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东京专栏

日本加入亚投行还要突破哪些障碍?

音频 05:08
14 分钟

3月31日,是中国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申请加入截止日,日本政府表示不会赶在截止日前申请加入。

广告

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31日表示,日本担心亚投行的公平的管理、债务可持续性、社会环保等问题,并向中国咨询有关贷款审查和担保的基准,但是没有得到中国的答复,日本将继续要求中国方面对此进行说明。而据英国《金融时报》3月30日报道,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预计日本将会在几个月内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木寺昌人表示,他与日本商界领袖相信,日本将在6月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 木寺还说:“商界觉醒的有些晚了,但是他们已经进行加入亚投行宣传,这种宣传看起来有效。”

日本自民党4月1日召开外交和财务金融工作组联席会议,开始讨论日本如何应对亚投行,虽然很多人认为政府3月底暂不加入的决断“妥当”,但与会者相继指出,确保公正的组织运营等日本提出的条件若能得到满足,就应该考虑加入,共同社报道说,自民党内的讨论是根据日本首相安倍的意向采取的行动。安倍3月31日将自民党外交工作组长秋叶贤也等人叫到官邸,指示“希望自民党展开讨论”。与会者之一认为,“虽然没有直接表态,但安倍首相着眼于将来参加才发出相关指示,这一点显而易见”。

日本财务副大臣菅原一秀4月2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将在6月底之前仔细分析意向创始成员国将磋商的亚投行成立协议的基础上做出判断。

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3日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就日本是否加入亚投行表示,如果日本所要求的确保公正的组织运营等条件能得到满足,“并非没有考虑(加入)的余地”。

可以说,日本虽然表示在3月31日前不参加亚投行,但是参加亚投行的愿望还是有的,日本在6月加入亚投行的可能性很大,而日本要加入亚投行,还需突破哪些障碍呢?

将亚投行视作中国为对抗亚洲开发银行而在亚洲推行霸权战略的一环,是日美不肯加入的主要原因。中国虽然宣称,亚投行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是互补关系,但是日美对于亚投行持慎重观察态度,认为“必须进行透明的运营”,这是亚投行国际化、中立化而非中国化的重要保证,这也是日本财务省反对日本加入亚投行的主要原因。菅原一秀在4月2日记者会上表示:“关于成立协议,如果(有关条件)可以得到切实保证,届时将做出判断。”菅原指出,“向中国提出了问题,但完全没有得到具体的答复。”可以说,日美目前还处于对亚投行成立协议是否能得到切实的落实进行仔细观察的阶段。

再一个就是安倍4月下旬访美在即,安倍这次将以国宾身份访美,并正在谋求在美国国会发表讲演,对华强硬派较多的美国国会也在为实现日方的要求进行协调。如果在访美之前决定加入亚投行,对日美关系的冲击将是不可想象的。据安倍身边人士透露,日本“在访美结束之前不得不随从美国的意向”。财务省某干部则表示:“如果给美国‘找别扭’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希望避免这种情况。”因此日本外务省也对在安倍访美之前日本表示参加亚投行持反对态度。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