近,他们就越疯狂。

署名“ 习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的网友说:
(共产党)什么都怕,洗脑从娃娃抓起,大学生更是都要培养成听话的奴才,网络上是封杀一切真实的声音,目的就是要愚民到底。

马列主义不是西方价值吗?
署名不知罪的网友说:什么不学西方价值:马列不是西方的?习近平和李克强等大官的小孩为什么要送到西方接受教育?教育部长其实是跟屁官,它不这样讲就不是跟习近平,头上的帽子就没有了。他的内心其实并不一定这样。
另一位署名祝曦的网友说:连这个(西方价值)都怕,看来这个党是没救了。

署名“放羊人”的听众网友说,中国价值观和西方价值观的区别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这就是“听党的话跟党走”,如果你想让价值观的体现更精确一些也不难,党是谁在领导就跟谁走。

现今,中国的城市社区都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标语,搞得云山雾罩,其实就是三个字“跟党走”。然而,看着人们匆匆走过这些宣传,谁都不瞥一眼,熟视无睹,直接的感受是  这个党已经没有了曾经有过的号召力了。
网友放羊人第二个贴文来函反应:

在威权统治下的官员表态发言大多不是发自内心的,为了一家大小 的生存抛开人格说一些让上司高兴的言论是必然的。

因为他也知道,这种压制教育的行 为不文明、不道德,但为了生存他做了如此扭曲的政治宣言。

中国为了维护统治,能把一个有学问的官员扭曲到丧心病狂的地步,我们心不悦,但诚服。

署名老抛的网友帖文说: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保留腐朽的价值观,官官相护,权钱勾结,你 贪我贪,欺占民权… 都什么时候了,凭借手中的一点特权,压制别人, 欺占别人。你们有点点权的,就怕透明、公开、公平,法制,你们把这说成是万恶的西方价值观。对你们是万恶,对人民是万福。只有真正有了这些,百姓抬头的日 子才会来到,大家才敢说话。

最后要介绍的这位是英文署名Wetty Chao的读者,他以繁体字寄信反应给本台说:「禁止傳播西方價值觀」,共產黨本身就是西方思想。這是個可以一句把自己殺死的政策。

就算真的隔絕「西方思想」,恢復四書五經,就會發現古代思想也有很多非常「不和諧」的,尤其是法家的書籍,管子和韓非子幾乎每一句話看起來都像在罵中共。

什麼思想不要流傳,總而言之,可以鞏固權力的就是好,罵他的就是不好,一切隨他心情而定。還訂製各種政策標準?

另一位署名“以丰”网友的帖文热诚介绍一篇从网络读到长达3页的好文章,与大家分享,标题是“致教育部袁贵仁部长:中国打算重新闭关锁国了吗? ”
本节目时间非常有限,因此为大家在网页附上这位以丰网友转帖的这篇网路文章如下:

致教育部袁贵仁部长:中国打算重新闭关锁国了吗?

早晨习惯性浏览正能量网站,欣喜地看到一条关于您的新闻豁然登上头条“袁贵仁:决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  

听说您老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因此一直以您以荣,小生也是哲学系出身,人类哲学的 文明之光既照耀着您的脑门子,也照耀着小生的愣头皮,从苏格拉底到孔子,从黑格尔到马克思,从康德的道德批判到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说起这些来,想必您与 小生俱是心有戚戚乐在其中乎哉已矣,当然,以您的尊贵身份,小生唯有仰视的份儿,隔着巨大的身份落差向您学习、模仿并致敬!

您在北京师范大学的哲学课堂上学过西方哲学史吗?

我学过,而且学得挺具体,包括全部西方哲学家的原著选读和精读,老师要求我们读阿奎那的神学思想,因为那是唯物辩证法的起源,要求我们阅读黑格尔的 《哲学史讲演录》,因为那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 起源,要求我们阅读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因为那是现代公民社会赖以建立的基础理论,要求我们阅读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因为那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宪 政思想读本,要求我们阅读罗尔斯的《正义论》,因为人人都需要公平与正义。这些书,您都没读过吗?如果您没读过,也没学过,那我对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的敬 仰真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于是乎我也准备忘了它们,忏悔并自责,我想托释永信大师的关系找到周伯通前辈,练习他发明的左右互搏拳,据说他因此忘掉了 九阳真经,听说您认识大师,经常和他讨论中国价值观的问题,您能给我介绍一下吗?我这样的人还有救吗,袁部长?

传播、讲授和批判的区别是什么呢?   
老师在课堂上拿出一本书,把它的内容讲解给学生,这算传播呢,还是算讲授呢,或者干脆算批判呢?如果我们不学习西方价值观,我们怎么去批判它们的恶毒 思想呢?是否北师大的哲学系老师上课时都是满嘴大字报腔调,一脸马克思主义老太太的严肃,说到带有西方价值观的哲学家 思想时全部嗤之以鼻呢?比如讲到卢梭“人民把一部分权力让渡给政府”的观点时这样说:“这是纯粹放屁,人民有什么权利?政府凭什么接受?权利干吗要由人民 让渡?政府难道不就是权力本身吗?说到天赋人权的西方价值观这样讲:“这是纯粹放屁,老百姓生来就是政府的人,政府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必须干什么,说他们 有天生的权力就是鼓惑人心,他们唯一的权力就是无条件服从政府的权利!。是这样吗?要不您给大家现演一下如何?我估计全国大学课堂的讲师现在都懵了,不知 道自己讲的课到底算传播呢还是算讲授呢?我想打算向您老学习几个招式,万一以后狠下心来不要个逼脸了,写出一篇不辜负这个时代的暖男文一举成名,去了大学 课堂讲课前也要有个心理准备。

马克思主义哲学算不算西方价值观呢?   
众所周知马老师出生在普鲁士,上学在柏林,老师是德国人,满脑门子黑格尔哲学, 看书在英国,写作在欧洲,他爸他妈都是犹太人,信犹太教,他一辈子都没来过东方,到过中国。他这种情况和症状,是否不应该算受到西方价值观的严重影响呢? 五四运动之后的中国,李大钊同志说把马克思主义介绍给东方,介绍给中国,是否这意味着马克思主义其实是土生土长的东方价值观思想呢?请问马克思的东方哲学 老师是谁?他学习过论语吗,他研究过庄子吗,他知道朱熹喜欢小脚女人吗?如果您确定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算是一种东方价值观,我必须再次向您的伟大致以最高敬 礼,我终于明白什么叫指鹿为马了,这条成语是东方大政治家大思想家赵高同志创造的,您想必知道吧。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也。韩愈这种封建士大夫都明白的道理,想必贵为教育部长的您当然更是了然于胸。韩使用一定是您的座右偶像吧,他写《谏迎佛骨 表》,一脸正义地反对佛教这种恶毒的西方思想进入中国,结果被皇帝狠揍一顿,差点翘辫子,他死之后,佛教在中国越来越没影响,终于中国消声匿迹了吧?现代 各级政府领导都对佛教不屑一顾是吧?少林寺应该强拆了是吧?算了,我也不托您的关系找大师了,这样对您的影响不好。

中国历史几 次闭关锁国,拒绝西方思想,拒绝贸易往来,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伟大盛世,雄鸡一唱天下白,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大家都明白您这是一片担心为党想,我代表 我自己支持您,我发誓,我以后一定深受东方价值观影响,看到有人在大学课堂传播西方价值观及其思想的, 一脚就把他踹下讲坛!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